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得说,幸运之神再一次垂青帝国海军。

    虽然按通常的说法,旭海在海峡西面,而东望洋在海峡东面,但是严格说起来,守望者海峡其实是西北到东南走向。

    在进入战场的时候,本土舰队处在西北方向上,从海峡里杀出来的第二主力战队处在东南方向上。

    这个方位,直接决定了交战时的态势。

    不要忘了,现在是深冬,不管白天与夜晚都是北风。

    在海峡西北方向上,有一片从北面飘来的浓密云层,本土舰队恰好在云层下方,没有被月光照到。

    相反,东南方向的第二主力战队直接暴露在皎洁月光下。

    正是如此,在“龙兴”号上的瞭望员发现了“伊室”号,并且根据高大得有点扭曲的塔式桅楼做出准确判断的时候,“伊室”号上的瞭望员却是两眼一抹黑,还没有看到藏在阴云下面的“龙兴”号。

    当时是十点四十分,双方的距离大约十八千米。

    能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发现与识别敌舰,除了有利的位置,还与搜索的范围有关,即“龙兴”号的瞭望员只需要盯着海峡。

    随后,桂伯勇下了一道至关重要,影响巨大的命令。

    以“龙兴”号为首,四艘战列舰依次左转,而且在回旋了260度之后,才重新回到直线航行当中。

    为什么是左转,而不是右转?

    在后来提交的战报当中,桂伯勇给了三个理由。

    第一,距离仍然太远了,而且后方三艘战列舰都没发现敌舰,也就需要通过转向为这三艘战列舰争取一点时间,让她们做好战斗准备,跟上旗舰的步伐,确保接敌的时候处于最佳状态。

    第二,瞭望员只是推测敌舰为“伊室”级,没给出肯定判断,也就不能排除是其他战舰的可能性。在经过狭窄的海峡时,应该让重巡洋舰前出探路,而不是让充当主力的战列舰冲在最前面。

    第三,云层从北面来的,也只有向左转向,才能继续藏在阴云的下方保持隐蔽。

    显然,最后这一点最为重要。

    以当时的情况,桂伯勇显然是想躲在阴云下面,悄悄的逼近敌人,然后在足够近的距离上向敌舰开火。

    简单的说,就是靠突然袭击,争取在前几轮齐射当中取得决定性胜利。

    从当时做出的战术安排,也就是提前分配交战目标来看,桂伯勇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希望用一场突然袭击,在几轮炮击之后结束战斗,至少打垮敌人的斗志,尽可能的降低自身的损失。

    如果可以,或许能避免遭到损失。

    在根本上,桂伯勇是在保存实力。

    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害怕主力舰受损。

    这么一转,产生了两个影响。

    因为距离扩大,所以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面,“龙兴”号的瞭望员只是间歇的观察到敌舰,没能对敌舰保持持续目视接触。跟在后面的三艘战列舰上的瞭望员也是一样,都没能一直监视敌舰。

    此外,瞭望员没有发现冲在战列舰前面的重巡洋舰!

    第二主力战队在进入海峡后,高寺就下了一道命令,让跟随行动的四艘重巡洋舰加速追上来。结果是,在航行到海峡的西面,也就是被本土舰队发现的时候,四艘重巡洋舰刚好超过四艘战列舰。

    重巡洋舰没有那么显眼,而且瞭望员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四艘战列舰上,没有注意到四艘重巡洋舰。

    关键还有,期间还多次脱离接触,对搜寻工作也产生了影响。

    就在这十多分钟内,四艘重巡洋舰与四艘轻巡洋舰分别从左右两侧超过了主力战队,随后还分别向北面与南面展开搜索。朝着本土舰队这边来的是四艘重巡洋舰,四艘轻巡洋舰去了本土舰队的南面。

    到十一点,也就是航向转到230度的时候,“龙兴”号的瞭望员才看到出现在东面,以接近三十节的航速朝海峡西北方向航行的四艘战舰,随后就辨认出来,那是狭夷海军的重巡洋舰。

    大到显得很畸形的舰桥,还有呈品字形堆在舰首的三座主炮炮塔,正是狭夷重巡洋舰的识别特征。

    当时,桂伯勇就搞蒙了。

    这摆的什么迷魂阵?

    在整体局面上,本土舰队的四艘战列舰已经排好了队列,正以大约二十节的速度向南偏西的方向航行,以尽快缩短距离。只要没发生意外,四艘战列舰肯定会在十多分钟之后,在距离缩短到十五千米左右的时候再次转向,准确的说是稍微向右偏转,以求获得最为有利的开火角度。

    第二主力战队的四艘战列舰仍然在朝西北方向航行,没有转向的意思,甚至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