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住在贺鹏飞的家里,所以贺鹏飞做东摆了一桌,为赵禹,以及之前到达的五人接风洗尘。

    很巧,总共八个人,刚好凑一桌。

    是哪八个?

    白止战,贺鹏飞、赵禹、李杰、金洪、申普、朱华圣与郑江明,后面的五个就是白止战的铁哥们。

    跟白止战一样,他们都是来自平民阶层的海军军官。

    要是有那么点背景,谁会读航空侦查专业?

    只是,在一间宿舍住了五年的六个年轻人也是各有特点。

    白止战就不多说了,他不是最年长的那个,却是公认的带头大哥,不仅成绩好,而且特别有主见。关键是,白止战重情重义,愿意为兄弟出头,哪怕会惹上高年纪的学长,或者是世家子弟。

    可惜的是,在海军学院,没有多少可以让白止战表现兄弟义气的机会。

    李杰是二师兄,不止因为最年长,也因为最为成稳,或者说做事靠谱,不管什么时候都值得信任。他是那种把吃亏当福的老好人,总会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提供雪中送炭一般的帮助。

    金洪是最壮的一个,而且打架最厉害,不过脑子也最为简单,没有半点小心眼。他唯一服气的就是白止战,因为在入学的第一天,他被白止战摁在地上揍了一顿,哪怕他当时只是不小心绊倒了。

    申普是个文艺青年,全寝室的颜值担当与文艺代表,也最有异性人缘,同时拥有超厚的脸皮。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那种比较内向的性格,只是因为太帅了,才不得不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在内心里面,他其实非常狂野,简直是胆大包天,也因此第一个拿到了飞行员资格证。

    朱华圣跟申普相似,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不过没有申普那么的厚颜无耻,他还是一个有志青年。关键是,他的家庭条件没有申普那么好,所以更加的刻苦,做任何的事情都有明确的目的。

    郑江明最特殊,因为他是六个人当中最神秘的一个。虽然也跟白止战他们称兄道弟,但是在毕业之前,连白止战都不是很了解他。在毕业前的两年多里,他一直在外实习。直到毕业典礼那一天,白止战他们才知道郑江明被海军情报局招募,在实习两年多之后却没能通过录用考核。

    毕业之后,李杰被派往南方舰队,金洪在东北战线那边负责海运工作,申普已经是战斗机飞行员,朱华圣在本土舰队新成立的航空事务部供职,郑江明最惨,还在海军学院补修没有及格的几门专业课程。

    兄弟六人,混得最好的,就是白止战,也只有他获得了晋升,其他四个是少尉,郑江明拿到毕业证书之后也是少尉。

    这五个人,再加上贺鹏飞与赵禹,就是白止战现在的基本盘。

    酒过一半,随着大家都放开,气氛活跃了起来。

    准确的说,其实是五味杂陈。

    虽然都很年轻,年龄最大的赵禹才三十岁出头,其他几个都二十来岁,经历的事情也不算多,远远谈不上丰富多彩,但是在过去几个月经历的事情,让几个年轻人表现出了跟年龄不相称的老成。

    说是沧桑,其实更准确一点。

    大战所造成的影响,已经牢牢铭刻在他们身上,任凭岁月流逝也无法抹去。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五年多前,他们考入帝国海军学院的时候,大战还没有爆发。接下来的几年间,他们夜以继日的奋发图强,希望能够早日上战场建功立业。等到终于毕业了,在踌躇满志的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帝国正在以无可救药的趋势滑向战败的深渊。等待他们的不是宏图大业,是磨难屈辱!

    白止战还抓住了最后的机会,而另外五个,连机会的影子都没有摸到。

    “二师兄,你来说,我们是不是生不逢时?想当初,考入学院的时候,我们一个个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可现在……”

    “是是是,你说得没错。”

    “大金宝,说那些干嘛,喝,我们继续喝!”

    “对对对,我们今天喝个够。喝醉了,去梦里横扫四海,去梦里征战天下。”

    “今早有酒今朝醉,管他的滔天洪水。都满上,全都得满上。”

    ……

    金洪早就醉了,另外几个也快要醉了。

    贺鹏飞本想劝几句,只是看到白止战不为所动,就没去自讨没趣,反正喝的二锅头是从地窖里面翻出来的。

    其实,白止战也很感慨。

    在他看来,与其去规劝,还不如让他们喝醉了上床睡觉。

    大学几年,谁没喝醉过?

    申普失恋那次,大家陪着他醉了一天一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