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

    “你到后面去帮忙,电台修好之后马上告诉我。别忘了,使用语音电台呼叫在附近的巡逻机。不用等别人回答,直接在呼叫的时候报告我们现在的位置,让收听到的巡逻机立即向军港发报。”

    吩咐副驾驶的同时,何维贵把油门收到了最小档位。

    开始,在看到那架零战从左下方冲过来的时候,何维贵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一次是死定了。

    此外,他还很后悔,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顶了。

    从足东港出发之后不久,在做测试的时候,电讯兵才告诉他,长波电台里面的一个零件坏了,没办法正常使用。

    如果是在出发之前发现,或许就不会被派出来执行侦查任务。

    随后,电讯兵报告,能修复长波电台,只是需要花一些时间,而且在修复之后能否正常工作也说不准。

    意思就是,哪怕他认为已经修复,实际却没有修好。

    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

    所幸,在几个月前加装的语音电台是好的,而且根据以往的测试,语音电台的工作距离超过一百千米。

    也就是说,如果附近还有一架巡逻机,就能用语音电台联系。

    为此,何维贵打消了返航的念头。

    足东港里的巡逻机全都派了出来,而且都在南珠海北部海域活动,方圆一百千米内,肯定还有巡逻机。

    此后,一路向东南方向飞去。

    大概十五分钟之前,他透过云层缝隙,看到了那艘重巡洋舰。

    是一艘“利艮”级。

    堆砌在舰首的,像乱葬岗上的坟包一般的四座主炮炮塔,还有副桅杆后面那台巨大的水上飞机吊车都是独有的外观特征。

    如果何维贵的胆量小点,或者没有那么强的责任心,那么在这个时候,他就应该驾驶巡逻机转向返航。

    根据出发前拿到的情报,狭夷海军的两艘“利艮”级全都在第五航空战队。

    主要就是,狭夷海军只有四艘快速战列舰,所以能够提供给第五航空战队,用来掩护航母的就只有重巡洋舰了。

    正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快速战列舰,而且造不起专门用来防空的快速战列舰,所以狭夷海军才另辟蹊径,以吨位与尺寸小得多,造价也便宜得多的重巡洋舰为基础,建造以防空为主的巡洋舰。

    美其名曰:航空巡洋舰。

    在狭夷海军中,两艘“利艮”级的防空火力仅在四艘“金钢”级之下。

    此外,“利艮”级还能搭载足足六架水上飞机,其主要用途就是执行侦查任务,减轻航母的作战负担。

    可见,这两艘重巡洋舰就是为伴随航母作战而生的。

    可惜的是,何维贵的责任心太强。

    结果,在追着那艘重巡洋舰飞了十来分钟之后,没有发现狭夷海军的航母,却遇到了那架战斗机。

    一架零战,飞行高度不到一千米,似乎在飞往航母的降落航道上。

    海上的雾气仍然没散开,积雨云层压得非常低,时不时还在下雨,能见度太差,隔着几千米就看不清楚了。

    面对冲过来的零战,何维贵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肥天鹅”不但飞得慢,还十分笨拙,哪怕后面机舱的两侧,以及尾舱各有一挺八毫米机枪,遇到战斗机也得挨宰。

    所幸,何维贵没有惊慌失措。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肥天鹅”就再次钻进了积雨云层。

    藏在云层里面,算是暂时安全了。

    只是,到底能安全多久,何维贵心里没底,因为在云层里面,根本不可能知道云层的覆盖面积到底有多大。

    正是如此,何维贵才把油门收到最低档位,把速度降了下来。

    现在,只能祈祷这片积雨云层足够大。

    十多千米之外,“翔和”号航母。

    在参谋前来报告的时候,泽三少将正看着海图,考虑该如何执行由高野上将亲自下达的作战命令。

    这可不是类似于“出击”或者“返航”的简单命令。

    电报发了三封,分别是三道命令。

    第一:第五航空战队北上与第三航空战队汇合,并协助第三航空战队,以及在昨晚北上的第二主力战队封锁守望者海峡;在运输船队到达之后,协助登陆部队攻占与控制海峡南北的守岛与望岛。

    第二:出动侦察机,搜寻双车海峡北部与足岛东南海域。

    第三:如果发现了第三航空特混舰队,且时间充足,就得组织舰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