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被犬群包围,老虎仍然是老虎。

    在脱离编队与完成转向之后,两艘战列巡洋舰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让四艘敌舰变成漂浮的篝火。

    其中一艘轻型巡洋舰还在猛烈爆炸之后迅速沉没了。

    不要忘了,战列巡洋舰生来就是中小型战舰的克星。

    虽然按费希尔元帅,也就是战列巡洋舰之父的设想,这种拥有战列舰火力与巡洋舰速度的战舰是名副其实的主力舰,但是实战早就证明了,战列巡洋舰最适合打前哨,在主力舰的前方执行侦查巡逻任务,依靠足够快的速度与更凶猛的火力,对付敌方巡洋舰,避免己方主力舰过早暴露。

    正是如此,战列巡洋舰天生就有碾压中小型战舰的强大实力。

    两艘“冀河”就算遭到重创,有几门主炮无法开火,用副炮同样能够虐杀联合舰队的巡洋舰。

    副炮打出的150毫米穿甲弹,对付轻型巡洋舰绰绰有余。

    此外,两艘战列巡洋舰脱离编队,还引开了敌人的炮火,为四艘友舰创造了更好的逃脱机会。

    只是,这种局面没持续多久。

    在四艘敌舰先后中弹起火后,快战分队的五艘“伊莎女王”级立即调转了炮口,击中炮击两艘“冀河”级。

    过了近十分钟,快战分队的瞭望员才看到快速逼近的另外四艘战列巡洋舰。

    此时,双方的距离还不到十千米。

    虽然按照贺永兴的命令,四艘战舰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向敌舰开火,但是在距离缩短之后,远处还有敌舰的火光,在晴朗的夜空下,四艘战列巡洋舰的高大身影依然是隐约可辨。

    关键,四艘战舰一直在高速航行。

    在光照不够的阴暗环境里面,人眼对快速移动的物体非常的敏感,即便离得很远都能察觉到。

    此时,“冀河”号与“桂江”号在连续被多枚十五英寸炮弹击中之后,已经基本丧失战斗力。

    虽然两艘战舰仍然顽强的漂浮着,但是主炮都已经瘫痪,连炮廓里的150毫米副炮都没剩下几门。

    两艘战舰的速度已经降到20节以下。

    依靠这个速度,两艘战舰无论如何都无法突围。

    除非发生奇迹,不然被击沉只是迟早的事。

    正是如此,观察到两艘“冀河”级慢下来之后,五艘快速战列舰马上调转炮口,朝另外四艘战舰开火。

    进入到主炮的直射距离,再加上副炮,五艘快速战列舰的炮火变得非常的凶猛,精准度也大幅度提高。

    对四艘战列巡洋舰来说,绝不是好事。

    首先倒霉的就是冲在最前面的“北河”号与“南江”号。

    因为航向相对,所以在最初的几分钟里面,后面的四艘快速战列舰在对付这两艘战列巡洋舰,只有带队的“伊莎女王”号在炮击后面的“鲁河”号与“粤江”号。大概没有辨认出旗舰,或者有别的原因,“伊莎女王”号只是在牵制这两艘战舰,采用交错射击战术同时朝两艘战巡开火。

    也许,在交战之初,贝蒂搞错了对象,认为“北河”号才是旗舰,并没盯上同样挂着司令官将旗的“鲁河”号。

    当然,也有可能是忌惮“北河”级的400毫米主炮。

    要说的话,只有“北河”号与“南江”号的400毫米穿甲弹,能在这个距离上对“伊莎女王”级构成致命威胁。“鲁河”号与“粤江”号的350毫米主炮就算有一些威胁,也不算致命。

    也就是几分钟的事。

    七点二十二分,三枚红色信号弹从“北河”号舰首升入夜空。

    这是电台全部损坏,桅杆或者瞭望台被毁之后,才会使用的通信手段,意思是本舰已经完全丧失作战能力。

    只是,“北河”号上的官兵还在战斗,用高射炮向敌舰开火。

    “南江”号依然跟在“北河”号屁股后面,八门主炮全成了哑巴,只有几门副炮还在朝敌舰开火。

    七点二十五分,“鲁河”号从西面超过“北河”号与“南江”号。

    虽然隔着大约两千米的距离,但是能清楚看到,两艘战舰的甲板上有很多官兵,全都在奋力救火,没有人跳海逃生,甚至没有人去疏散与抢救伤员,看上去像是所有官兵都要跟战舰共存亡。

    或许,两艘战舰的官兵只是不想拖累友舰。

    如果他们跳海逃生,如果积极的抢救伤员,肯定需要友舰支持与协助,也就得让友舰减速靠过去。

    在这一刻,司令舰桥里面安静得出奇。

    年轻参谋低下了头,高级参谋都在克制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