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等消息,但是尼兹没浪费时间,借这个机会,让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大致介绍了当前的局势。

    其实,也是要让斯普与哈尔等主要将领能够更加客观的看待问题。

    这种随时能保持冷静的稳重作风,就是尼兹的特色,也是统帅东望洋舰队,让哈尔等人心甘情愿的听从指挥的关键所在。

    要说,斯普受到尼兹的重视,也与此有关。

    在几个主要的一线将领当中,就斯普的性格跟尼兹比较接近,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对于当前局势,其实没什么好多说的。

    中东望洋这边,就是由威岛充当前进据点,而中转岛是中枢,珍宝港所在的霍努岛为后方大本营,构成了三点一线,分成三个阶段的防线。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就是三道防线的间隔距离实在是远了一些。

    这些问题正在得到解决,或者说弥补。

    在中转岛东边的几座岛屿上,纽兰海军已经投入足够多的兵力与资源,将其打造成连续的防御支撑点,以求为中转岛提供更有力的支持与掩护,并构成新的防御屏障,为后方的珍宝港提供更有效的掩护。

    这也是斯普坚信梁夏海军不会攻打威岛的关键所在。

    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

    打下威岛,并不能改变中东望洋方向上的战略格局,对进攻与占领霍瓦依群岛的帮助是微乎其微。

    以威岛为基地,不但需要强攻中转岛,而且会暴露攻打中转岛的意图。

    在中东望洋方向上就是死战之局。

    不管是进攻的一方,还是防守的一方,至少在战略层面上没有多余的选择,只能跟对手死拼。

    要说的话,只是在战术上想一些办法,以降低作战难度。

    相对而言,西南东望洋才是用兵之地。

    这也是尼兹没有倒向斯普的关键所在。

    不管在战略层面上,还是看战术,西南东望洋给了前线指挥官很大的舞台,更能发挥出指挥官的统帅能力。

    说得形象一点,中东望洋就是拳击场,而西南东望洋是一个话剧舞台。

    这种局面,从纽兰海军的防御部署当中就能看出来。

    在西南东望洋,第一道防线是管岛与图克要塞。

    要说,这也是两座前沿基地。

    虽然纽兰海军在这两处地点投入大量资源,还一度打算死守到底,但是在塞岛攻防战结束后,尼兹对防御战略做了调整,降低了在两地的投入,也就等于间接放弃了这两座看似重要的岛屿。

    其实,塞岛血战大幅度的降低了管岛与图克要塞的战略价值。

    虽然塞岛血战让梁夏海军遭受了惨重损失,耗费了大量时间,但是对纽兰联邦来说,影响同样是十分巨大。

    最明显的,其实就是沉重打击了纽兰军民的斗志与士气。

    在塞岛血战前,纽兰联邦还大肆宣传,将在这里挡住敌人的前进步伐,并给予敌人迎头痛击。

    一些新闻媒体,甚至把塞岛当成了反攻的起点。

    结果,纽兰军队却一败涂地。

    虽然纽兰当局没有公布真实战况,但是塞岛失守与管岛遭全面轰炸的消息,已经随着成千上万的伤员传回纽兰国内,而且已经在民间传开。因为消息不透明,反到使得传闻越来越夸张。

    迅速扩散的传闻也对军事决策产生了影响。

    简单的说,就是再也承受不起类似失败了。

    用尼兹的话说,因为在塞岛遭受惨败,所以在5月份招募的新兵当中,报名加入陆战队与海军的新兵少了30%。

    其实,这也是尼兹不想面对中转岛的一大原因。

    如果遭到攻击的是威岛,大可以选择放弃,并且封锁相关的消息,而不是在威岛跟梁夏军队死磕到底。

    相反,如果是在中转岛决战,那就完全没有回旋余地了。

    管岛与图克要塞的情况,差不多就是如此。

    按尼兹的部署,如果管岛与图克要塞遭到攻击,他会直接把决策权交给驻军司令官。

    当然,以正常情况,驻军会坚持战斗到最后的一刻。

    只有在完全丧失战斗力之后,才会向敌人缴械投降。

    关键就是,尼兹没有打算向两地增派援军。

    在图克要塞的南面,就是从新几内亚到新赫布里底群岛的美拉尼西亚防线。

    在这条防线上,纽兰军队从西到东总共设置了三座主要的防御支撑点,也就是新几内亚岛上的莫尔兹比港,所罗门群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