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翔介绍后,白止战马上想了起来。

    陆军少将是廉旭升,少校则是王开元。白止战认识的不是廉旭升,而是王开元。二十年前的帝都车站,在骚乱发生之后摸上列车的陆军士官就是王开元,而率领禁卫军前来镇压的是廉旭升。

    只是,真相并不是如此。

    那次动乱,其实是陆军情报机构在抓捕一个化名为“川道”的狭夷皇国的间谍。

    “抓到那个家伙了?”

    “是娘们。”

    刘向真愣了下,随即就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那娘们用美色引诱了几名军官,妄图搞政变,结果其中一个是我们的人,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事发的时候,她女扮男装,就混在人群里面。大概是见到局面不妙,偷偷的溜上了车。只不过,我们是早有准备。”

    说完,廉旭升朝王开元看了过去。

    王开元笑了笑,没接话。

    虽然在介绍的时候,廉旭升说他的是禁卫军的军官,但是白止战他们知道,这个王开元肯定是陆军的情报人员。别忘了,陆军的情报机构都隶属禁卫军或者在禁卫军名下,平时打的是禁卫军的招牌。

    “你们怎么回来了?”见到气氛有点尴尬,李云翔赶紧岔开话题。

    “小李子,你别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廉旭升打量李云翔一番,才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往年的这个时候,你还在海上,参加什么舰队演习吧?难道说,因为想媳妇,就飞了回来?”

    李云翔翻了下白眼,一副跟廉旭升无话可说的样子。

    不过看得出来,两人的私交确实不错,要不然廉旭升也不会用“小李子”这类绰号来称呼李云翔。

    “舰队演习已经取消了。”

    在刘向真说出这句话后,廉旭升朝他看了过去。

    这时,王开元招手叫来酒保,低声吩咐了一番。

    刘向真还想说什么,李云翔朝他摇了摇头,示意这里是大厅,到处都是人,别忘了保密条例。

    没过多久,酒保就赶了回来。

    “有雅间空出来了。”

    情报局的就不一样,李云翔开始说尽好话都没要到雅间,而王开元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弄到了。

    转移地点之后,廉旭升要了一瓶二锅头与一瓶产自洛克共和国的白葡萄酒。

    关起门来,说话更方便。

    几巡下来,在大家熟悉之后,主要是相互告知涉密级别,话题也就扯开了。

    跟白止战他们一样,廉旭升也是突然收到命令,火速回到了帝都,而且也跟当前的紧张局势有关。

    不同的是,廉旭升那边已经有明确的命令。

    明天一早,他就要赶往东北防区。

    按照他的说法,他得赶在禁卫军司令官司徒旌德的前面,把部队调动起来,为大战做好准备。

    这句话透露的信息,实在是太过惊人。

    禁卫军都要开赴前线了!

    虽然在大战结束后,准确说是先皇驾崩后,帝国当局以停战为名,把禁卫军裁减了三分之二,随后还对禁卫军的职责范围做了严格的限制,但是没人能否认,禁卫军依然是帝国陆军战斗力最强悍的部队。

    裁减与限制禁卫军,只是因为在大战期间,禁卫军几乎变成了皇室的私人卫队。

    原因无二,现在的圣上,当时的太子,在禁卫军服役十多年,扶持与栽培了一大帮亲信手下。

    二十年前,大战刚刚结束的那个时候,哪怕停战条约已生效,也需要防止节外生枝。

    只是,禁卫军再差,也是禁卫军。

    在经过了几次改革之后,禁卫军基本上恢复了本来面貌,成了帝国陆军的精锐,百战百胜的雄师。因为长期驻扎在后方,特别是帝都,负责帝都的安全,所以禁卫军还是帝国的战略预备队。

    按照法律,不需要论议两院批准,帝国内阁首辅能调动的只有禁卫军。

    没有两院授权,哪怕拿到了诏命,擅自调动陆军与海军,也是违宪的重罪,肯定会遭到弹劾。

    此外,禁卫军在名义上归属皇室所由,听从帝国皇帝的指挥。

    这个司徒旌德,就是当今圣上的亲信。

    二十年前,由他指挥的禁卫第一骑兵师在西线作战,当时还是皇太子的圣上就在该部队所属的禁卫骑兵军服务。

    也正是得到圣上的绝对信任,司徒旌德才坐上了禁卫军司令官的位置。

    当然,司徒旌德还是廉旭升的老上司。

    从这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