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把茶水送进来之后就出去了,还顺手关上房门。

    气氛有点尴尬,因为是薛远征把白止战与刘向真叫过来,他本人却没出现,秘书出去后房间里就剩下两名海军少将。

    薛远征的意图,那是再明显不过。

    就是希望他俩捐弃前嫌,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倾力合作。

    关键,有前嫌?

    在白止战看来,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

    他跟刘向真都是帝国海军的军人,都是为帝国效劳,也只需要为帝国效劳,其他的都无所谓。

    何况,到目前为止,两人只是在比拼,在较劲,并没为了自身利益而相互算计。

    至少没做得太露骨。

    要说的话,也只是白止战的变化太大,可以说今非昔比。

    过去,白止战只是祝世建的门徒,来自平民阶层的军官,根本没法跟刘向真比,也就需要处处让着刘向真。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在开战之前,白止战把去特混群的机会让给了刘向真。

    现在,白止战不仅仅是祝世建的门徒,还是薛远征重点栽培的少壮派将领,更是帝国皇室的驸马。他有李云翔这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跟廉旭升也志趣相投,甚至与王开元都还说得到一起。在海军内部,有几个相互扶持了几十年的铁哥们,以及李铭博这个死党,培养出了像周涌涛这样的部下。

    这资本别说远远超过刘向真,哪怕跟整个刘家相比,也不差。

    仅帝国驸马这一个身份就超过了刘家!

    那么,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不管怎样,堂堂帝国驸马爷,也不会去跟一个世家贵族的子弟计较吧。

    真要计较,也是刘向真。

    “白将军,有很多的话,我知道你未必能够听进去,但是我还是得说。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帝国海军军人。”

    “这也是我要说的。”

    刘向真愣了下,随后就点了点头。

    白止战没多说什么,因为他要说的所有话,都包含在这一句里面,做一个称职与合格的海军军人。

    秘书出去约莫五分钟后,房门被推开,薛远征走了进来。

    如果说薛远征没在外面偷听,或者没有派人在外面偷听,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事。

    他现在才进来,就是要让白止战与刘向真和解,让两人放下心里面的隔阂,共同迎接新挑战。

    这次,容不得半点闪失。

    在薛远征到来之后,也就没必要继续耽搁时间,毕竟还有几十名高官与将军在会议中心等着他们。

    在主要战术问题上,白止战与刘向真不谋而合。

    第21特混舰队顶在前面充当挡箭牌,并负责诱敌深入,第41特混舰队则躲在后面见机行事。

    简单的说,第21特混舰队吸引火力,第41特混舰队伺机而动。

    在次要问题上,白止战与刘向真的分歧比较大。

    要不要把掩护航母的快速战列舰抽调出来,组成单独的特混舰队,或者是跟第42特混舰队,也就是原来的本土舰队合并到一起,负责拦截与阻击纽兰海军的战列舰编队,在前方充当盾牌。

    白止战觉得有必要,刘向真觉得没有必要。

    关键就是防空掩护。

    不是说刘向真怕死,而是两人的处境不同。

    不要忘了,顶在前面的是第21特混舰队。

    哪怕纽兰海军收到第41特混舰队出港的消息,而且知道是由白止战坐镇指挥,在发现第41特混舰队前,也会重点照顾第21特混舰队,在参战之后立即集中力量干掉第21特混舰队。

    换个角度,第41特混舰队没有参战,纽兰海军反到不会拿第21特混舰队开刀。

    为了一举打垮帝国海军,歼灭更加有威胁的第41特混舰队,纽兰海军肯定会以雷霆之势干掉第21特混舰队。

    可见,刘向真几乎承受了所有的压力!

    就算他能做到视死如归,也不会拿上万名舰队官兵与两艘航母去冒险,那就很有必要带上快速战列舰。

    刘向真的本意,是希望把四艘升格的快速战列舰全都编入第21特混舰队。

    在推测交战过程的时候,刘向真就反复的强调,一艘快速战列舰无法为航母提供全方位防空掩护。在高强度的海战当中,至少要两艘防空战舰,最好是四艘,才能组织起严密的防空火力网。

    白止战的处境恰好相反。

    只要隐秘进入战场,那么在参战之前,第41特混舰队暴露行踪的概率并不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