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晚饭的时候,白止战什么都没有说。

    一直到晚上10点左右,在收到海军司令部发来的回电之后,他才再次把主要参谋召集起来。

    傍晚,在收到联合舰队的战报时,白止战就让通信参谋给海军司令部发了一封电报。

    内容只有一条,询问陆军在巨大陆那边的情况。

    出发之前,也就是6月下旬,白止战问过巨大陆腹地战场的情况,而陆军司令部给的答复很含糊。只提到,由廉旭升指挥的地面部队已经推进到库什穆伦湖西南,攻占了一个叫做谢米奥焦尔诺耶的小城。

    这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小城镇。

    也就是说,陆军在夏季到来之前,已经推进到叶堡南面。

    当然,不是说一定能在今年占领叶堡,甚至不等于一定就要攻打叶堡。

    虽然有整整一个夏天的时间向北推进,但是更加需要考虑的,其实是要不要先向西攻打跋窟。

    要说的话,这是最大的问题。

    没人否认攻占叶堡的重要性,只是同样没人否认夺取跋窟的意义。

    那么,到底是进军叶堡,还是攻打跋窟呢?

    这是一个必须给出答案的选择题,暂时看来还是单选题。

    原因也很简单:从谢米奥焦尔诺耶往东一直到帝国本土,只有一条铁路线,而且是窄轨铁路。

    在理论上,这条铁路的最大运力,只能保证大概10个师在前线作战。

    即便算上公路,总运力最多支撑25万地面部队在前线进攻。

    如果全都是步兵,能增加到40万。

    要是以装甲兵为主,最多就25万。

    这里,还没有考虑航空兵的作战消耗,得尽量把航空兵靠后部署,并加大战略航空兵的出动规模。

    总而言之,后勤保障是个天大的麻烦。

    即便是廉旭升,拿着25万兵力,也就只能朝一个方向发起进攻,不要指望能够同时在两个方向发动进攻。

    那么,到底是北上攻打叶堡,还是向西去进攻跋窟?

    显然,这也是陆军司令部没有给出明确答复的关键所在。

    要说的话,在白止战发报询问的时候,陆军司令部或许还没做出决定,也就无法给出明确的答复。

    在此之前,白止战也不是很关心廉旭升那边的情况。

    只要他在中转岛这边打好了,让纽兰军队自顾不暇,被迫增兵中转岛,就是对廉旭升最大的帮助。

    只是现在看来,显然没这么简单。

    在怀疑斯普带着2艘小型航母去了梵炎洋之后,白止战立即想到,这或许还跟巨大陆腹地的战斗有关。

    当然,也肯定跟西大陆上的战斗有关。

    说得直接一点,在斯普重创联合舰队之后,如果骆沙军队在西线,也就是在跟迢曼帝国的战线上发动进攻,肯定能给迢曼帝国制造巨大的压力,而且最终必然会转移到梁夏帝国的身上。

    到时,即便以最理想的情况考虑,梁夏帝国也要加大在巨大陆战场的投入。

    不管怎样,只有廉旭升发起猛攻,才能够牵制骆沙军队,也才能够减轻迢曼帝国受到的威胁。

    这样一来,帝国在东望洋与梵炎洋的投入都会减少。

    关键还有,这完全打乱了帝国陆军在巨大陆战场的进攻节奏。

    由此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陆军未必能按照计划,在今年秋季打下叶堡,也未必能够攻占跋窟。

    如果两头都没占到,那么今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等到冬季到来,骆沙联邦将获得至少4个月的时间调整兵力部署,从而加强与巩固东部防线。

    这同样意味着,到了新历102年,帝国陆军依然得在巨大陆腹地鏖战。

    此外,迢曼帝国未必能坚持到新历102年。

    如果帝国海军没能按计划拿下波沙湾,并打通海运航线,那么迢曼帝国很有可能在今年冬季断油。

    如果把罗利王国也算上,问题将更加突出。

    虽然罗利王国的贡献是微乎其微,军队的战斗力更加是垃圾级别,但是凭借4000万人口与不算差的工业基础,罗利王国在环陆心海地区是数一数二的大国,有着不可替代的战略价值。

    人口众多,意味着能源消耗巨大。

    至少在战略层面上,这等于逼迫帝国海军把重点转向梵炎洋,无论如何都必须在今年拿下波沙湾,打通到陆心海的航线,至少能用船只把石油送到罗利王国,再通过陆路运往迢曼帝国。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