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贺永兴与刘长勋出去,祝世建拍了拍单人沙发的扶手,又指了下旁边的椅子,让白止战与刘向真坐过去。

    祝世建当了二十多年的校长,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而最让他得意的,就是这两个。

    此外,白止战与刘向真还是祝世建的收山弟子,因为在他俩毕业的那一年,祝世建成为了帝国海军总司令。

    祝世建也由此成为继帝国海军缔造者、海鲲公刘振堂之后第一个,担任过海军学院校长的总司令。

    “校长,时间晚了,您就早点休息吧。”刘向真的情绪有点起伏不定。

    “还不晚,也不急在这一时。”等白止战坐过来,祝世建才接着说道:“我向首辅递交了辞呈,已经获得了批准。新任总司令的就职典礼原本安排在今天进行,只是太赶了,改到了明天。这是我最后一次以总司令的身份跟你们谈话,所以不管有什么要求,提出来,让我发挥点余热。”

    “校长……”

    祝世建看了眼情绪失控的刘向真,才把目光转向白止战。

    “已经确定了?”

    其实,白止战心里也是翻江倒海,只是忍着没表现出来。

    如果要问,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从祝世建这里学到了什么,除坚韧不拔之外,也就是情绪管理。不管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也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面对什么人,不要把内心想法表露出来。

    这不是玩心机,而是成大事必须有的城府。

    如果祝世建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别人一眼就能够看穿他的心思,恐怕早被人从海军总司令的宝座上赶下来了。

    “既然已无路,何必再回首!”说出这句话后,祝世建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白止战没吭声,只是埋下了脑袋。

    二十年前,在做出推进改革的决定后,祝世建随口说出了这句话。哪想到,竟然成为了名言。

    过了一阵,白止战抬起头来,才发现祝世建已经闭上了眼睛,发出轻微的鼾声,像是睡着了。刘向真把毛毯盖在了祝世建的身上,朝白止战比划了一番,才起身轻手轻脚的朝门口走去。

    出来之后,白止战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校长老了。”

    “是啊,而且仍然不太放心。”刘向真露出了一丝苦笑神情。“你也刚到吧,要不找个地方喝两杯?”

    “这里是帝都。”

    刘向真愣了愣,随后挠了挠头皮。

    别看他是刘家的人,论才能还是同辈当中的第一号,可是他在家族里的地位并不高,甚至不如刘向斌。

    没啥好奇怪的,大家族讲究嫡庶有别,而刘向真是庶出之后。

    其实,低微的出身,也是刘向真努力向上的原动力。

    用他的话来说,大家族的庶子如果不努力,就会处处受冷落、挨欺负,永远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

    “不过嘛,你想喝几杯,我就舍命陪君子。”

    “你知道去哪方便?”

    “当然不知道,不过李云翔肯定知道。”

    听白止战这么一说,刘向真笑了起来。李云翔是帝都人,而且在帝都安家,每年都要回来住一段时间。

    两人没再啰嗦,去会议中心把李云翔叫了出来。

    其实,李云翔早就不耐烦了。

    听说要去喝酒,他二话没说就去打了电话,让宾馆派一辆车过来。

    十五分钟之后,三人从后门溜了出去,坐上宾馆派来的轿车。又过了半个小时,才来到市区。

    去的是一家专门面向军官的酒吧,不过主要是陆军军官。

    没啥好奇怪的,李云翔原本就是陆军航空兵的军官,因此在他的朋友当中,有一大半是陆军军官。

    酒吧不是很大,不过很热闹。

    进去之后,白止战就意识到,陆军同样在行动,因为很多军官是外地口音,并非帝都的驻军。

    只听口音的话,大部分来自东北防区,冰风暴半岛那边。

    这几年里,冰风暴半岛是陆军的头号热点地区。

    花了一些功夫,李云翔才去弄到一张桌子。

    “来几瓶白的?”李云翔没等白止战与刘向真回答,就朝酒保打了一个响指。“一瓶六十度的二锅头,要三个……”

    “我要啤酒。”

    “我也要啤酒!”

    刘向真的反应很快,白止战也马上警醒了过来。

    这里是陆军军官云集的酒吧,陆军没有喝红酒的传统与习惯,以白酒为主,最多能容忍啤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