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来争去,到最后,双方的将领都沉默了下来,发言的全是一些没有到前线参加战斗的后方人员。

    两个主要的当事人,白止战与刘向真,反到很沉得住气。

    从这里面,也能看出帝国海军内部的问题是多么的严重。

    数十年来,在两大家族的撕扯下,帝国海军早就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大派系。围绕利益进行的明争暗斗,更是把帝国海军搞得四分五裂。别说在舰队里面,即便在海军学院,派系斗争也司空见惯。

    用祝世建的话来说,很多海军军官还没有学会打仗,就已经学会了搞斗争。

    和平时期还没什么,可是在战时,那就会要命!

    “白将军,说说你的意见吧。”

    在刘长勋说出这句话后,几个神色激动的军官全都闭上了嘴,大家也纷纷把目光转向白止战。

    显然,关键就在白止战这里。

    如果他不答应,此事肯定没办法收场。

    说得严重一点,只要白止战坚持,肯定能闹到御前会议,由首辅薛远征来裁决,甚至有可能闹得人尽皆知。

    “为帝国而战是我等军人的使命,至于评定战功的事情,我无条件听从与接受安排。”

    这下,大家的目光又齐刷刷的转向刘长勋。

    别看刘长勋是现任的海军总司令,可是要说影响力,远比不上祝世建,至少贺永兴这边的将领不会把他当回事。

    “说起来,也真是惭愧。我们这些老一辈的海军人,还不如一个年轻将领。”刘长勋也是老油条,一句话就把尴尬气氛盖过去了。“既然白将军都这么说了,我个人觉得,歼灭第二主力战队的战功,不能完全归于某一支舰队。虽然本土舰队立下了大功,但是没有第三航空特混舰队的威胁,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出于公平的原则,就三七开吧,本土舰队占七分功劳。贺将军,你说呢?”

    “刘司令说得有理,公平最重要。”

    贺永兴同样是人精,白止战自己都不去争,刘长勋又一口把话说死了,他没有理由去强出头。

    再说,公平不公平,还不是各自衡量。

    两个大佬都已发话,其他人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开始闹得最凶,像蒙受了天大委屈的那几个南方舰队的军官,全都老实了下来,而且个个都洋洋得意。

    按照刘长勋的安排,主功记在特混群头上,只是把第三航空特混舰队提到第二。

    这个排序,意味着刘向真依然是主打,白止战充当替补。

    感情,又是个擦屁股的角色。

    随后,刘长勋提到了下次会议的事情。

    简单的说,就是要等陆军完善了进攻计划,在正式通知海军之后,才轮到海军对作战计划做出调整与修改。怎么说,都要等上好几天。至于再往后,那得看以薛远征为首的决策层的想法了。

    显然,现在还没有到讨论下一阶段作战行动的时候。

    用刘长勋的话来说,大家都要有耐心,就当给自己放假,过几天安稳日子,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好准备。

    在刘长勋宣布散会之后,白止战立即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来到走廊外面的露台上,冰冷的夜风刮到脸上,白止战才稍微清醒了一些,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是他自己选的路,哪怕咬着牙,也要走到底!

    其实,又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到这一步,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

    在禁卫军的推动下,陆军肯定会在冰风暴半岛发起猛攻,还会通过当今圣上与薛远征向海军施压,让海军积极配合。哪怕不考虑政治上的因素,仅从军事角度看,海军也必须根据战场形势做出调整。

    第二阶段进攻行动,肯定以东进为主。

    不出所料,会把四艘舰队航母全都编入特混群,突袭与攻打火山群岛,并攻占其中的流黄岛。

    与此同时,海军还会在旭海东北,也就是狭夷皇国西面采取行动。

    按照白止战的判断,海军会首先派遣特混群打击狭夷本土西部地区的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等到陆军推进到冰风暴半岛的南端,并且站稳了脚跟之后,才会派特混群去攻打火山群岛。

    至于南下,短期之内肯定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不是说南下不重要,而是在损失一艘航母,另外一艘遭到了重创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

    哪怕从最好的局面来看,也就只能分出几艘快速战列舰去围剿图克要塞的敌舰。

    果真如此,根本用不着让白止战出征。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