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前,九点五十分,第一战巡分队旗舰“声望”号司令舰桥。

    在接到舰长的电话之后,冈特少将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在问清楚情况之后,冈特觉得这个做梦都想往上爬的舰长在小题大做。

    不过是第二战巡分队没有老老实实的呆在后方,跑到前面打秋风,偶然遇到了,需要大惊小怪吗?

    没错,几天之前就收到情报,梁夏帝国本土舰队很有可能在近期出动,要不然联合舰队不会倾巢而出。

    同样没错,两个多小时之前,有一支身份不明的舰队出现在了守望者海峡西边。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

    守望者海峡就那么点宽,而且只有一条航道能让主力舰安全通过,由贝蒂上将亲自指挥的快战分队就在航道的出口外面,即便本土舰队的第21分舰队杀了出来,也会遭到快战分队的迎头痛击。

    第21分舰队出现在海峡东北几十千米外的开阔海域?

    显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再说,从西面而来的是四艘战巡,第21分舰队有六艘战巡。难不成为了冒充第二战巡分队,绰号东望洋之虎,在过去两年多里给联合舰队制造了大量麻烦,被当成头号威胁的贺永兴会丢下三分之一的主力,带着四艘战巡杀入东望洋,跟拥有六艘战列巡洋舰的第一战巡分队决战?

    贺永兴会犯这种颠倒主次的低级错误!?

    果真如此,哪怕睡着了都要笑醒!

    六艘对付四艘,四十四门主炮打三十二门主炮,而且快战分队就在几十千米外,绝对是稳操胜券。

    不说全歼第21分舰队,只要能够击毙贺永兴,那就是一等大功!

    只是,冈特并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

    两年多前,在那场改变整个西大陆战局的大海战中,冈特率领的第五战列舰分舰队及时杀到,却因为运气差了一些,没有抓住一举致胜的机会。冈特由此错过了大好良机,让贝蒂平步青云。

    要是运气够好,冈特早就坐上东望洋舰队司令官的位置,根本轮不到贝蒂。

    问清楚情况后,冈特把大惊小怪的舰长训斥了一番,对几个疑点却是视而不见。

    比如,对方的航线在第一战巡分队的右侧,而不是左侧。又比如,那四艘战舰在高速逼近的时候,一直没有回答由“声望”号拍发的询问电报。再比如,对方领舰在用灯光信号进行联络的时候,使用是国际海事公用编码,而不是从今年才开始使用,每个月都跟新一次的军用编码。

    宝贵的五分钟,就这么浪费掉了。

    如果能换回来,冈特愿意用五年寿命交换这五分钟。

    其实,哪怕在最后关头,冈特都没有觉醒。

    一分钟前,在瞭望员观察到对方领舰有司令塔之后,冈特没有采纳舰长的建议,而是让后桅杆上的另外一组瞭望员进行观察。因为受到了遮挡,所以后桅杆上的瞭望员并没有及时汇报。

    此时,“声望”号的航速仅十节!

    直到半分钟前,在对方领舰突然转向之后,冈特才听取建议,下令让“声望”号进入到战斗状态。

    可惜,这道命令没有及时发给后方的五艘战舰!

    在“声望”号转向之后,也仅有紧随其后的“反击”号跟着转向。

    随后,瞭望员观察到了炮口闪光,并且断定对方的前两艘战舰不是“金钢”级,是强大的“北河”级!

    非常简单,那两艘战舰的尾部主炮炮塔为相邻的背负式。

    放眼全球,除了布兰皇家海军刚建成的“胡得”号,只有梁夏海军的两艘“北河”级为这种布局。

    可惜的是,留给冈特少将与舰桥内数十名官兵的时间只有最后几十秒钟了。

    事实证明,冈特确实不是那种得到幸运女神垂青的将领。

    虽然隔着十几千米,但是爆炸的火光,以及从敌舰上腾起的火球依然清晰可见,只是从望远镜看出去,感觉就像在很远的地方放了一艘战舰的模型,在上面放了一只鞭炮,爆炸场面算不上震撼。

    “我靠!”

    直到烟云升上半空,白止战才惊醒了过来。

    首轮齐射,而且没进行试射,就打中敌舰,这个运气实在好得过分了,还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或许,不止是运气。

    “漂亮!”

    “干得好!”

    “就这样,干他娘!”

    李铭博等三人在爆炸的火球变成翻滚的烟云时,才纷纷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