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泡的,喝两口,醒醒神?”

    听到招呼,白止战才转过身,接住了李铭博递过来的保温杯。里面确实是茶水,而且是浓茶。

    李铭博现在是少校,第一航空特混舰队的航海参谋。

    在新历87年,白止战晋升少校的那一年,他拿白止战的推荐信去了海军学院,接受为期三年的能力培训。因为是在海军中服役了八年的士官,所以在完成培训之后,李铭博获得的是中尉军衔,并且返回原部队报道。

    此后,他就去了白止战所在的航空分舰队,并且一直追随白止战。

    前年,在李杰回本土舰队当舰长之后,李铭博就以临代身份担任航海参谋,并且在去年转正。

    大概是半路出家的原因,李铭博的能力比科班出身的李杰差一些,只不过,在航空特混舰队,航海参谋的工作压力不是很大,对时效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因此就算能力差一些也能胜任。

    有趣的是,在当上军官之后,李铭博就变成了滴酒不沾的好男人。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是结了婚,当上了父亲,有一大家人要养活的中年男人才能体会的危机感。

    “我去问过了,半个小时内,最后起飞的几架侦察机都将到达转向点。要继续保持打击状态,就得让其他战舰派出水上飞机。”李铭博稍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要调整的话,最好现在就安排下去。”

    白止战没吭声,举起望远镜朝几千米外那艘巍峨的战舰看了过去。

    那是经过了三次现代化改进,升格成为快速战列舰,不过隶属于本土舰队,临时配属给第一航空特混舰队的“北河”号。

    她是“龙江”号的带刀护卫,最后的防空屏障。

    之前十多年的舰队演习,特别是最近几年,早就反复的证明,在高强度战斗中,一艘火力凶猛的防空战舰,往往能够决定航母的生死存亡,甚至能够对一场海战的结果产生决定性影响。

    理想的防空战舰得有巨大的甲板,足够快的速度与很好的稳定性。

    这说的就是战列巡洋舰与快速战列舰。

    为此,在第三次现代化改进当中,“北河”号等四艘刚升格的快速战列舰,全都重点加强了防空火力。

    此外,在航空特混舰队里面,快速战列舰还是编队旗舰,准确说是指挥舰。

    按照不成文的规矩,舰队的指挥官坐镇指挥舰,而听命于海军司令部、即特混舰队的指挥官在航母上。

    “天气预报呢?”在问出来之后,白止战才放下望远镜。

    “气象侦察机还没回来,不过看天色,今晚肯定会下雨。现在是冬季,搞不好会连续下几天。”

    白止战看了眼手表,接着揉了揉额头。

    已经两点过了。

    十多年来,从基层军官,一步一步的爬上特混舰队参谋长的位置,让白止战佩服的就一个人。

    没错,就是他的死对手、老冤家,第二航空特混舰队的参谋长刘向真上校。

    虽然两人都只是参谋长,不是司令官,但是这些年的舰队演习都是他俩唱主角,其他人全是配角。

    去年,在经过了三轮鏖战后,白止战指挥的第一航空特混舰队以微弱优势获胜。

    因为是由裁判组做出的裁决,存在不可忽视的偏差,所以按祝世建的意思,演习结果没有记入两人的档案。

    今年,快半个月了,双方别说是交手,照面都没打!

    白止战手里有两艘航母,刘向真也有两艘,而且双方都扮演两支航空特混舰队,航空兵力将扩大一倍。

    这么设定,其实是在模仿假想敌。

    只是,这也意味着,先暴露的那一方,必然遭到毁灭性打击,而且很有可能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非常残酷!

    不过,这也正是以航母、航空兵为主要力量的,现代海战的一大特点。

    正是如此,白止战才格外的小心谨慎。

    毫无疑问,刘向真也是一样。

    现在的问题是,北方的寒冷气流已经南下,预计在今晚到达,阴雨天气很有可能会持续数日。

    在阴雨天交战?

    不是不行,只是会大幅度的降低作战效率。

    别的不说,因为能见度降低,在同样的范围内执行侦查搜索任务,阴雨天需要出动三倍的侦察机。

    向南转移,避开滚滚而来的积雨云层?

    可以,不过那肯定是对方梦寐以求的,因为这确实太好猜了。

    白止战就在等。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