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普与朱华圣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毕竟两人都是飞行员,对飞机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跟热情。

    让他们敞开说,恐怕能吹上三天三夜。

    归结起来其实就一句话。

    陆军航空兵出动的全是载弹量在两吨以内的双发中型轰炸机,虽然多达上千架,但是作战效率非常低。

    陆军已经认识到了不足,也已经知道重型轰炸机的价值。

    申普与朱华圣遇到的那几名军官,就是回来接受重型轰炸机,还是第二批,第一批飞行员已经驾驶重型轰炸机返回前线。

    按照他们所说,陆航肯定会在冰风暴半岛的战斗结束前,让乘风公司的四发重型轰炸机在战场上亮相,接受战火的考验,找出存在的问题,根据实战进行针对性改进,并证明重型轰炸机的价值。

    或许,那些四发重轰已经飞到釜州上空投下了炸弹。

    因为申普与朱华圣特别能吹,所以这顿午饭吃了两个多小时。

    还好,下午除了组织飞行员,特别是战斗机飞行员进行适应训练之外,没有安排其他的事情。

    因为天还没亮就来到岗位上,所以在吃过午饭之后,白止战就回去睡觉了。

    这样才好在晚上顶替周涌涛。

    也就在白止战到梦里里去跟周公聊天的时候,一封电报从流黄岛发出,而接收到这封电报的,不仅仅有狭夷陆军大本营,还有远在一千多千米之外,几天之前才在球港外面搭建起来的一座监听电台。

    傍晚,海军司令部发了一封电报。

    “横江”号收到电报的时候,白止战刚刚起床,正在蹲厕所,响个不停的电话让他鬼火直冒。

    等他从厕所里出来,舱门就被敲响了。

    是周涌涛,还带上了刚刚收到的电文。

    确实十万火急。

    禁卫军六局已做出肯定判断,流黄岛守备部队司令官栗忠被炸死,而且随行的几名高级参谋非死即伤。

    也就是说,白天的时候,流黄岛的守军已经是群龙无首。

    在重新任命司令官的问题上,狭夷陆军与海军产生分歧,田实坚持要求由海军派将领过去担任司令官。

    田实的道理很充足:守卫流黄岛的战斗将决定本土南面的制海权。

    在本质上,这是海军的战斗,跟陆军没多大的关系。

    只是陆军在二十年之前,抢先往流黄岛派遣了地面部队,此后就赖着不走,后来还由此获得了守备权。

    此外,跟梁夏海军作战,肯定是海军更有经验。

    在此之前,大本营还以跟梁夏海军作战的理由,让栗忠找海军要作战飞机,田实也确实做了安排。

    可惜,那些作战飞机都还没来得及起飞呢。

    只是说一千道一万,大本营的那些家伙根本就不吃这套,甚至反过来嘲讽田实,说海军不但没有能作战的地面部队,连舰队都没,拿什么去守卫流黄岛?所谓的实战经验,也是失败的经验。

    按照大本营的意思,海军只负责提供舰船,把部队与物资送往流黄岛。

    因为海军没有妥协,所以大本营没有确定派谁去顶替阵亡的栗忠,也就没有将领前往流黄岛。

    接下来的几天,流黄岛上的守军都是各自为阵。

    哪怕有军官站出来组织,可是没有司令官坐镇,底层官兵的士气肯定会出问题,甚至会发生兵变。

    关键,流黄岛上没多少物资,平常每十天补给一次,上次补给是在三天前。

    照此计算,剩下的物资大概还能使用七天,哪怕是降低配给,能够管十天就不错了。

    等到物资耗光,士兵开始饿肚皮,哪还有力气作战?

    在发来的电报当中明确提到,刘向真很有可能据此提前发起登陆。

    提前到啥时候?

    电报中没有说,不过能推算出来。

    清晨,在特混群出动舰载机轰炸流黄岛的时候,负责支援登陆作战行动的两支重巡分队在特混群附近。

    按原先的计划,在轰炸开始之后,两支重巡分队将加速前出,预计在天黑后就能到达流黄岛附近。

    两支重巡分队将在夜间对流黄岛进行炮击,重点摧毁敌人设置的滩头防御工事。

    如果需要,还可以派四艘快速战列舰前出,用巨炮摧毁那些无法用200毫米舰炮打掉的坚固目标。

    因为之前计划至少需要五天才能完成前期炮火准备,时间是相当充裕,所以不用提前让登陆舰队前出。

    为了安全起见,登陆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