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在谈事情,所以这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吃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等白止战去到司令舰桥,天色已经暗下来,最后一批执行防空巡逻任务的战斗机正准备降落。

    飞行甲板后端,有两条纵向布置,各一百盏射灯的“光带”,在甲板后端还站着一名手持强光棒的着舰引导员。

    增强舰载机的夜间着舰能力,可以说是帝国海军在过去几个月里最重视的事情,还是必须解决的头号难题。

    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

    经过几个月的潜心摸索,一名默默无闻的勤务兵提出一个异想天开的办法,利用棱镜的原理,让飞行员在驾驶飞机朝航母飞来的时候,通过看到的光线颜色,判断是否处在正确航道内。

    简单的说,在正确的航道内才能够看到正确的颜色,如果偏离了航道,看到的就肯定是其他颜色。

    此后,帝国海军组织技术人员与飞行员在“海龙”号上做了测试。

    结果证明,这个办法确实行得通。

    在“横江”号上进行了更全面的测试之后,该方法推广到了其他所有的航母上。

    要说,就是在飞行甲板降落跑道两侧,按照前后间隔一米的距离,各安装一百盏配有棱镜的射灯。因为每一盏射灯的角度不一样,所以飞行员从空中看,像是两条沿着跑道布置的灯带。

    使用灯带,主要还是为了提高着舰成功率。

    此外就是,找不到功率足够大的,较为合适的光源。

    为了便于引导,舰载机全都安装了导航灯,而且是三盏,分别在机翼的翼尖与机腹。

    在引导的时候,航母上的引导员用一具专用的光学设备来观察舰载机,判断舰载机的航线是否有偏差。

    如果没有偏差,负责协助的副引导员会一直挥舞绿色强光棒。

    相反,就挥舞红色的强光棒。

    对飞行员来说,只要看到红色的信号,必须立即拉起来复飞。

    总而言之,现在的夜间着舰成功率比过去提高了一大截,经验丰富的老鸟,只要没有分心做别的事情,一般能一次到位。哪怕出现了差错,也能拉起来复飞,多试几次肯定能降落到航母上。

    关键就是,不再需要拉起阻拦网,由此减少了很多麻烦。

    在9月份,隶属于第41特混舰队的两支航空兵联队的训练就以夜间着舰为主。

    为此,海军专门在那球港北面的航空兵基地修了一条模拟航母甲板的跑道,让飞行员在夜间进行训练。

    增强夜间着舰能力,至少能把作战时间延长到傍晚,具有巨大的实战价值。

    只是,要想在夜间发起攻击,暂时办不到。

    虽然帝国海军已经开始摸索夜间战法,但是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找到提高夜间投弹命中率的有效手段。

    此外,夜间飞行的安全性也很有问题。

    就算是真正的老鸟,也很难在夜间准确的判断飞行高度,更别说是在适当的距离上投下炸弹与鱼雷了。

    轰炸地面固定目标,问题还不大。

    要对付快速航行的战舰,肯定办不到。

    要说还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实战证明,雷达不会让战舰暴露行踪,因此可以大胆的使用防空雷达。

    对执行隐秘突击任务的舰队来说,这个发现的意义非常重大。

    使用防空雷达,可以尽量的缩小防空战斗机的巡逻范围,避免因为战斗机外出巡逻导致舰队暴露行踪。

    当然,前提是得有足够多的配备有雷达的战舰,也就是需要防空战舰扩大巡逻范围。

    总而言之,跟大半年前,开战时相比,现在的特混舰队,不管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有了巨大提高。

    也不说什么一打二,肯定能够完胜势均力敌的对手。

    在最后一架战斗机成功降落到航母上之后,飞行甲板上的灯带关闭了。

    几分钟后,周涌涛来到司令舰桥。

    虽然是舰队的作战参谋,但是大部分时候,周涌涛做的是航空参谋的事情,负责舰队的航空作战。

    还好,他足够年轻,精力特别的旺盛。

    “你们先聊着,我去弄几杯咖啡。”

    丢下这句话后,李铭博就离开了司令舰桥。

    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

    要交代的信息,都标注在海图上,可以说一目了然。

    第41特混舰队在火山群岛东北,狭夷本岛的东面。

    在地理范畴上,这边就是西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