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9日晚上,准确的说是30日凌晨,第二十一特混舰队确实遭到纽兰鱼雷艇攻击。

    只是,局面依然在可控范围之内。

    因为早有防备,也就是让配备了雷达的重巡洋舰带着驱逐舰前出,在舰队前方100千米之外展开搜索,所以当那些鱼雷艇杀到的时候,立即遭到巡洋舰与驱逐舰拦截,没一艘冲关成功。

    对付蚊子大小的鱼雷艇,高射炮就足够了。

    当然,在一线特混舰队里面的驱逐舰,全都在大战爆发之后服役,主炮就是130毫米高射炮。

    要说,重巡洋舰上加装的80毫米高射炮,以及四联装40毫米机关炮,对付鱼雷快艇的作战效率最高。

    次日上午,纽兰当局宣布在头天晚上的战斗中击沉1艘航母、3艘巡洋舰,以及数艘驱逐舰。

    其实,在当晚的战斗中,帝国海军唯一的损失,就是一艘驱逐舰上的一门主炮炸膛,导致3名炮手受重伤,其中1人在几天之后因为医治无效而亡,而这艘驱逐舰在修复了破损的舰炮之后,一直战斗到登陆舰队到达。此后跟登陆舰队的一艘驱逐舰交换,并跟随运输船队返回本土。

    这场战斗,表明纽兰海军依然不太清楚第二十一特混舰队的准确位置,只是知道大致所在的方向。

    当然,这也表明纽兰海军依然有很强的战斗力,至少士气与斗志没有问题。

    按巡洋舰分队指挥官的报告,那十几艘鱼雷艇,没有一艘在遭到拦截之后转向撤退。

    其实,大部分鱼雷艇上的纽兰官兵都认为,他们已经发现梁夏海军的航母,而且就在巡洋舰后面。

    结果就是,十几艘鱼雷艇就像扑火的飞蛾,接二连三的冲入巡洋舰与驱逐舰用炮弹编织出的火网。

    直到战斗结束,没有一艘鱼雷艇向巡洋舰开火!

    或许,鱼雷艇上的官兵觉得,只要突破了巡洋舰的拦截,就能够用搭载的重型鱼雷击沉梁夏航母。

    不然,肯定会有巡洋舰或驱逐舰受创。

    到了次日,纽兰海军的斗志有了更完美的表现。

    在30日白天,为了提高轰炸的效果,也在给纽兰海军施加压力,争取在登陆舰队杀到之前打垮纽兰海军,第二十一特混舰队向东航行200多千米,到达中转岛北面,与一直在该海域活动的“秦岭”号汇合。

    有“秦岭“号,白止战能更加方便的指挥战斗。

    当务之急,就是要逼迫纽兰舰队前来决战。

    哪怕除掉2艘小型航母,纽兰海军还有2艘快速战列舰,数十艘巡洋舰与至少两百艘驱逐舰。

    这些战舰全体出动,而且在夜间出击,能够对登陆舰队构成巨大威胁。

    战斗打了2天,纽兰海军仅出动了鱼雷艇。

    白止战不得不相信,纽兰海军在故意保存实力,准备在登陆舰队到达之后,对登陆舰队发起攻击。

    如果能够击溃,哪怕是重创登陆舰队,都有更大把握守住中转岛。

    至少,帝国海军不可能通过轰炸来占领中转岛。

    不管把中转岛炸成什么样子,到最后都得把部队派上去,才能占领中转岛,也才能将其变成攻打霍瓦依群岛的跳板。

    为了达到目的,白止战还把4艘重巡洋舰派了出去,与4艘驱逐舰组成了临时编队,提前炮击中转岛。

    没错,就是去冒充火力支援舰队。

    交手几次,纽兰海军早已摸透帝国海军的战术,会在登陆前,由火力支援舰队进行前期炮火准备。

    当然,肯定是在特混舰队夺取制海权与制空权之后。

    此外就是,前期炮火准备一般在5天左右,基本上不会少于3天。

    从时间上推算,从30日的夜间开始火力准备,那么在7月4日,也就是登陆舰队到达之后,就能够发起登陆作战。

    显然,这具有足够的欺骗性。

    结果就是,双方在当天晚上爆发了第二场海战。

    严格说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战。

    纽兰海军出动2艘重巡洋舰,掩护分成两支编队的12艘驱逐舰,从东北与东南两个方向同时对第二十一特混舰队发起冲击。

    炮战从凌晨2点一直持续到3点之后。

    虽然纽兰战舰打得非常顽强,而且2艘重巡洋舰配备了炮瞄雷达,有效的发挥出主炮的威力,但是跟对手,也就是2艘“南珠海”级快速战列舰比,不但是完全不值一提,还没什么可比性。

    要说的话,“南珠海”号与“浊海”号起到了定海神针般的作用。

    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