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止战赶到的时候,会议已经快要开始了,其实就差他一个。

    郑江明没有去会议中心,虽然他的人事编制留在海军司令部,算海军的人,但是具体工作单位却是军事情报局,即禁卫军的六局,只是派驻海军司令部负责情报联络,也就不向海军司令部负责。

    此外,情报工作人员都不受待见。

    不止是在海军,在陆军也是如此。

    原因无二:帝国的军事情报机构的前身是军法部门,性质上跟西方的军事警察,也就是宪兵相似。

    显然,没有哪支部队的官兵喜欢跟军事警察打交道。

    白止战的位置在贺永兴与李云翔之间,在环形会议桌主席位置的右侧,另外一边就是刘向东、刘向真与李恒嘉等人。

    桂伯勇没有来,本土舰队在旭海执行任务,支持地面部队控制南北撒豆群岛的岛屿。

    白止战坐的是桂伯勇的位置,相对的是刘向东,等于说隐约比刘向真高了半级。

    气氛明显有点紧张,充满火药味,不过跟座位没有关系。

    没啥好奇怪的,今晚会议讨论的主要话题,或者说唯一话题就是论功行赏。

    只要涉及到功劳跟奖赏,两大派系的军官之间会变得火药味十足,不闹出点事来那就是奇迹。

    跟祝世建在的时候一样,会议由总司令亲自发起与主持。

    没有办法,这种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事情,只有总司令能镇得住场子。

    换其他人,肯定没办法服众。

    开始在郑江明那里,白止战就已经了解到,以刘向斌为主的一伙二货,在几天前参了白止战一本。说的是,白止战没有按照作战计划行动,擅自率领舰队深入东望洋,要为遭受的损失负责。听上去,就像白止战要是没有带着第三特混舰队杀入西东望洋,也能打胜仗,还不会遭受半点损失。

    相对而言,刘向东主掌的南方舰队那边还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会议开始之后,一下就热闹起来。

    在第一个问题上面,也就是首功归谁,没有多大的分歧。只是接下来,在主要战功的计算上,分歧就大了。

    其实,关键就一点。

    歼灭第二主力战队的战功算在哪支舰队的头上?

    本土舰队,或者是第三航空特混舰队?

    要在以往,这根本不是问题。

    第三航空特混舰队由白止战指挥,因此不管算给谁,这份功劳都跟南方舰队派系的将领没半毛的关系。

    只是现在,那就大有文章了。

    有趣的是,贺永兴觉得,该算给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因为是在第三航空特混舰队的侦察机出现后,高寺才下令让四艘战列舰自沉,让几千名官兵转移到巡洋舰上,避免跟战舰一同殉难。

    在刘向东那边,准确说是南方舰队的将官,却坚持认为,这是本土舰队的功劳,必须算在本土舰队的头上。道理也非常简单,如果没遭到本土舰队重创,第二主力战队的四艘战列舰绝不会自沉。接下来,肯定会与第四巡洋舰战队一起返航,而以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当时的情况,特别是搭载的舰载机,未必能够在傍晚发起的攻击当中击沉四艘战列舰,就更加不要说晚上了。

    可见,双方的说辞都有道理。

    扯来扯去,其实跟本团舰队无关,而是主功到底应该算给特混群,还是说算给第三航空特混舰队。

    如果把歼灭第二主力战队的功劳算在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头上,那么毫无疑问的,主功就肯定属于第三航空特混舰队,从而记在白止战头上。反过来,如果算给了本土舰队,那么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就差了那么一点,按战果评定的话,主功就该算给特混群,也就是记在刘向真的头上。

    说直接点,就是白止战与刘向真之争。

    按照战果计算,特混群击沉四艘舰队航母,一艘重巡洋舰与数艘排水量在一万吨内的中小型战舰,此外重创了一艘快速战列舰与三艘重巡洋舰,击落与摧毁两百多架敌机,毙伤敌军数千人。

    第三航空特混舰队这边,击沉两艘舰队航母与两艘小型舰队航母、六艘重巡洋舰与数艘小型战舰,八艘运输船;此外击伤两艘战列舰,重创了数艘小型战舰,击落与摧毁两百多架敌机,毙伤敌军上万人。

    要说,白止战也就差了两艘舰队航母,准确的说是两艘小型舰队航母与两艘舰队航母之间的差距。

    其他方面,第三航空特混舰队取得的战果全都超过了特混群。

    关键就在这里。

    特混群有四艘舰队航母,四艘快速战列舰,总兵力是第三航空特混舰队的两倍,而取得的战果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