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内,一字排开的“北河”号、“南江”号、“鲁河”号与“粤江”号各自完成了三轮全主炮齐射。

    只是观察到的,能确认的直接命中就多达六次!

    因为第一轮齐射就鬼使神差的形成了跨射,还直接命中,所以“北河”号的炮击效率达到了极致,三轮齐射全都取得了战果,至少有三次是目视确认的直接命中,命中率达到了惊人的八分之一。

    “南江”号及时调整瞄准点,在第二轮齐射就取得战果,第三轮齐射再次命中。

    第六个战果属于“粤江”号,只不过是靠运气,因为该舰打出的其他炮弹,偏差都超过了一千米。

    可惜的是,六次命中的弹着点都在“声望”号的上层建筑与主炮炮塔正面。

    虽然舰桥全被炸毁,A炮塔与B炮塔都已瘫痪,但是“声望”号没有沉没,也没有半点要沉没的样子。

    大概被揍醒了,在“北河”号打出第四轮齐射之前,“声望”号才释放了烟幕。

    用不着贺永兴下令,桂伯勇就对战术做了调整。

    仍然由“北河”号牵头,集中炮火对付敌舰队次舰,跟“声望”号同一天开工,还早一个月建成的“反击”号。

    炮火依然凶猛,运气却差了许多。

    在十点过七分,打到第六轮齐射,才首次直接命中。

    命中点在“反击”号的中部,两座烟囱之间的部位。虽然远离主炮弹药库,但是很有可能破坏了烟道。

    这一炮要不了“反击”号的小命,也能让“反击”号患上肺气肿,别想快起来。

    “反击”号随即释放出烟幕,紧随“声望”号转向脱离战斗。

    在此期间,几艘敌舰各自打出了几轮齐射与半齐射,只是偏差都很大,最多只是构成了一些威胁。

    为了掩护前面的“声望”号与“反击”号撤退,也为了完成战术转向,让后面几艘战舰跟上,原本排第三,现在成为首舰的“虎”号还用副炮发射了烟幕弹,在航线前方制造出烟幕区。

    到此,第一战巡分队只剩下四艘战舰。

    战斗,也由此进入到捉对厮杀的阶段。

    十点十分左右,在“虎”号冲出烟幕,用第一次全主炮齐射挑战“北河”号的战场统治权的时候,交战距离已不到十一千米。

    对没什么防护的战列巡洋舰来说,这绝对是相互秒杀的距离。

    不管主炮口径,也不管装甲厚度,只要打中了要害,比如主炮弹药库,就肯定能够一击毙命。

    “控制好交战距离,别靠得太近!”这个时候,贺永兴才出言提醒桂伯勇,准确说是让桂伯勇告知张柱国上校,即“北河”号的舰长,准确掌握航向与航速,不要主动撞上对手的炮口。

    虽然“北河”号也是战列巡洋舰,但是与之前的战列巡洋舰有很大的区别,更接近于快速战列舰。

    只是装甲用量,就超过了八千吨。

    在某种意义上,高达四万六千吨的标准排水量,就是为了保证航速与火力,却又不想降低防护的必然结果。虽然装甲厚度无法跟新锐战列舰比,但是按照最初的设计标准,主要部位的装甲厚度都能挡住无畏舰的主炮,也就是十二英寸穿甲弹的直接打击,像司令塔与弹药库这样的核心部位,能够扛住十四英寸穿甲弹。

    第一战巡分队剩下四艘战列巡洋舰的主炮均为十三点五英寸!

    也就是说,只要保持理想的交战距离,至少能够确保不会被秒杀。

    其实,贺永兴有点多余。

    就算他没有说,桂伯勇也知道提醒张柱国,毕竟指挥舰队进行炮战与保持有利位置是作战参谋的本职工作。

    “别忘了,派人把白参谋换回来。桅杆上风大,让他呆在上面是大材小用,在这里更能发挥价值。”贺永兴好像是突然想到,大概是担心桂伯勇搞忘了,才在桂伯勇走开前提醒了一句。

    “行,我马上就去安排。”

    桂伯勇很清楚,贺永兴已经记住了那个年少轻狂的参谋军官。

    虽然与第一战巡分队遭遇并不是白止战的功劳,他也没有左右战局的能力,但是由他做出的判断,以及在讨论中大胆提出来,大家才有了相关预期,也才能够提前完成交战的准备工作。

    仅次一点,就应授予白止战优秀服役勋章。

    此时,瞭望台里面。

    经过几次实际操作之后,测距仪在白止战手里,总算是应用自如,而且白止战搞清楚了首要职责。

    瞭望测距,跟炮火引导没有关系,主要任务是观测炮弹的弹着点。

    不止是本舰打出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