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梵炎洋,“黄蜂”号。

    清晨,天色还没有完全放亮,斯普就来到司令舰桥。

    就像往常,他会先翻看了昨晚的航行日志,以及收到的电报,然后在吃早饭的时候听取简报。

    通常,田实会在做完简报后去军官餐厅吃早饭,然后回住舱睡觉。

    虽然在个人身份上,田实依然是狭夷军人,但是在西南梵炎洋海战后,他正式成为纽兰海军准将。

    简单的说,他现在拥有双重国籍。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专门向斯普汇报,至于昨晚收到的几份战报,跟前几天也没多大的差别。

    要说的话,在这次行动当中,斯普的才能得到了最为全面的展现。

    在一个多月前,也就是在“黄蜂”号上见到匆匆赶来的斯普,得知斯普准备要做的事情之后,田实差点被吓傻。

    用田实的话说,只有最疯狂的人,才能想出如此疯狂的战术!

    也可以说成是大胆。

    当时,田实觉得斯普在逃避,甚至是自暴自弃,有那么点破罐子破摔,完全不顾后果的意味。

    受此影响,田实的情绪一度变得非常低落。

    直到与协约集团联合舰队的那场战斗。

    在兵力差不多,而且遭遇时间比预计的提前了4个小时的情况下,斯普竟然能够控制住战局。

    准确的说,是对战局发展做出准确的判断。

    当时,如果换成其他人,哪怕是田实,肯定会立即下令转向撤退,主动跟联合舰队脱离接触。

    道理非常简单,联合舰队有3艘火力凶猛的快速战列舰,而斯普手上只有2艘。

    只要局面失控,那么躲在2艘“北卡”级后面的2艘小型航母就会被发现,然后遭到无情的炮击。

    显然,如果当时撤退了,肯定没有后面的胜利。

    哪怕打到最后,没有击沉3艘快速战列舰,取得的胜利都具有无与伦比的价值。

    不说别的,如果联合舰队没有被击溃,仍然以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为基地,在孟加拉湾活动,由斯普指挥的第31特混舰队就肯定得留在东梵炎洋,绝对不会去北梵炎洋袭击运输船队。

    果真如此,就肯定无法打开局面。

    当然,没有击沉3艘快速战列舰,确实是一个遗憾。

    只是,能把联合舰队引过来,而且断定联合舰队的指挥官缺乏经验与胆量,再设下圈套重创联合舰队,并且在局面超出预料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从容不迫的指挥战斗,还最终取得胜利。

    只是这种能力,就让田实万分的佩服。

    当然,这只是开始。

    此后,斯普向尼兹提出建议,让哈尔指挥2艘修复了的舰队航母,并且设法在陆心海那边做点文章的时候,田实就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这不仅仅是指挥能力,而是卓越的战略眼光。

    在根本上,梵炎洋上的行动,只是不成气候的小打小闹。

    要想搞出点名堂来,就得在陆心海那边想办法。

    这里,最为清楚的体现出了斯普对战场局势的判断能力。

    关键就是,他的提议肯定符合布兰皇家海军的胃口,可以说正中下怀,必然能够获得布兰皇家海军的全力配合。

    至于具体行动,就再简单不过了。

    当然,斯普同样没让第31特混舰队闲着。

    在哈尔带着第41特混舰队去陆心海,支持与协助布兰皇家海军反攻马尔他的时候,他也带着第31特混舰队在梵炎洋大杀四方。

    在安排破交行动的时候,斯普策划与指挥航空作战的能力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不过,这主要是客气话,因为大部分时候,斯普只是确定大致的方向,比如舰队的活动范围,而战术层面上的工作,基本上都由田实负责,比如安排舰载机搜寻与攻击梁夏帝国的运输船队。

    关键就是,尽量保持航空兵的战斗力,也就是减少作战损失。

    要说,就是后勤保障跟不上。

    别看东边就是奥洲大陆,可是受到基础设施的限制,纽兰海军一直没有在奥洲的西海岸地区部署太多兵力,也没办法部署太多的军队,因此就很难向在梵炎洋上活动的舰队提供支持与保障。

    即便补充损失的舰载机,都非常麻烦。

    为此,也就得尽可能的动用护航战舰,特别是数量众多的驱逐舰。

    至于燃油,反到不是大问题。

    在到达奥洲后,斯普就征用了4艘快速油轮与6艘普通油轮,让4艘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