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舰队重巡分队也是四艘,在主力分队后方大概十千米处。

    十一点过十分,重巡分队的领舰“淄州”号在收到“龙兴”号的灯光信号之后,也通过灯光信号进行回应。

    此时,第五巡洋舰战队在重巡分队东南大约二十千米处。

    也就是说,主力分队在第五巡洋舰战队左前方,距离也就十千米出头。

    受到阴云遮挡,第五巡洋舰分队的瞭望员只看到了“淄州”号发出的灯光,没有发现离得更近的主力战队。

    关键,瞭望员万分准确的判断出,对面那艘战舰发的是灯语。

    发给谁的灯语?

    虽然瞭望员没有完全看清楚,但是大致辨读出,那艘战舰在回复命令,内容是“收到命令”与“准备执行”之类的常用辞令。因为灯语只用于舰队内部通信联络,所以并不存在加密的说法。

    各国海军的灯语基本上大同小异。

    按后来披露的战报,当时坐镇“妙高”号的战队司令武雄中将做出了准确判断,命令瞭望员重点留意附近海域,在发现可疑目标之后立即上报,可是他没有把这个至关重要的判断告诉高寺中将。

    理由也很简单:那只是他的担忧,身为战队司令官,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担忧当作发现告诉上级指挥官。

    此外,他跟高寺的关系非常糟糕,简直是水火不容。

    这下,玩大了。

    高寺收到的报告是:前出的“妙高”号发现了敌舰,不过在二十千米之外,初步判断是单独活动的巡洋舰。

    拿到这份侦查报告,会作何感想?

    别说高寺,换成高野来,也会认定那是一艘在外围执行侦查巡逻任务的巡洋舰,并且推断主力编队在巡洋舰的后方。

    也就是说,本土舰队的主力分队离得更远!

    有趣的是,高寺没有回复武雄的报告,也没给武雄下达新的命令。

    十一点半,等了大约十分钟,断定高寺不会调整后,武雄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打破僵持局面的决定。

    加速冲向那艘敌舰。

    显然,武雄肯定搞错了情况。

    因为瞭望员一直没发现本土舰队的主力舰,所以武雄想当然认为,对面那艘战舰在朝自己发灯语。简单说,那艘战舰上的瞭望员看到了“妙高”号,却没有辨认出来,所以发来询问的灯语。

    在武雄的角度,他肯定知道,要不了多久,那艘梁夏海军的战舰就会断定发现的是一艘敌舰。

    关键还有,那未必就是本土舰队的巡洋舰。

    或许,只是一艘巡逻舰。

    正是如此,武雄才觉得应该抓住机会快速逼近。

    这个冒失举动,等于吹响了战斗号角。

    十一点四十分,“妙高”号的瞭望员报告,前方的敌舰不是一艘,是四艘,而且很可能是巡洋舰。

    此时,双方领舰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十三千米。

    对“妙高”号来说,这个距离仍然有点远。

    虽然八英寸穿甲弹能打穿重巡洋舰的装甲,但是在夜间炮战,很难准确测量出与敌舰的距离。

    关键,对面四艘重巡洋舰在阴云下面,没办法一直保持目视接触。

    对方显然没打算给第五巡洋舰分队更多的机会。

    三分钟后,以“淄州”号为首的,四艘完成转向的重巡洋舰打出了第一轮齐射,正式拉开了战斗序幕。

    必须承认,狭夷海军的瞭望员确实很厉害。

    只进行了几轮炮击,十一点四十五分左右,“妙高”号的瞭望员根据炮弹飞来时发出的声响、敌舰炮口闪光的分布情况,以及每次落下的炮弹数量,断定那是四艘“淄州”级重巡洋舰。

    其实,判断出是重巡洋舰就行了。

    本土舰队只有一支重巡洋舰分队,所属的是四艘“淄州”级。

    这下,武雄不敢乱来了。

    虽然“淄州”级的主炮只有九门,比“妙高”级少一门,但是说到战斗力,其实比“妙高”级强得多。

    还有,对方打来的200毫米穿甲弹有着致命的威胁。

    十一点五十分之前,武雄下达了左转命令,同时让参谋分配交战目标。

    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缩短到十千米左右。

    要说的话,只要再过几分钟,“妙高”号的瞭望员就能看到左前方的主力分队。不是因为距离缩短了,而是“龙兴”号再不转向的话,就会在几分钟之后驶出阴云区,暴露在皎洁的月光下。

    当时,桂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