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首辅官邸,中午12点。

    吃了午饭之后,周涌涛回到书房。

    在上午的时候,收到由施授良从联合司令部发来的消息,针对伊拉克的军事部署已全部到位。

    言外之意,只差来自首辅的命令。

    在周涌涛看来,还欠缺一个必要条件。

    虽然没参与总参谋部组织的兵棋推演,甚至没有过问军事方面的事情,但是做为曾经的帝国海军元帅,周涌涛非常清楚当前局面,知道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帝国军队最需要担心的是什么。

    没错,就是两线作战。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让白华敏以特使身份,连夜搭乘由军情局安排的专机,前往多哈跟波伊国的特使秘密会晤。

    虽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相对于梁夏帝国,波伊国上下更敌视巴格达政权,或者说觉得来自巴格达的威胁更大,毕竟梁夏当局的行为,还能用常理推测,而一个军事独裁者的行为根本没有办法预测,但是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也就是纽兰共和国对波伊国当局的影响。

    在根本上,打了八年的两伊战争,就是迢曼帝国与纽兰共和国联手导演的一场以获取地区话语权为目的的闹剧。

    其中关键,外界不清楚,而帝国首辅不可能不知道。

    虽然在那之前,梁夏帝国输掉了波伊战争,但是靠后来推行的“护城河”行动,依然是波沙湾地区的头号霸主。

    最有说服力的就是,在波沙湾南岸国家支持下,全球石油贸易依然用金元结算。

    梁夏帝国的金元凭借跟石油挂钩,在全球贸易结算当中的占比高达百分之六十,远远超过了迢曼帝国的金马克与纽兰共和国的新纽币,而梁夏帝国凭借金元,牢牢掌握着国际金融霸权。

    根据国际机构估算,梁夏帝国凭借铸币权,每年在金融领域获得的隐形利益超过一万亿金元。

    正是依靠“铸币”收入,梁夏帝国才能坐稳全球头号霸主的宝座。

    努力抗争了十多年,终于取得了独立地位的波伊国,因为自身的实力太差,根本不可能挑战梁夏帝国。

    在这场持续了10多年的战争中,为了赶走忒尔军队与梁夏军队,波伊国付出了600万人死伤的惨重代价。只是在战争的后6年,梁夏军队发起的高强度战略轰炸就导致300余万军民伤亡。

    至于财产损失,则完全无法估算。

    这些代价,可不是一般的大!

    此外,梁夏帝国在最后主动撤军,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保住霸权,或者说是在止损。

    总而言之,等梁夏帝国缓过气来,也就是在周涌涛上台之前,波沙湾依然牢牢的掌握在帝国手里。

    面对这种情况,迢曼帝国与纽兰共和国几乎是别无选择。

    说得直接一点,只要给梁夏帝国几年,最多十来年,在重新振作起来之后,就能挟第二轮军事变革的强风,重新主宰位于东西方之间,被称之为“文明十字路口”的新月地区,巩固全球头号霸主的地位。

    也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迢曼帝国与纽兰共和国联手策划了两伊战争。

    在这场耗时八年的战争当中,由迢曼帝国直接支持的伊拉克,跟得到了纽兰共和国协助的波伊国,可以说杀得难分难解。

    最后,获益的却不是两个交战国。

    在双方签署停火协议的时候,伊拉克国民经济一片凋敝,基层民众对巴格达政权的不满达到顶峰。

    波伊国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没错,获益的就是迢曼帝国与纽兰共和国。

    在八年里,迢曼帝国与西陆集团向伊拉克出售了价值770亿金马克的军火,占到同期军火出口总额的七成。波伊国是纽兰军火企业的头号买家,进口总额超过300亿纽币,几乎占到纽兰出口军火的六成。

    靠出口军火赚到的超额利润,迢曼帝国才勉强跟上第二次军事变革的潮流,纽兰共和国则获得了跟梁夏帝国较量的资本。

    相比之下,梁夏帝国在这几年的军火出口规模不但没有扩大,反而缩小了一些。

    不过,军火贸易还不算关键。

    经过这场战争,伊拉克更加依赖迢曼帝国,波伊国也全面倒向纽兰共和国。

    通过一场持续八年,死伤数百万军民,让上千万无辜平民流离失所的战争,两个超级霸权终于实现了重返波沙湾的夙愿。

    靠两个代言国,迢曼帝国与纽兰共和国至少能够对波沙湾的局势产生影响。

    这也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根源。

    要往根本上扯,其实是梁夏帝国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