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止战就在飞行甲板上,没有去别的地方。

    因为还没有到中午,在上午起飞的防空战斗机在下午才返航,所以暂时不存在得让舰载机升空的情况。

    飞行甲板上没几个官兵,大多在做自己的事情。

    要说,这是难得的闲暇时光。

    等到战斗打响,哪怕是进入战斗状态,包括舰队司令官在内,所有的闲杂人等都不得到飞行甲板上去。

    白止战站在飞行甲板最前端,看着前方的大海。

    “别说在航母上干了十几年,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听到话语,白止战并没回头。敢以这种方式跟他说话的,在这艘航母上面,也只有李铭博一个人。

    当然,李铭博过来,不是为了打招呼。

    “确实很不错。”

    走近之后,李铭博还感叹了一句,白止战这个时候才转过头,朝他看过去。

    “我说的风景。”

    李铭博勉强笑了笑,只要能够引起白止战注意,就行了。

    “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吗?”

    “还用得着问?全写在你的脸上!”

    白止战愣了下,忍不住仔细打量了李铭博一番。

    对李明博,白止战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不管怎么样,两人认识了20多年,在一起训练战斗的时间就超过了10年。

    在白止战的认识中,李铭博是个粗人,或者说是那种很豁达的人。

    显然,那只是过去!

    李铭博最大的优点,其实是懂得进退取舍,清楚自己的位置。

    此外,就是没有超过自身能力的野心。

    现在看来,李铭博变了不少,或者说在成为舰队参谋长,地位提高后,对自己的位置进行了重新定义。

    说得直接一点,一个优秀的参谋长需要的,肯定不止是和稀泥的能力。

    在关键的时候,还要能为舰队司令官排忧解难。

    要说的话,别看周涌涛经常犯愣,还有年轻人的冲动劲,要说出谋划策的能力,确实远超李铭博。

    当然,李铭博也有自知之明。

    指挥才能更像天赋,特别是对战场局面的判断能力,也就是通常说的战场嗅觉,那不是通过学习与训练就能获得的。

    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有什么样的天赋,还是秘密吗?

    哪怕能够模仿学习,对中年大叔来说,也已经晚了。

    当然,李铭博有自己的优势。

    要说的话,也就是经验。

    或许,这就是李铭博最大的变化。

    “你是在担心,觉得前方到处是危险,只要走错一步就将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还敢肯定,你并不是在为自己的前程考虑,毕竟你是帝国驸马爷,就算是打了败仗,也没人敢拿你怎么样。你担心的是我们,特别是像我这种,一直追随你,把身家性命跟你绑在一起的老部下。”

    “李老哥……”

    “担心很正常,我们要换个位置,我恐怕早崩溃了。”

    听李铭博这么一说,白止战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要说,还是李铭博了解他。

    “就你的担心,至少以我个人观点看,完全是空穴来风。真要说,其实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

    “怎么换?”

    “你所担心的,无非是不了解坎宁安,无法像当初对付高野那样,准确推测出对手的每一步,觉得自己无法战胜坎宁安,至少没有足够的把握。可是真要说,你觉得,坎宁安难道就有把握?以布兰人的刚愎自用,哪怕有田实协助,坎宁安也未必会言听计从,甚至会嗤之以鼻。”

    白止战锁紧了眉头。

    虽然没见过坎宁安,但是就白止战的认识,坎宁安意志坚定,很有逐渐的将领,往往很难把别人的意见听进去。

    要说的话,白止战自己都是如此。

    “论名声,你早就超过了坎宁安。再说了,主动权在我们这,打不打,怎么打,都是我们说了算。要我说的话,哪怕坎宁安带着3艘舰队航母杀了过来,他也未必有胆量来找我们决战。”

    “拖下去?”

    “从战略上看,同盟集团玩的不就是一个拖字诀吗?”

    “这……”

    “强攻狮泉城只是开始,接下来还要扫荡北梵炎洋地区,然后才是进军波沙湾,最后还得占领波沙湾。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有很多的问题要解决,比如让被敌人破坏的油田恢复生产,让波沙湾那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