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突然到达亚历山大港的运输船队,立即在协约集团内部引起轩然大波。

    有足够的情报证明,这支船队为已经陷入绝境,北玄地区的布兰军队送去了急需的弹药物资,包括一百多门大口径反坦克炮,以及能够拼凑出上百架战斗机的零部件,还有热带作战必不可少的药物。

    至于坦克,虽然多达数百辆,却不足为惧。

    按六局提供的情报,送到亚历山大港的全都是轻型坦克,很多还是二手货,与迢曼陆军的坦克不在一个档次上。

    在这些坦克中,有一半是由洛克殖民地政府从各地搜集来的,委托布兰王国运输的“雷诺”轻型坦克。

    这种坦克不但性能落后,很多都无法正常使用,而且缺乏配套的弹药。

    获得这些补给之后,北玄地区的布兰军队又恢复了活力。

    对正准备向夕梵运河进军的迢曼军队来说,这绝对不是好事。

    虽然罗利军队也参与了在北玄地区的作战行动,而且兵力占多数,但是在歼灭了的黎波里的布兰军队,并且逼迫洛克殖民地政府归顺之后,迢曼军队就成了在北玄地区进攻作战的绝对主力。

    这也是迢曼帝国与罗利王国早就内定了的。

    按照作战计划,在登陆行动之后,罗利军队主要负责西边的敌人,而进军夕梵运河的行动由迢曼军队担纲。

    正是如此,迢曼军队才在北玄地区投入4个装甲师。

    不是为了争功,也不是在替罗利军队分忧,而是进军夕梵运河是关键中的关键,具有巨大的战略价值,甚至关系到最终胜败,所以迢曼当局绝对不会将此任务安排给一向不靠谱的罗利军队。

    正是如此,迢曼当局很关注那支突然到达亚历山大港的运输船队,而且首先责备了罗利王国。

    理由就是,罗利王国没看住通过陆心海的航线,让布兰运输船队通过,还顺利到达了亚历山大港。

    罗利王国并不认账,坚称那支船队没有从自己的家门口外面通过。

    言外之意,船队是从窄海那边过去的。

    当然,罗利王国给出了一个迢曼当局没办法反驳的理由。

    围绕马耳他进行的海上巡逻任务,一直由迢曼空军负责,部署了数十架巡逻机,而且马耳他已被迢曼军队占领,因此布兰船队要是从这边过去的话,却没被发现,首先要担责的是迢曼空军。

    说得直接一点,罗利王国不愿意为此背锅。

    不过,这也有一些道理。

    罗利海军早就缩了回去,一直是迢曼空军在执行巡逻与搜索任务,负责监视从马耳他附近经过的船只。

    正是如此,迢曼帝国才把矛头转向了梁夏海军。

    理由就是,布兰船队绕过玄大陆,是从梵炎洋北上,然后由基布海峡进入窄海,最后经运河到达了亚历山大港。

    因为船队经过了穆阿海,而帝国海军的第十一特混舰队一直在穆阿海活动,期间还断断续续的轰炸了基布要塞几次,所以迢曼当局就认定,帝国海军要为放跑了船队负责,需要提供相应的补偿。

    这下,帝国海军不干了。

    关键就是,那么大一支船队,哪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基布海峡,也无法偷偷经过夕梵运河。

    帝国的情报机构一直在严密监视这条运河。

    此外,迢曼帝国与罗利王国的情报机构也一样。

    还有,连忒尔共和国都派了情报人员过去。

    再是神奇,一支有几十艘货轮的船队,也不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由窄海经运河进入陆心海。

    此事,在协约集团的三个主要国家中闹得很不愉快。

    受此影响,迢曼帝国把向夕梵运河进军的时间推迟了半个月。

    理由也很简单,当时到达北玄地区的才1个装甲师,而这点兵力,肯定无法打败已经获得增援的布兰军队。

    结果就是,到5月中旬,“暴怒”号返回了陆心海。

    关键还有,布兰皇家海军把两艘刚刚获得的快速战列舰,以及之前已经服役的2艘快速战列舰全都派往陆心海。

    一下,陆心海舰队拥有了4艘快速战列舰。

    当时,罗利海军只有2艘快速战列舰,另外2艘还没建成呢。

    获得增强之后,布兰皇家海军重新夺回了优势,有希望在近期打通陆心海航线。

    关键,就是夺回马耳他。

    要说的话,布兰王国已经被逼到绝境。

    虽然迢曼军队只是攻占了马耳他,受到到运力限制,特别是罗利海军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