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帝都火车站。

    走出车厢,刺骨的寒风迎面刮来,白止战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几下,赶紧拉了身上的毛皮大衣。

    还好,贺鹏飞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已经提着行李包跟了出来。

    随后,两人离开了站台。

    贺鹏飞本来就是帝都人,只是在小的时候跟随父母去了浦州,后来又回到帝都读了几年大学。虽然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过了,但是跟从没来过帝都的白止战相比,他显然更加了解这座城市。

    其实,贺鹏飞在很多方面都比白止战知道得多。

    要说的话,这正是世家子弟优势。

    虽然并非所有世家子弟都是人才,其中大多数还是纨绔子弟,但是从小在家族大环境里侵染,见惯大场面,也就有了更加开阔的眼界,因此只要三观没问题,体智都健全,世家子弟的能力一般不会太差。

    一路过来,贺鹏飞就向白止战透露了很多“内幕”消息。

    首先是刘向东。

    没错,他就是帝国八大国柱之一,海鲲公刘振堂的后人。在帝国海军,刘家是与贺家齐名的世家。

    严格说来,帝国海军中,只有刘家与贺家达到了“世家”的标准。

    刘家的影响力,主要是在指战系。

    周宽德元帅的妻子姓刘,是当时刘家大家长的长女。正是在刘家的全力支持下,他才坐上了海军总司令的宝座。

    所幸,刘家与贺家不是竞争关系,更像是合作关系。

    贺家的影响力,主要在装备建造方面,也就是常说的造备系。

    其次是桂伯勇。

    他也算是贺家的人,即他是贺永兴的表弟,他的母亲是贺永兴的小姨,从小就给养在贺永兴家里。

    显然,桂伯勇就是贺永兴最信任的人。

    桂伯勇与刘向东确实是同班同学,关系还非同一般,哪怕没到穿同一条裤子的程度,也算得上是肝胆相照。

    其实,这也是贺家与刘家关系的缩影。

    数十年来,贺家与刘家相互扶持,前者掌握造备系,后者控制指战系,相互扶持与相互依托。也正是在这两个世家的推动下,帝国海军才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横扫四海,击败了几乎所有对手。

    贺永兴是一个例外。

    虽然贺家也涌现不少的将领,但是从来没有贺永兴这种,能够指挥一支舰队征战四海的统帅。

    关键还有,在过去两年多里,贺永兴率领第21分舰队打了不少胜仗。

    相对而言,现在的刘家却是人才凋敝。

    在这一代,刘家甚至要靠周宽德这样的外戚来支撑门面,在年轻一代当中,像刘向东这样的才俊还太嫩了。

    用贺鹏飞的话来说,等到贺永兴掌舵,贺家肯定会超越刘家。

    至于超越刘家会有什么好处,贺鹏飞就没说了。

    很快,两人来到了车站外面。

    与浦州车站不一样,帝都车站外的广场上没有那么多人,而且有不少穿着制服的军警在维持秩序。

    在出站口外面停着几部军车。

    看清楚从车上下来的人,白止战马上加快步伐跑了过去。

    竟然是贺永兴!

    “叔叔。”贺鹏飞跑得更快,几步就超过了白止战。

    叔叔?

    白止战觉得自己听错了,因为贺鹏飞与贺永兴是堂叔侄关系,按理不应该用这种较为亲切的称呼。

    贺永兴只点了点头,贺鹏飞也很识趣,主动去了后面的轿车。

    “路上还好吧?”

    “还好,谢谢贺司令关心。”

    贺永兴没啰嗦,毕竟现在是清晨,昨晚下了场大雪,室外气温还不到零下十摄氏度。

    这个时候,白止战才注意到,桂伯勇没有跟来。

    “先送你去司令部宾馆,晚上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等白止战上车,贺永兴把一个文件袋递给了他。“抓紧时间看完,晚上要用到。用不着紧张,到时候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别跑题就好。”

    “贺司令,这……”

    “吃过午饭后,我会派人来接你,带你去拜见校长。”

    “校长!?”

    虽然没有跟上贺永兴的思路,但是白止战知道“校长”是谁。在帝国海军,只有一个人能用这个称呼。

    没错,就是帝国海军学院的校长,祝世建上将。

    迄今为止,祝世建已经在帝国海军学院工作了三十多年,只是在校长位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