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止战的担心并非多余。

    在8点的时候,“龙江”号截获了第41.2分队的水上飞机发出的电报,随后收到由“武州”号发出的电报,知道第41特混舰队已经发现纽兰航母,正在对侦查发现进行复核,接下来就是发起攻击。

    关键,两艘纽兰航母距离第21特混舰队反到更近。

    也就400千米,“飞鱼”与“黄蜂”能满载起飞,而且不用让航母转向,也就是去迎接返航的舰载机。

    只是,难题也摆在了刘向真面前。

    在收到消息的时候,第21特混舰队刚刚派出最后几架执行攻击任务的舰载机,而且同样是以全甲板攻击状态出动。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无法派太多的舰载机升空。

    此外,就是得在攻击与防空之间做出选择。

    如果要以防空为主,得首先把战斗机送上飞行甲板,让战斗机停在甲板的前端,在完成了准备之后好弹射升空。

    不然就得把轰炸机与鱼雷机摆在前面。

    其实,在收到消息之前,两艘航母上的勤务人员是按照防空做的准备,也就是把战斗机送上飞行甲板。

    8点30分的时候,在收到第41.2分队的第二架水上飞机发出的电报之后,刘向真下令调整战术。

    没错,就是让航空勤务人员安排攻击行动。

    当然,仍然首先让之前准备的那些战斗机升空,只不过是去执行护航任务,需要挂上一具大型副油箱。

    只是接下来就要为轰炸机与鱼雷机做准备。

    刘向真做出这个决定依据就一个:第41特混舰队不会攻击两艘纽兰航母,只不过不是因为离得太远。

    其实,刘向真当时根本就不知道第41.2分队与第41.1分队已经分开。

    也就是说,如果以“武州”号的位置为准,第41特混舰队离那两艘纽兰航母反到更近一些。

    导致刘向真做出这个错误判断的,其实是“武州”号发出的电报。

    “武州”号是“帝都”号的护航战舰,还顶替了快速战列舰,肯定是掩护“帝都”号的绝对主力。

    只要什么意外,而且是特别严重,为什么要打破无线电静默?

    战舰搭载的长波电台发出的信号,哪怕在几千千米外都能够截获,而且肯定能用三角法定位。

    还有,为什么是“武州”号发的电报?

    按照刘向真的判断,白止战故意让“武州”号发报,而不是由“帝都”号发报,以此来迷惑敌人。

    接下来得加强舰队防空,毕竟在发出电报之后,就有可能被敌人盯上。

    关键还有,还有两艘“约克”级没有现身。

    其实,当时有参谋提到,第41.2分队水上飞机的发现跟第42.2分队水上飞机的发现是相互矛盾。

    纽兰海军就两艘“列克”级,这么可能会同时出现三艘?

    只是,刘向真倾向于是第41.2分队的发现有问题,即水上飞机的飞行员把“约克”级当成了“列克”级。

    此外还有,在第41.2分队的水上飞机报告的海域只有一艘航母,而不是两艘。

    如果白止战也有类似判断呢?

    显然,他会设法把另外两艘航母引诱出来,同时做好发起攻击的准备,确保在有了发现之后立即出手。

    换句话说,白止战其实是在引诱敌人,吸引敌人的关注,把机会留给了刘向真。

    纽兰航母特混舰队盯上了白止战,自然没有办法对付刘向真,因此刘向真能够趁机收割人头。

    这样一来,第41特混舰队肯定不会立即发起攻击。

    当时,刘向真忽视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如果他的这些推测都是对的,白止战确实是以大局为重,放下了个人恩怨,心甘情愿做陪衬。

    那么,为什么不在“帝都”号上直接发出电报?

    哪怕“武州”号就在“帝都”号旁边,用语音电台沟通,转发电报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再说,就算让“武州”号来拍发电报,为什么不直接说?

    拉不下面子吗?

    既然已经决定做绿叶了,还有面子可言吗?

    在8点30分,刘向真就下达了命令。

    按照安排,航空勤务人员首先让之前已经送上飞行甲板的战斗机升空,然后开始为轰炸机与鱼雷机做准备。

    当时,“龙江”号与“墨河”号各出动了8架“哮天”。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