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守军才发起反击,而且是纽兰军队。

    经过数小时的鏖战,登陆部队才在火力支援舰队的支持下稳住了滩头阵地,并且开始向内陆推进。

    准确的说,是在登陆场的外围建立了一道防线。

    其实,在当时就有迹象表明,塞岛上绝对不止100多名纽兰军人,因为在下午,就出现了数百名敌人。

    可惜的是,没有人产生警觉。

    在傍晚的时候,登陆总指挥,陆战队的屠湛钢少将询问了前线指挥官,陆战团的童明波中校,是否需要在夜间送更多的部队上岸,并且让火力支援舰队留下,把补给弹药的时间推迟到次日上午。

    这意味着,需要让第41特混舰队多逗留一天,也就是在28日的上午,在火力支援舰队撤下去补充弹药的时候,为登陆部队提供支援,确保登陆部队能够在白天的十多个小时内向岛屿腹地推进。

    其实,这些都写在作战计划当中,并不是临时调整。

    童明波中校认为没这个必要,按照原订计划行动就行了。

    入夜之后不久,第41特混舰队转向北上。

    不是撤退,而是去跟北面的舰队油船汇合,同时补充一些对付地面目标的弹药。

    因为两艘航母都要进行补给,而且所有的战舰都要补充燃油,所以第41特混舰队最快能够在28日夜间返回。如果仍然派遣舰载航空兵执行支援任务,就要到29日上午才能重新投入战斗。

    在计划中,28日的支援任务由火力支援舰队承担。

    正是如此,火力支援舰队也在当天晚上撤离登陆场,前去跟补给舰队汇合,争取在夜间完成弹药补给。

    主要就是,几艘巡洋舰的主炮弹药都用得差不多了。

    虽然还有不少的高射炮炮弹,但是之前的战斗已经证明,对付坚固的永备工事,130毫米炮弹根本不够用。在某些时候,就连轻巡洋舰的150毫米主炮,乃至重巡洋舰的200毫米主炮都不够用。

    要说威力足够,就只有战列舰的主炮。

    这也是到战争后期,帝国海军把所有老式战列舰改装成火力支援舰的主要原因。

    火力支援舰队在夜间9点30分离开了登陆场。

    也就是说,从这个时候开始,直到28日天亮,登上塞岛的陆战队不要指望能够获得舰队的支援。

    这差不多是10个小时。

    也就是在这10个小时里面,登陆部队遭受了最严峻的挑战。

    似乎知道火力支援舰队已经撤退,敌人的反击行动在10点过后开始,打主力的依然是纽兰军队。

    当时,童明波依然有机会纠正犯下的错误。

    只要在夜间10点之前呼叫第41特混舰队,把重巡洋舰,甚至“粤江”号快速战列舰派回来。

    哪怕只有一艘重巡洋舰杀了回来,就能用凶猛的炮火打退敌人的反击。

    可惜的是,童明波没呼叫第41特混舰队。

    根据陆战队的战报,因为首先发起反击的是百来名狭夷军人,所以童明波才做出了错误判断。

    也就是说,童明波觉得是狭夷守军的决死反击。

    没到凌晨,登陆场外围防线就被敌人突破。

    这个时候,童明波已经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只是第41特混舰队已经往北航行几个小时,而且之前距离塞岛就有200多千米,因此就算立即让重巡洋舰与快速战列舰南下,也无法在天亮前赶到。

    至于火力支援舰队,那几艘巡洋舰都已经跟补给舰汇合。

    因为弹药补给作业已经开始,前后要持续几个小时,所以这些巡洋舰全都降低了锅炉的压力,以节省燃油。

    哪怕立即停止补给作业,也没办法立即返回登陆场。

    激战到凌晨3点后,登陆场外围防线几乎全部崩溃,一千多名陆战队官兵退到了滩头阵地上。

    敌人远不止几百名,而是数千名!

    关键,还有迫击炮这类的重武器,而且是弹药充足,几乎整夜都在轰击由陆战队守卫的滩头阵地。

    显然,这绝对不是狭夷军队。

    紧要关头,屠湛钢少将派出十多艘登陆艇,把充当第二梯队的陆战团,以及几十挺机关枪送上了海滩。

    此外,还让一艘配备了火炮的登陆舰冲滩,为登陆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关键还是登陆艇送去的几十挺重机枪。

    没有这些机枪,登陆的陆战队未必能够坚持到天亮。

    如果敌人在天亮前攻上海滩,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