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前线,刘尊山没再跟丁镇南呆在一起,而是去了自己的营长座车,一辆增配了几部电台的指挥型坦克。

    要说的话,陆战队这次也是出了血本。

    迄今为止,陆战队就只有2个装甲营完成换装工作,用“ZT-99AL”主战坦克,替换下已经服役了30多年的“ZTT-69BL”中型坦克,陆战队也由此首次拥有了跟陆军主力部队同等的技术装备。

    过去的几十年,陆战队一直都被当成“养子”对待,主要技术装备要比陆军差一代。

    其实,在成为独立兵种之前,除了两栖战车与水陆坦克这类专用装备之外,陆战队的主战装备几乎都是从陆军那里拣来的二手货。

    即便到了现在,也没有多大改变。

    “ZT-99”系列主战坦克的产量已经超过了7000辆,已发展到第二代,仅“ZT-99B”的装备数量就超过了2000台,在陆军主力部队早已取代“ZT-80”系列主战坦克,成为了一线部队的顶梁柱。

    结果,陆战队是在去年才获得采购权,至今的装备数量还不到100辆。

    要说的话,陆战队的地位还不如盟国陆军。

    在此之前,已经向几个主要盟国出口了大约1000辆“ZT-99AG”,其中至少有400辆是陆军的二手货。

    其实,陆战队接手的第一批“ZT-99AL”也是陆军淘汰下来的二手货,只是按陆战队的要求做了改进。

    最主要的改造,就是换上最新式的52倍径125毫米坦克炮。

    至于电子设备,特别是至关重要的红外成像夜视仪,受经费限制,仍然是老款,并没有换成“ZT-99B”的新款。

    不过,换炮是最关键的改进项目。

    跟率先装备“ZT-80DG”的48倍径125毫米滑膛坦克炮比,为“ZT-99”研制,却没有能够赶上进度,在“ZT-99B”才正式列装的52倍径125毫米滑膛坦克炮,最大的变化,并不是身管更长,而是采用了整装炮弹,因此能够使用长径比更大,也就是威力更大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

    按照帝国陆军做的测试,用配套研制的新式尾翼稳定穿甲弹,在2000米上的等效穿甲深度高达600毫米。之前为48倍径125毫米坦克炮研制的,性能最好的分装穿甲弹的等效穿深也就500毫米。

    性能提高20%,可以说是非常惊人了。

    不过,这还不是最好的。

    已经完成研制,即将开始量产的第二代穿甲弹,理论穿甲深度为750毫米,而第三代穿甲弹的设计指标更高达850毫米。

    其实,就算是第一代穿甲弹,都能打穿现役所有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

    靠这门坦克炮,陆战队首次拥有了跟陆军相当的反装甲力量!

    在此之前,除了反坦克导弹,陆战队拥有的最犀利的反坦克武器,是“ZTT-69BL”的那门105毫米线膛跑。

    在某种意义上,“ZT-99AL”也是刘尊山最大的底气。

    去年的“西进149”联合演习中,另外一个装备“ZT-99A”的装甲营,在竞赛部分拿到全军最好成绩,其中火力部分的得分碾压了所有陆军装甲营,表现非常的抢眼,可以说给陆战队大大长脸。

    此外,在演习期间进行的火力测试中,一辆“ZT-99AL”打出的穿甲弹竟然在打穿了充当靶标的“ZT-55”的炮塔前后装甲之后,钻进后方的沙墙,而最终测试出来的穿透深度超过了2米。

    要把坦克炮的威力发挥出来,需要同样先进的观瞄设备。

    相对以往所有主战坦克,“ZT-99”的最大变化,其实是在观瞄系统上,或者说是发展坦克的思路。

    在上次大战结束后,特别是波伊战争结束之前,帝国陆军的主导军事思想,依然是为全球大战做准备。因此在对待主战装备的态度上,帝国陆军一直坚持以数量为重,质量差一点都无所谓。

    结果就是,从“ZT-55”到“ZT-80”,在设计的时候都是力求简单。

    当然,也不能说这样的思路有错。

    在上次大战中,特别是在前三年,坦克的平均服役寿命不到半年,巨大的战争损耗让任何先进技术都变得十分苍白。

    到了战争后期,就连一向注重技术的迢曼帝国,都放下工匠精神,开始抓产量。

    此外,技术带来的变化,没有大到足够改变战场平衡的程度。

    波伊战争结束,也就是战后的第二次军事革命开始之后,这种靠数量取胜的发展思路受到了挑战。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