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防空警报响起的时候,别说是田实,连斯普都被吓了一跳。

    西面,几架飞机正拖着黑烟坠向大海。

    不是敌机,是被击落的纽兰战机。

    敌机已经杀到,冲在前面的依然是战斗机,而且数量还不少,正在疯狂攻击第16特混舰队的舰载机。

    因为空中有己方的飞机,所以护航战舰都没敢开火。

    暂时没有发现敌人的轰炸机与鱼雷机,提前杀到的战斗机只是在攻击返航的舰载机,没有攻击海面的战舰。

    这种局面没有持续多久。

    才过了不到5分钟,两架“哮天”朝着“奋进”号扑了过来。

    因为这两架战斗机都挂着副油箱,看上去有点像轰炸机,而且战斗机的机枪也有很大的威胁,所以在其逼近的时候,“奋进”号的舰长没等待,给右舷几个高射炮炮组下达了开火命令。

    按照纽兰海军作战条例,只要本舰受到了威胁,舰长有权越过上级指挥官,直接下达包括开火在内的作战命令。

    其实,在其他海军也是一样。

    随着旗舰开火,其他战舰上的高射炮也发出了怒吼。

    飞在前面的那架“哮天”根本来不及躲避,立即就被弹雨笼罩了,而后面那架也只是险险的避开。

    虽然没有人说,但是情况是一目了然。

    那些梁夏海军的战斗机,就是跟在第16特混舰队的机群后面飞来的。

    在哈尔发来电报的时候,田实就打算告诉斯普,接受第16特混舰队的机群很有可能会带来危险。

    他当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着没有说出来。

    按自我安慰的想法,他是来自狭夷皇国的顾问,而哈尔是斯普的挚友,甚至可以说是大恩人。

    关键,第16特混舰队已经完蛋,那些舰载机的飞行员全都是纽兰海军的军人。

    让斯普拒绝向挚友提供帮助,还要让他放弃纽兰海军的军人?

    疏不间亲。

    田实肯定明白这个简单道理。

    何况,发出电报同样有可能暴露行踪,而且未必能够及时跟第16特混舰队的哈尔取得联系。

    “列克”号已经遭受了重创,正全速逃离战场。

    不过在实际上,田实当时也想利用这些来自第16特混舰队的舰载机,在下午组织发起一次攻击。

    总而言之,如此种种的原因,让田实没去提醒斯普。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战斗持续十多分钟,在所有的护航战舰都投入战斗之后,那些梁夏海军的战斗机才转向飞走。

    十多分钟已经足够。

    几十架来自第16特混舰队的舰载机,几乎全都被击落,不少是高射炮的功劳。

    “保持航向与航速,甲板清空之后就让战斗机起飞。至于第16特混舰队的舰载机,让它们都在附近迫降,派驱逐舰过去打捞飞行员。”这个时候,斯普终于开口了。“让护航战舰都靠过来,以密集队列航行。重点留意西面的天空,战斗机全都派往舰队西面,防空战舰也要以西边为重。”

    斯普突然下达了这一连串的命令,反到让参谋有点手足无措。

    从昨天晚上到开始,他就没说几句话。

    在参谋忙碌起来的时候,田实才走到了斯普的身边。

    斯普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田实有点为难,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从斯普的眼神中,田实就已经看了出来,斯普并没责怪他,毕竟没人能想到梁夏战斗机会尾随而至。

    在战场上,没人能料事如神。

    如果田实能够猜到白止战的一举一动,他就不会来纽兰海军,更不会穿着纽兰海军的军服作战了。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打好这场战斗才是最重要的!

    按斯普的部署,显然打算放弃下午的攻击行动,先顶住第41特混舰队的攻击,再说其他的。

    一定就顶住吗?

    第17特混舰队两艘“约克”级舰队航母,总共就只搭载了56架F4F,其中32架被派出去执行护航任务,之前在空中巡逻的8架要么被敌机击落,要么因为燃油即将用光必须得尽快降落。

    也就是说,还剩下16架F4F。

    以梁夏舰载航空兵的攻击力,16架F4F肯定不够。

    只要护航机群里面有8架“哮天”,就能够击败这些F4F。

    没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