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吃饭的时候,申普与朱华圣才赶了过来,随后就由他俩简单介绍了航空兵的情况。

    其实,没什么变化。

    当然,在编制体系方面做了一些调整,主要是把联队与大队缩小,取消了之前介于大队与中队之间的分队。

    按照新的编制体系,一艘航母搭载的舰载机为一支联队,然后按照机种设大队,在大队下面设中队与小队。

    如果需要,可以增设直属联队的,用来执行特别任务的中队或者小队。

    此外,联队为航空兵的最高编制,再往上就是舰队的航空作战指挥官。

    这套编制体系,名义上是在简化指挥程序,实际上是为了防止舰载航空兵坐大,避免出现陆航那样的事情。

    虽然陆航还没独立出去,成立空军的事情也肯定会拖到战后,但是现在的陆航,已经处于半独立状态,跟陆军没有多少关系。大概是为了壮大声势,或者说是下烂药,有人提出把海军航空兵也编入到新的航空兵体系之内,组建一支大空军,从而更有效的组织与利用航空作战部队。

    对此,海军是坚决反对。

    理由也很充足:舰载航空兵是航母搭载的作战武器,存在价值由航母决定,因此没有单独运作的意义。

    在理论上,舰载航空兵军官能获得的最高军衔只是上校,再往上,就要转行担任舰队航空作战指挥官。

    关键,联队之上的指挥权其实在舰队手上。

    此外就是,舰载航空兵联队的番号是自成体系,跟特混舰队无关。

    这么安排,主要是为了方便调度。

    在新的编制体系下,申普与朱华圣都是联队长,而且都在八月底,也就是完成了在西北东望洋的作战部署之后晋升上校。

    按照抽签结果,申普为第4联队的联队长,朱华圣为第3联队的联队长。

    第1联队与第2联队部署在第21特混舰队的两艘航母上面,第5联队在国内,担负新兵的训练工作。

    平心而论,新的编制体系更加加合理。

    从长远角度看,这套新的编制体系能更有效的发挥出舰载航空兵部队的战斗力,更加适合执行高强度作战任务。

    此外,还有一个隐形的好处。

    破除门户之见,打破已在海军植根数十年,建立在舰队之上,并且以舰队为核心的利益团体。

    今后,舰载航空兵的官兵都只认命令、不认人。

    其实,这也是海军指挥体系改革的第一个显著成果。

    至于搭载的舰载机,反到没啥好说的,还是之前的那些。

    两个联队的“哮天”战斗机都换成了最新批次,使用新式发动机,并且增加了三个内部油箱。

    新式发动机的额定功率没有提高,只是增加了一个应急功率,通过往气缸里面喷水增加输出功率。虽然最多只能持续五分钟,但是在超载起飞与空战格斗的时候,有着无与伦比的价值。

    增加的三个内部油箱当,有一个就是水箱,此外的两个能容纳300升汽油,作战半径提高了大概100千米。

    此外就是,所有的舰载机都有对应的型号名称。

    为作战飞机提供规范的型号名称,可以说是海军与陆军在战争爆发后,就军事管理进行的一次意义深远的合作。

    在航空兵领域,海军与陆军采用与遵守共同的命名规范。

    战斗机为:在“战”后面加数字编号。

    攻击机按发动机数量分轻重,在“轻攻”与“重攻”的后面加数字编号。

    轰炸机同样是按照发动机数量分为轻中重,在“轻轰”、“中轰”与“重轰”后面加数字编号。

    其他机种,比如运输机、巡逻机等等,全都按照这套规范赋予正式的型号名称。

    在原则上,陆军用单数,海军用双数。

    通常,在数字编号后面可以增加具体名称。

    如果存在改进,则在数字番号与名称之间增加所属的子型号,或者是标注生产批次。

    因为“台风”还在二线部队使用,所以获得了“战2型”的番号,而“哮天”的番号就是“战4型”。同样的道理,“黄蜂”是轻轰2型“黄蜂”轰炸机,“飞鱼”成了轻攻2型攻击机。

    新的命名方式,主要是为了便于管理,降低后勤保障的难度。

    在实际操作中,飞行员与指挥官仍然习惯使用通俗名称,也就只有勤务人员更在乎具体型号。

    不管怎样,这也算得上是海军舰载航空兵的一个进步吧。

    其实,价值最大的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