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把舰首的水兵舱炸得粉碎之外,没造成更大损坏。

    在战斗的时候,水兵肯定不会在住舱里面。

    舰首挨的那枚炮弹,除了让“炎海”号变得更加的狰狞,以及得启动柴油机发电机,用抽水机抽出高速航行涌入舰体的海水,在战斗中并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在返回造船厂之后需要花更多时间进行维修。

    此外,在战后检查,“炎海”号还被两枚16英寸穿甲弹打中,只是因为全都打在了主防护区外面,没有受到装甲的住挡,都是在穿透舰体之后,在海里爆炸,被观察弹着点的瞭望员当成近失弹。

    用金洪的话说:原本应该打中李杰的炮弹,都落到了他的战舰上。

    为了这事,李杰后来还专门敬了金洪三杯。

    用白止战的话来说,自家兄弟不需要斤斤计较。

    换个位置,如果需要站出来吸引火力,李杰同样不会有半点犹豫。在战斗当中,金洪根本没想那么多。

    其实,“炎海”号经历的战斗,足以证明“集中防护”的正确性。

    如果是老式战列舰,采用全防护概念,哪怕铺设在次要部位的装甲不够厚,也能引爆穿甲弹。

    哪怕在非要害部位,穿甲弹爆炸都会产生严重损伤。

    反过来看,这也正是纽兰海军的老式战列舰没能扛住的关键所在。

    “科拉”号挨的那十来枚穿甲弹,至少有一半是打在了条约型战列舰的“主防护区”的外面。

    如果换成条约型战列舰,这些穿甲弹很有可能都不会在舰体里面引爆。

    少挨了一半的炮弹,“科拉”号未必会落得弹药库殉爆的下场。

    “马里”号核心部位的装甲经受住了考验,却因为次要部位多次遭到直接命中,而丧失了战斗力。

    要是那些打在次要部位的穿甲弹没有爆炸,而是穿过了舰体,“马里”号未必会在天亮之前撤退。

    跟新式的条约型战列舰相比,前条约型战列舰欠缺的不止是速度。

    只是,在这场用舰炮对决的战斗当中,真正决定胜负的或者说左右战场局面的,还就是速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