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艘“龙兴”级开火的时候,高寺还在寻思要不要对南面的四艘轻巡洋舰做出调整,比如右转几十度,利用第五巡洋舰战队引开了敌人前卫重巡分队的机会,找到藏在后方的主力分队。

    其实,高寺原本有机会及时发现藏在阴云下的四艘“龙兴”级战列舰。

    十一点五十分左右,前出后向南转向的第十巡洋舰战队发来消息,宣称在北面出现四艘不名身份战舰。

    从相对位置看,在第十巡洋舰战队北面的,就是本土舰队的主力分队。

    当时,第十巡洋舰战队旗舰“长良”号的瞭望员看到的,肯定是主力分队的战列舰,只可惜没有辨认出来。

    结果,“伊室”号上的战队参谋在收到“长良”号的报告后,不但没引起注意,还反过来提醒“长良”号,那是正在跟敌人交战的第五巡洋舰战队,用不着大惊小怪,也不用担心什么。

    随后,在向高寺报告的时候,参谋并没有重点提到“长良”号的发现。

    以当时的情况,如果能重视这份报告,哪怕只是发电询问“妙高”号,就能及时发现近在咫尺的威胁。

    可惜,没一个人想到要发报询问。

    十来分钟,一眨眼就过去了。

    在瞭望员报告,发现不明敌舰发出的炮口闪光,怀疑是敌人主力舰的时候,高寺一下就被吓呆了。

    没有等他回过神来,炮弹就砸了过来。

    首先中弹的不是“伊室”号,是跟在后面的“日乡”号。

    在遭到的第一轮炮击中,“日乡”号就被打中,而且挨了三枚穿甲弹。

    不是运气不好。

    本土舰队这边,除了首舰“龙兴”号瞄准的“伊室”号之外,跟在后面的三艘,因为角度的问题,军械长在计算火控参数时,取的最大偏差值,瞄准点在“伊室”号后面,更加靠近“日乡”号。

    换句话说,后面三艘战列舰其实是在朝“日乡”号开火。

    这样的“误会”其实是情有可原。

    隔着十来千米,又是在夜间,瞭望员与炮手看到的,其实只是敌舰的投影,也就很难把几乎处在同一个方向上,前后间隔了几千米的两艘敌舰区分开来,在设定火控数据的时候都倾向于选择最大偏差值。

    选最小偏差值,炮弹会落在目标敌舰前方,选最大偏差值会落在目标敌舰后方,就有可能砸中后面的敌舰。

    打不中敌人的领舰,能打中后面的二号舰,也能够接受。

    此外,第二主力战队采用的密集编队。

    当时,“日乡”号跟前方的“伊室”号的距离还不到三千米。

    几乎同时,准确说是在前后大约半分钟内,“日乡”号就相继被三枚炮弹打中,命中点全在前端上层建筑。

    结果就是,“日乡”号上,包括舰长在内的主要军官几乎全部阵亡。

    在挨打后,“日乡”号上还燃起了大火。

    这下,严重了。

    简直就是要命!

    虽然“日乡”号已经在减速,准确说是在挨打之后速度慢了下来,但是大火一下就照亮了前面的“伊室”号。

    反应过来之后,高寺立即下达了左满舵的转向命令,朝西南方向规避。

    必须承认,高寺的第一反应非常果决。

    这道命令,差一点就拯救了第二主力战队。

    接下来的五分钟内,“伊室”号不但率先完成转向,还在零点过五分左右,用十门主炮对敌舰进行了首轮还击。

    一直到零点过八分,对面四艘战列舰才打出第二轮齐射。

    可以理解,在“伊室”号被“日乡”号的火光照亮之后,四艘“龙兴”级战列舰肯定要重新瞄准。

    关键就是,在火光的影响下,四艘“龙兴”级没办法瞄准另外两艘战列舰。

    继续朝“日乡”号开火?

    没有必要。

    再说,桂伯勇没有调整战术,第二主力战队的四艘战列舰也没有完成战术转向,所以仍然得集中炮击领舰。

    被四艘战列舰瞄准,绝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要命的是,“伊室”号只是一艘老掉牙的前条约型战列舰,在数年前进行的改造也不算彻底,最快航速也就只有26节。关键是,在遭到炮击前,航速仅有16节,而加速需要好几分钟。

    当时,只有六台锅炉在运行,另外两台锅炉在一个小时之前点火,温度与压强都没有升上来!

    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内,“伊室”号的表现非常抢眼。

    根据“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