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中队16架战斗机,分成了四个编队,每个编队里各有两个双机编队。

    在传统的空战战术当中,双机编队是标准阵容。

    只是,在波伊战争期间,帝国空军发现双机编队存在很多的缺陷,率先对空战战术进行调整。

    当时出现的几种编队方式中,最有名的是三机编队,一架长机带两架僚机。

    按照帝国空军做的统计,在波伊战争中取得的战果,有六成属于三机编队,而传统的双击编队仅占了不到两成。

    关键还有,三机编队在空战中的损失率不到双机编队的一半。

    三机编队在波伊战争中大行其道,跟主要使用机关炮的传统空战模式不无关系,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

    要说的话,在上次大战期间,三机编队战术就得到了较为广泛的应用。

    这从一个方面说明,空战战术由技术决定!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特别是在波伊战争期间很不成熟的中程空空导弹,已经具备了足够好的性能与可靠性,对空战产生了极为巨大的影响。帝国空军也根据这个变化,再次调整了空战战术。

    双机编队仍然是空战的基础单位,不过在此之上增加了编队协作。

    通常情况,由两个双机编队组成一个战术单位。

    如果战场局势较为复杂,比如对手拥有足够先进的技术装备,还需要两个战术单位协同作战。

    这也是空军把中队规模设定为8架的主要原因。

    只是现在,对手算不上强大。

    另外一个“战-11B”战术单位在东边巡逻,靠近波沙湾,负责盯住部署在巴士拉那边的敌机。

    这么安排,其实是在照顾李天凌。

    不要忘了,李天凌之前架机返回哈立德国王军事城,耽搁了不少时间,因此由他指挥的战术单位留在西边。

    “战-10B”中队也分成2个战术战术单位,不过都在中低空飞行,而且位置要稍微靠前一点。

    这么部署,跟“战-10B”的性能,或者说缺陷有关。

    做为制空为主的中型战斗机,“战-10”在设计阶段,严格采用当时才提出来的能量机动理论。在依靠高性能发动机获得足够高的推重比的情况之下,尽可能的提高敏捷性,即增强水平机动性能。

    至于其他性能,空军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

    “战-10”本身就是“战-11”的备胎,是低端产品,而且价格也非常便宜,没理由提出太多要求。

    结果就是,“战-10”成为帝国空军第一种采用鸭式布局加三角翼的战斗机,并且凭此获得了极为优异的敏捷性。

    要说的话,盘旋性能在第三代战斗机当中无出其右。

    此外,在获得大推力发动机,也就是“战-10B”上,之前不太突出的垂直机动性能也大幅度提高。

    不过,问题也同样突出。

    首先就是内油系数偏低,作战半径短,因此在多数时候,需要携带3具副油箱,以获得足够的航程与滞空时间。

    由此导致的最为直接的问题,就是副油箱与弹药的冲突。

    三角翼的最大问题,就是没办法设置太多的重载点,翼下挂载点数量相对偏少。

    更加要命的是,“战-10”为了获得更快的速度,机翼相对厚度仅3%。

    结果就是,因为机翼的结构强度不够,所以没办法设置翼尖挂点。

    一架最大起飞重量超过了22吨的中型战斗机,竟然只有9个外挂点,而且位于进气道唇部两侧的是设备挂点,只能挂载质量在150千克以内的导航吊舱与指示吊舱,无法用来挂武器弹药。

    也就是说,“战-10B”只有7个武器挂点。

    通常,机腹与机翼内侧的三个挂点用来挂载副油箱,机翼外侧的挂点用来挂载质量小的格斗导弹。

    如此一来,也就只有机翼中间的挂点能够用来挂载中程空空导弹。

    虽然在B型上,采用了复合挂架,理论上一个挂点最多能够挂在3枚导弹,但是实际使用的时候,考虑到进行机动时产生的巨大过载,最多挂2枚导弹,而且很多飞行员并不喜欢复合挂架对飞行包线的限制。

    此外,还跟雷达与电子设备有关。

    要说的话,就是因为挂载能力不够强,而且空军也从来没有把“战-10”当夺取制空权的主力战斗机看待,对其最高的要求,也就是能跟敌机格斗,因此在电子设备上显得非常的保守。

    “战-10B”至今都没有使用“KK-12A”的能力!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