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想明白?”

    因为前面已经吃了一些,饥饿敢不再那么明显,所以白止战没再狼吞虎咽,恢复了平常那斯文的模样。

    不管怎样,他还是帝国驸马,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在跟小长公主结婚之后,白止战接受了专门的礼仪训练,说是今后得出入公共场合,不能丢了皇室的颜面。

    李铭博没吭声,他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保持沉默。

    “事实上,从洛福斯到斯普,全都能想到,只要解决了石油问题,我们就算一个盟友都没有,都挑战整个同盟集团。因此在战略的层面上,攻占波沙湾是我们的底线,也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李铭博点点头,不过没多说。

    白止战说的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不存在争议。

    “关键是,这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在控制了斯里兰卡与马尔代夫之后,只需要动用第十一特混舰队就能攻占波沙湾。哪怕从更长远的角度考虑,也只需要在梵罗地区攻占几处军事据点,并且安排足够的护航舰船。我们需要面对的麻烦,最多也就只是让运输船队尽可能靠近海岸线航行,并由此导致航线延长,加大了运输成本。只是从战略上看,这对我们产生的影响几乎完全可以忽略。”

    “照你这么说,纽兰海军在做无用功?”

    “难道不是吗?”

    李铭博锁紧了眉头。

    “按照目前的态势,同盟集团能够获得的最有利的结果,也就是逼迫迢曼帝国、罗利王国与忒尔共和国从协约集团退盟,或者是停止军事行动。只不过,也有可能是通过军事手段击败迢曼帝国。关键就只有一个,所做的努力对我们的影响微乎其微,远远不足以扭转整个战局。”

    “问题是,上面的人不会这么看。”

    “你觉得,首辅看不清?”

    “这……”

    白止战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到目前,一直都是刘长勋在跟我们联系,首辅始终没有给我们施加压力,哪怕有指示,都是通过海军司令部转发,表明并不希望让我们调整作战计划。”

    李铭博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不过他没有反驳。

    虽然是舰队参谋长,但是对首辅,李铭博可以说是一知半解,因此在相关的话题上,他没多少发言权。

    “至于总司令,其实也一样,他下达命令,无非是在尽到自己的职责。”

    “要真是如此,我们就得继续攻打中转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铭博明显没有多大把握。

    “要这么简单的话,还需要如此劳心费神?”

    “那该这么办?”

    “我的想法是,最好能将计就计,说是顺水推舟也没错。”

    白止战说这句话的时候,李铭博一直在挠头皮,明显没搞懂他的意思。

    “纽兰海军搞的这些小动作,无一例外的,都是要让我们结束在中转岛这边的行动,派舰队去梵炎洋与陆心海,消除或减轻霍瓦依群岛受到的威胁。看得更长远一点,是要逼迫我们进军西南东望洋,并且在此跟我们鏖战,获得完成战略动员与恢复元气,重新组建舰队的时间。”

    “那我们更加……”

    白止战压压手,打住李铭博的话,随后才说道:“我敢跟你打赌,那2艘舰队航母已经离开了陆心海,或许正在赶往望夕运河的途中。斯普指挥的破交舰队,也很有可能正在返回西南东望洋的路上。只不过,那2艘舰队航母什么时候通过望夕运河,破交舰队什么时候返回西南东望洋,还得看我们这边。”

    “在我们做出调整之后?”

    白止战点点头,说道:“只有在获得确凿消息,知道我们放弃攻打中转岛,至少是撤走特混舰队之后,纽兰海军才会采取下一步行动。如果我没有猜错,斯普会带舰队返回霍瓦依群岛,并且袭击我们的登陆舰队。”

    “要那样的话,我们就得尽快结束在中转岛的战斗,必要的时候,甚至得考虑把陆战队撤走。”

    “这么做,就太露骨了。”

    “可……”

    “别忘了,我们有4艘小型航母。”

    “那也不是纽兰舰队的对手,所以我们更……”

    “除猜测之外,我们凭什么断定纽兰舰队就会奔袭中转岛呢?不要告诉我,凭猜测就放弃具有战略意义的进攻行动。”

    李铭博愣了下,明显被吓了一跳。

    “再说了,我们做了这么多努力,陆战队已经成功登陆,难道因为担心遭到偷袭就前功尽弃?不管怎么看,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反到应该做最后努力,争取赶在纽兰海军回师之前打下中转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