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收到源田发回来的战报后,机动舰队司令部就完全乱套了。

    第一支机群的五十来架舰载机攻击的,竟然是一艘舰队油船,并没有找到侦察机发现的舰队航母。

    当时,就有参谋提出立即对攻击行动做出调整,让严奔少佐指挥的第二支机群返回。

    原因无二:第二支攻击机群中有八架零战,而在第一支攻击机群返回之前,执行防空任务的零战也才八架。

    此外,第二支攻击机群出发不久,零战全都挂了副油箱,返回之后能在舰队附近徘徊到下午一点。因为第一支攻击机群已经在此之前返回,所以到时候能够用第一波攻击机群的护航战斗机执行防空任务。

    简单的说,只要第二支攻击机群及时返回,就有足够多的防空战斗机可用。

    可惜,该提议被北村否决了。

    北村给出的理由是: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在暴露后向东北,也就是足岛海峡规避,从而避开了源田率领的第一支攻击机群,因此只要向东北方向扩大搜索范围,就能发现与干掉第三航空特混舰队。

    此外,机动舰队一直在向东航行,因此第二支攻击机群在出发的时候,离第三航空特混舰队所在海域更近,作战半径缩短了上百千米,返航的航程也会缩短,并不存在航程不够的问题。

    北村建议调整航向,往东北方向航行,让第二支攻击机群有更多燃油用于搜寻第三航空特混舰队。

    兰云没采纳北村的建议,也没有下令让第二支攻击机群返航。

    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兰云什么都没做!

    争吵,并没有就此结束。

    按之前的安排,所有防空战斗机,其实就八架零战,都得在十点之前返回,补充燃油之后再起飞。

    因为“飞隆”号是第二波攻击的主力,所以由“加禾”号负责回收防空战斗机。

    只是现在,根本办不到!

    跟北村没关系,而是“加禾”号上的地勤人员太过疲惫,一名负责为战机加油的勤务人员犯了个低级错误,忘记关掉增压泵,结果导致管道的阀门损坏,航空汽油泄漏到了飞行甲板上。

    现在,整个飞行甲板都被清空了。

    在“飞隆”号那边,地勤人员在为迎接返航的第一支攻击机群做准备,暂时没法接收防空战斗机。因为需要回收所有的97舰攻,所以“飞隆”号也得清空飞行甲板,腾出甲板前端的空位。

    正是如此,有参谋提出,先让防空战斗机去“飞隆”号降落,等会由“加禾”号回收一些鱼雷机。

    可惜,依然被北村给否决了。

    要是这么安排,降落到“加禾”号上的鱼雷机就没办法重新起飞,也就无法参与第三波进攻。

    不要忘了,“加禾”号的前甲板上有一个窟窿,堵住窟窿的木板并不牢固,承受不住笨重的97舰攻。

    之前,源田都是乘坐快艇去的“飞隆”号。

    按北村的意思,等到第一波攻击机群返回之后,再让防空战斗机降落加油。

    理由也很简单:源田机群将在十一点之前回到机动舰队上空,防空战斗机的燃油能坚持到十一点过后。

    此外,到那个时候,“加禾”号也能回收战机。

    不怕在此期间遭到打击?

    有参谋提出了这个问题,却遭到北村反驳。

    用北村的话说:打击从哪来?

    第三航空特混舰队?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处在能够打击机动舰队的范围内,那么在九点之前,就被源田机群发现了。

    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在五百千米之外。

    这个推测就算没有全对,也没有全错,机动舰队确实没在第三航空特混舰队的打击范围之内。

    在昨天交锋的特混舰队?

    显然,如果那支特混舰队离得足够近,连夜做好了战斗准备,在收到侦察机的报告之后立即发起攻击,那么其派出的攻击机群最迟在九点半就能够杀到。也正是如此,始终都有四架零战在西面巡逻。

    敌人的攻击机群没出现,足以证明昨天那支特混舰队没跟在后面。

    或许是没及时转向。

    也不能说北村错了,毕竟所有的情报与发现都表明,在七点半之后发现机动舰队的那架侦察机很可能来自第三航空特混舰队。至于昨天的那支特混舰队,如果在夜间向南航行,哪怕在下半夜转向,也肯定无法在今天白天追上机动舰队,等于错过了在炎海追上机动舰队的机会。

    如此一来,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