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坚决反对跟梁夏帝国对着干,按照高野的意思,哪怕谈不上重修秦晋之好,狭夷皇国也应该保持中立,但是高野没办法影响上面的决策者,也改变不了身为狭夷海军上将与常驻舰队司令的命运。

    三年之前,退出“华城条约”与“伦泰条约”之后,高野就奉命,着手拟定针对梁夏海军的作战计划。

    当时,狭夷海军军令部,也就是海军司令部给予高野足够的授权,只不过也给高野出了一道难题。

    以击败梁夏海军为首要目的。

    这不是在赶鸭子上架吗?

    要有得选,高野保不准会辞掉常驻舰队司令的职务。

    可惜,他没选择的权利。

    折腾了几个月,在否决了十几个草案之后,高野回到老路上,准确说是选择了最先提出来的预案。

    偷袭!

    没错,就是用一次精心准备与大胆实施的偷袭行动,力争在开战之后,一举歼灭梁夏海军的主力,至少得重创梁夏海军,以此确保在接下来的一年到两年内,能掌握西东望洋的制海权。

    在高野痛陈厉害后,军令部也对作战预案做了调整,降低了目标。

    其实,为了逼迫军令部妥协,高野非常明确的提出,因为无法履行司令官职责,所以他只能辞职谢罪。

    按照修订后的预案,不再把歼灭梁夏海军当成目的,而是以重创梁夏海军,在战争初期夺得制海权为目的。

    随后,高野按照新要求进行修订,在当年年底提交了第一个版本的作战计划书。

    可惜好景不长。

    几个月后,在帝国新历97年的舰队演习当中,梁夏海军针对可能遭到的偷袭,做了专门的对抗演练。虽然在演习中没有强调假想敌是谁,但是鬼都能想到,能够偷袭梁夏海军的只有狭夷海军。

    结果就是,军令部勒令高野重新拟定作战预案。

    这简直就是要人命!

    折腾了几个月,高野重新提交了预案,不过核心依然是偷袭,只是增加了包括战略欺骗在内的众多新内容。

    简单的说,就是通过战略欺骗等手段,提高偷袭的成功概率。

    不搞偷袭?

    那就不用玩了。

    也正是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狭夷皇国积极的开展外交活动,包括通过洛克共和国向迢曼帝国发出希望和解的信号,宣扬与纽兰联邦、布兰王国在殖民地与贸易上的矛盾,扩大与梁夏帝国的贸易往来等。

    不说别的,狭夷皇国进口的粮食,有四成来自梁夏帝国。

    这些举措,无一例外的都是为了欺骗梁夏帝国,让梁夏帝国不再把狭夷皇国当敌人。

    此外,高野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

    在放松了对狭夷皇国的警惕之后,梁夏海军会把重点转向梵炎洋,确保去波沙湾的航线畅通无阻。

    原因非常简单:在与战争潜力有关的战略资源当中,梁夏帝国唯一欠缺的就是石油。

    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因为欠缺被称为“工业之血”与“战争燃料”的石油,在进入到无畏舰时代之后,梁夏海军才有所收敛,逐步放弃了不那么现实的两强标准,也由此丧失了全球海军的桂冠。

    有了波沙湾的石油,梁夏帝国将无往不胜!

    此后,高野的这个推测逐步得到证实。

    不说别的,梁夏海军的三支航空特混舰队,只有一支部署在本土舰队的桅樯港,另外两支都驻扎在南方舰队的军港里面。

    三个月前,在收到情报之后,高野就断定,梁夏海军会在开战之后进军梵炎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跟高野的推测监视是如出一辙。

    比如,在十一月的时候,梁夏海军就以舰队演习的名义,把驻守围桅樯港的第一航空特混舰队派去了炎海。可是拖到十二月一号,舰队演习才开始。在往年,舰队演习一般是在十一月上旬发枪。

    还有,第三航空特混舰队的两艘母舰在舰队演习开始之前去了刺州造船厂。

    干嘛?

    进行服役之后的首次维修。

    这难道是巧合?

    再说,那两艘母舰分别由浦州海军造船厂与刺州海军造船厂建造,按理说应该分别由两家造船厂维护。虽然刺州造船厂有闲置干船坞,但是按照梁夏海军的传统,这么安排肯定不合理。

    或许,只是因为刺州造船厂更近,两艘航母在完成维修之后能够迅速返回。

    这些迹象,无一例外的表明,梁夏海军在为战争做准备!

    到十二月中旬,向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