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呼啸声再次传来,除了几名年轻参谋放下手里的工作,在仔细聆听之外,其他参谋都没有反应。

    不是没有听到,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就在开始,通信参谋送来了“冀河”号与“桂江”号的损伤报告,并且由桂伯勇对战局做了分析。

    有什么好分析的呢?

    走到右侧最后面那扇舷窗旁,就能看到后方的两艘战舰,准确的说是两艘战舰上燃起的大火。

    在开始那轮突然而至的密集炮火当中,六艘战列巡洋舰全部中弹起火。

    所幸的是,前面四艘战舰上的火势很快就得到控制,随后就被扑灭了,只有后面两艘的情况比较糟糕。

    其实是非常的糟糕!

    关键就是,航速太快了,哪怕不考虑海风,甲板风都有二十多节,损管官兵根本无法靠近起火点,也就没办法灭火。

    为了扑灭大火,两艘战舰的损管官兵前仆后继,伤亡非常的惨重。

    按照“冀河”号发来的电报,除非把航速降低到十四节以内,不然只能让舰体表面的大火烧下去。

    显然,这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在漆黑的夜晚,瞭望员很难看清楚远处的战舰,更别说测距,如果有了明亮的火光,那就完全不同了。

    借着火光,哪怕隔着二十千米也能够精确测距。

    夜间炮战,最大的忌讳就是本舰起火。

    要命的是,敌人只需盯着“冀河”号与“桂江”号,就能掌握第21分舰队的行踪,再有的放矢。

    该怎么办?

    其实,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办,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报告!”

    一名电讯兵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大喊一声后,把手上那张字迹还没干透的电文递到贺永兴面前。

    没有等贺永兴伸手,桂伯勇一把接过电文。

    迅速扫了一眼,桂伯勇就愣住了,像是突然石化了一样。

    拿过电文一看,贺永兴顿时眉头紧锁。随手把电文递给靠上来的一名参谋之后,他朝海图桌走了过去。

    又经过了两名参谋,电文才传到白止战的手上。

    看完,白止战也呆住了。

    是“广阳”号,即第33分舰队的旗舰发来的电报,只有几十字,而且大部分是数字与字母,内容却极为震撼。

    就在北面,第二战巡分队已经开始向西南方向航行,而且航速超过了二十五节。

    狭夷海军的那些家伙想干嘛?

    想来趁火打劫!?

    此外,在电文最后有八个字:海军万岁、帝国永存。

    在帝国海军中,这八个字有独特含义,代表跟敌人决一死战。

    “广阳”号在发出这份电报后关闭了电台,在战胜强敌之后才会再次发出电报,要不然就已战沉。

    慷慨赴难的不仅仅是“广阳”号,而是第33分舰队的六艘战舰。

    虽然无法看到,但是完全想象得出来,在发出这份电报之后,“广阳”号一马当先,与另外五艘装甲巡洋舰头也不回的冲向敌舰。哪怕明知道是去送死,这些战舰上的海军将士也义无反顾。

    正如陈炳勋元帅的名言:帝国海军皆为慷慨激昂之壮士!

    第33分舰队慷慨赴难,主动迎向第二战巡分队的炮口,其实是为了给第21分舰队争取时间。

    在白止战走过去的时候,航海参谋已经把电文里的信息标注到海图上。

    要说什么的话,只能说那些狭夷皇国的杂碎确实很狡猾,非常清楚如何才能用最小的代价捞到最多的好处。

    海图上的信息一目了然。

    在第21分舰队的东面,准确说是东偏南大约三十度方向上,是两支主力分队的八艘战列舰。通过炮口焰,瞭望员已经做出判断,那些战列舰全都属于纽兰海军,配备的十四英寸主炮。

    北面就是快战分队。

    因为快战分队没有转向,所以接下来,快战分队将从第21分舰队的北面转到东北,再转到东南。

    可见,突破口就在西北!

    那边,恰好是守望者海峡的方向。

    如果让第二战巡分队快速插上来,横在西北方向上,努力将前功尽弃,第21分舰队也插翅难飞。

    哪怕打残第21分舰队的是纽兰海军的主力分队,拖住第21分舰队的是布兰海军的快战分队,因为快速插上切断第21分舰队的退路,狭夷海军也能够以此邀功,准确的说是坐享其成。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