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涌涛确实是胆大包天,而且这个提议有一些道理,毕竟攻打中转岛,首先要确保的就是制海权,而袭击珍宝港是夺取与掌握制海权的最直接,或者说最有效的办法,比打一场舰队决战好得多。

    只是,这个建议并不在白止战的考虑范围之内。

    在周涌涛提出这个建议之后,白止战直觉否决掉了。

    理由也很充分。

    如果在战争爆发前,或者是纽兰联邦参战之前,周涌涛的建议有一定的可行性,毕竟纽兰海军并没有加强戒备。

    只要偷袭得手,就能一举夺得东望洋的制海权。

    可问题是,战争已经到了第三个年头,纽兰联邦参战也小半年了,纽兰海军怎么会疏于防范?

    何况,珍宝港还是纽兰海军东望洋舰队的老巢。

    任何时候,珍宝港里都有数十艘舰船。

    此外,珍宝港所在的霍努岛,储备了足够纽兰东望洋舰队消耗一年的燃油,以及数十万吨弹药等物资。

    要说的话,珍宝港或许是整个东望洋上防御强度最高的军港。

    道理也很简单,珍宝港以东,纽兰本土在几千千米之外,而珍宝港是中东望洋上唯一的天然良港。

    这里,不但是纽兰海军的大本营,更是进攻纽兰本土的必经之地。

    只要守住了珍宝港,本土安全就高枕无忧。

    此外就是,在西北东望洋海战后,纽兰海军大幅度加强了对港口等主要军事基地的重视程度。

    在战术部署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为了防止遭到偷袭,纽兰海军坚持按照分散原则来部署战舰。

    比如,在去梵炎洋之前,“奋进”号的母港是在霍瓦依群岛南面的约顿港,期间甚至没有回过珍宝港。

    此外,“奋进”号每次进港停留的时间都不会超过10日。

    如果在此期间,帝国海军的特混舰队已经出港,有可能到达中东望洋,“奋进”号的驻港时间还会进一步缩短。

    在很大程度上,珍宝港其实是一座中转港,而且主要为运输船只,以及跟随船队活动的护航战舰提供服务。

    至于主力战舰,要么在外海活动,要么去别的港口休整。

    可见,偷袭珍宝港的话,最多能削弱纽兰海军的战斗力,特别是持续作战能力,无法达到一举消灭纽兰舰队的目的

    因为不可能通过偷袭行动来一劳永逸的获得制海权,所以没有多大的意义。

    按白止战所说,尼兹恐怕巴不得帝国海军去偷袭珍宝港。

    在西北东望洋海战之后,帝国海军就一直在派遣潜艇监视珍宝港。

    不管什么时候,珍宝港外面总会有2艘或者3艘帝国海军的远洋潜艇,其首要任务就是监视进出珍宝港的舰船。

    在发现了大型战舰之后,得尽快发出电报。

    不到半年,就有13艘远洋潜艇在中东望洋上失踪,至少有5艘是在珍宝港附近被纽兰反潜战舰击沉。

    其实,在潜艇部队,失踪等于被击沉。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艘帝国海军的潜艇成功逼近珍宝港,全在距离珍宝港数十千米之外暴露行踪。

    反潜防御如此严密,就是在防止遭到偷袭。

    其实,这在情报方面也有所反映。

    用郑江明的话来说,也许再过几个月,就别想及时获得与珍宝港有关的一手情报了。

    原因就是:潜伏在霍瓦依群岛上,特别是霍努岛的谍报人员接连暴露,就连策反的狭夷情报人员也没剩下几个。

    虽然可以通过其他渠道,间接获得跟珍宝港有关的情报,但是肯定有延迟,时效性不会太好。

    不管怎样,偷袭珍宝港都没有太大的价值。

    周涌涛的提议,也提醒了白止战。

    就算不去偷袭,不过可以利用这一点。

    拿偷袭珍宝港的事情做文章,让纽兰海军分兵,把纽兰舰队引开,或者由此来决定舰队决战的时间与地点。

    如果舰队决战在所难免,就得争取在自己选择的时间与地点进行。

    总而言之,白止战让周涌涛去找了郑江明,把这个大胆的想法跟六局的人商量。

    最后,白止战给了刘长勋一个肯定的答复。

    只要作战行动在6月份开始,而且有情报表明,纽兰海军的2艘舰队航母还在造船厂里维修,那么4艘大型航母就够了,可以派3艘舰队航母去梵炎洋,在进军波沙湾的同时发动攻打索科特拉岛的作战行动。

    主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