二十六日凌晨,四点三十分,足岛南部的足东军港。

    在水面上反弹两次之后,“肥天鹅”终于飞了起来。

    等到从操纵杆上传来的震动变得不那么明显的时候,何维贵少尉才侧过头,朝后方正渐渐远去的港湾看了过去。

    后面的十几架水上飞机,在港湾里的海面上排成了一列纵队,正等待起飞。

    这个时候,后机舱里的的领航员钻进了驾驶舱。

    每人一份盒饭,还是温温热。

    没有办法,都是为了赶时间。

    其实,何维贵一直想不明白,上面那些家伙都在干什么,只提前了一个小时把任务安排下来。

    难道,那些官老爷觉得,水上飞机在装满油箱之后就能起飞?

    短短一个小时,也就只够为水上飞机加油。

    所幸的是,在昨晚飞回来后,何维贵没有急着回去睡觉,完成了原本应该在下一次出动之前做的工作,也就是对发动机之外的其他关键设备进行检查与维护,确保在下一次飞行时能够正常运行。

    当时,何维贵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知道很快就会有新的任务,不然也不会提前做好准备。

    可惜的是,昨晚没来得及检修发动机。

    不是偷懒,而是发动机需要时间冷却,而且要在完全冷却后才能进行维护保养。

    结果就是,何维贵只能驾驶这架四台发动机都有可能在飞行途中出故障的水上飞机,去执行持续到傍晚的巡逻任务。

    这架“肥天鹅”,准确说是“黑天鹅”,在装满燃油之后,能够以每小时二百五十千米的速度飞行四千五百千米。如果把速度降低到每小时二百千米,还能把飞行时间延长到二十个小时。

    因为机身粗胖,所以“黑天鹅”海上巡逻机又被飞行员称为“肥天鹅”。

    在帝国海军中,“肥天鹅”是最不受飞行员欢迎的飞机,还没有之一,主要就是这种飞机的续航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每次巡逻任务的飞行时间都长达十几个小时,绝非一般人能够忍受。

    正是如此,一个机组有足足七名成员!

    除了正副驾驶,还有电报员、领航员与三名观察员。如果是执行搜救任务,还能搭载两名搜救与医疗人员。

    人多,最大的好处,其实是在飞行的时候有人聊天,不会太无聊。

    在通常的巡逻任务当中,七名机组成员一般会分成三个小组,轮流用望远镜搜寻监视四周的大海。

    当然,搜寻工作只能在白天进行。

    此时,西南一千多千米之外,特混群“龙江”号航母上。

    四点刚过,六个机组的十八名飞行员就去餐厅吃了早饭,现在正在航空作战中心里听取任务简报。

    外面,地勤人员已经把连夜修好的六架“飞鱼”送上了飞行甲板。

    这六架鱼雷机全都参加了昨天的战斗,而且都有所损伤,在过去肯定得等到回港后返厂维修。

    只是现在,肯定办不到。

    为了修复这几架鱼雷机,“龙江”号的航空勤务人员费了不少的功夫,还拆掉两架损伤特别严重,已经失去了修复价值的鱼雷机。

    即便如此,六架“飞鱼”也只是勉强修复,肯定能够飞出去,只是能否飞回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远方,“墨河”号上也有八架“飞鱼”被送上飞行甲板。

    与“龙江”号这边一样,这几架“飞鱼”也在昨天的战斗中受损,由航空勤务人员连夜修复。

    因为夜间降落没法保证安全,所以按昨天做的安排,补充给特护群的舰载机在天亮之后才会到达。

    为此,还需要派两架“飞鱼”去带路。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特混群得保持无线电静默,也就不能用工作距离高达数百千米的电台为机群提供导航信号。

    如此一来,也就只能安排十二架“飞鱼”执行搜寻任务。

    虽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也有足够的情报佐证,由兰云指挥的机动舰队在昨天下午的战斗结束后,就径直奔向双车海峡,并没有向南规避,但是没有人知道,那艘受创的航母是在什么时候修复,在修复前后的航速各多少,以及兰云有没有为了这艘航母,让整支舰队的航速慢下来。

    此外,机动舰队的绝对航速能达到多少节?

    不要忘了,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被炸沉的到底是“赤诚”号,还是“飞隆”号,至少还没有得到确认。

    已经得到确认的是另外一艘被炸沉的航母是“苍隆”号。

    如果被炸沉的是“赤诚”号,而且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