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个急性子。”

    “你……”

    李云翔明显还在气头上,大概是觉得,白止战的犹豫不决延误了战机,也由此错过了建功立业的机会。

    “刚好九点半。”

    “已经耽搁了两个小时。”李云翔的话语稍微软了点。

    生气是一码事,只是李云翔非常清楚,司令官是白止战,只要白止战不下命令,就什么都不能做。

    大声吼叫,哪怕是出言不善,可以说是嗓门大或者没有教养。

    违令或者擅自行动,那可是违反军法军纪,严重的要掉脑袋!

    白止战笑了笑,又说道:“不出所料的话,刘向真已经做出安排,说不定攻击机群已经出发。因为肯定无法在日落前追上高野坐镇指挥的主力战队,所以他会不遗余力的攻击机动舰队。”

    “那又能如何?”

    “以他的性格,必然会连续发起两轮攻击,我们就算现在做准备,也要一个小时后才能把机群派出去,然后用两个小时才能飞到,在十二点半左右到达。你觉得,到那时还有值得轰炸的敌舰吗?”

    李云翔没开口,不过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神态。

    “再说了,或许一轮攻击就够了。”

    “特混群现在只有两艘航母,很多飞行员都是新手。一次最多出动七十架,除掉护航战斗机,有五十架轰炸机与鱼雷机就不错了。靠这点战机,突破防空网之后,未必能歼灭机动舰队。”

    “干掉那两艘航母,应该没问题。”

    “肯定不可能。”李云翔的这句话说得是斩钉截铁,可以说信心十足。

    不要忘了,帝国海军的舰载航空兵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舰载航空兵的战斗力。

    “要不要,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如果特混群在第一轮攻击中击沉了两艘航母,我请司令部的所有参谋吃大餐,不然就由你请客。”

    “赌就赌,谁怕谁。”

    白止战笑了笑,已经把话题岔开,李云翔也没有那么大的火气了。

    打赌是其次的,关键是不能得罪这尊菩萨。

    等下,跟狭夷舰队交战,还要指望李云翔来排兵布阵呢。

    只是,白止战对局面的判断仍然太过理想,至少他没有想到,刘向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击。

    此时,特混群旗舰“龙江”号上。

    坐进机舱之后,朱华圣才接住地勤人员递来的图板,上面是一张缩比地图,标出了几个导航的基准测试点。

    随后,导航员与机枪手先后坐了进来。

    昨天,朱华圣只是受了轻伤,反到是后面的导航员伤得很重,现在还医院里面,就算能治好,也要躺上几个月。与申普等其他在战斗结束之后获救的飞行员一样,朱华圣驾机飞回了特混群。因为第二舰载航空兵联队的两位大队分别殉国与重伤,所以朱华圣与申普依然担任大队长。

    通过抽签,由朱华圣指挥第一轮进攻,申普指挥第二轮。

    只是,耽搁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

    足足两个小时!

    如果机动舰队转向规避,两个小时能全速航行一百千米。再说了,攻击机群追上机动舰队还要一个多小时,因此搜索海域的半径超过一百五十千米。这就意味着,如果在攻击行动当中发生意外,耽搁了时间,哪怕只是几分钟,机群在完成攻击任务之后,将无法飞回舰队降落。

    为此,就得对前进搜索做出精心安排。

    在导航员坐好之后,朱华圣才把图板递了过去,然后开始做起飞前的检查工作。

    按照安排,率先出发的全都是指挥官,准确说是八名大队长与中队长的机组飞到前面去带路。

    八架“飞鱼”各负责一个扇面的搜寻任务。

    准确的说,是飞出三百千米,到达发现机动舰队的海域之后从北到南一字排开,相邻两架的间隔距离保持在二十千米到三十千米之间,再继续向东飞行,确保不会漏过沿途遇到的任何一艘舰船。

    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那是一支有十几艘战舰的舰队。

    此外,机动舰队肯定加强了防空,会安排战斗机在附近巡逻,因此在靠近之前,就有可能遇到防空战斗机。

    只是,前进侦查的难度与风险都很大,需要精英飞行员。

    所幸,两支舰载航空兵联队合到一起,中队长级别的指挥官多出了好几个,不存在飞行员不够的问题。

    按照安排,几个“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