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之上。

    这些“ZT-99AG”当中,有大约三分之一装备第22装甲师。

    廉明阳早就听基地官兵提到,在上个月的时候,帝国驻军就向第22装甲师提供了一批制式弹药,而且主要就是坦克用的穿甲弹。

    因为跟帝国陆军的“ZT-99A”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第22装甲师的“ZT-99AG”能使用帝国陆军的穿甲弹。

    要说的话,这也是在消库存。

    原因就是,帝国陆军已经开始采购“ZT-99B”。这种改进型主战坦克配备的是采用整装炮弹的新式坦克炮,因此为“ZT-99A”采购的分装炮弹根本就用不上,也就肯定要想办法处理掉。

    帝国陆军已经委托生产厂家,把一部分“ZT-99A”改造成出口型,然后以二手货的方式出口。

    按之前的计划,即便是没卖掉的,也会在几年之内封存。

    当然,以现在的情况看,封存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

    现在,这些配备了新式穿甲弹的“ZT-99AG”正朝西骆沙陆军的装甲集群冲去。

    “头!”

    廉明阳点点头,表示已经看到了。

    虽然在几千米之外,但是坦克炮开火时的炮口闪光依然清晰可见。

    在距离西骆沙装甲集群还有差不多3000米的时候,那些“ZT-99A”就开火了,而且从炮口闪光的数量看,冲在第一线的主战坦克就在30辆左右,而这差不多就是一个装甲营的数量。

    只是,这个距离也太远了吧!

    “……11、12、13……”

    “打中了多少?”

    “14或者15辆。”

    在姜尚贵回答之后,廉明阳才微微点点头。

    不到50%的命中率,看上去不是很高,实际却非常不错。

    距离超过3000米,而且那些“ZT-99AG”在开火的时候没有停下,西骆沙陆军的那些坦克同样在运动。

    实战当中,动对动接近50%的命中率,已经很高了!

    其实,敌人的反映更能说明问题。

    在遭到突然打击后,那些T-80U没有立即开火还击,哪怕拥有理论射程达到了5000米的炮射反坦克导弹。

    显然,敌人的坦克手对这种导弹没有多大信心。

    敌人的第一反应是释放烟幕!

    也就几秒钟的事情,几十辆坦克与步兵战车步全都抛出了烟幕弹。

    关键,大部分坦克都在倒车,也就是躲进烟幕里面,借助烟幕的掩护进行机动,寻求有利的反击机会。

    这是基础,或者说很常见的战术。

    虽然廉明阳不是坦克兵,但是做为专门打坦克的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必须对坦克战术了如指掌。

    这个时候,T-80U的机动性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对面的“ZT-99AG”没有落于下风。

    要说的话,先进的电子设备,特别是观瞄设备,部分弥补了机动性不足的问题,1200马力柴油机的加速性能确实稍微差了一些。

    在开火的时候,“ZT-99AG”并没停下,甚至没减速,时速高达每小时30千米。

    十多秒钟之后,这些“ZT-99AG”就再次开火,只不过瞄准的是那些离得更远,还没有来得及释放烟幕的步兵战车。

    随后,冲在前面的“ZT-99AG”开始向西运动,跟在后面的步兵战车仍然在向西南方向前进。

    这也是典型的装甲战术。

    烟幕无法一直存在下去,最多也就维持几分钟,而那些退回去的T-80U肯定会从别的方向冲出来。

    让步兵战车在正面,而且是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用反坦克导弹压制对手,就能够让坦克从侧面包抄。

    必须承认,第22装甲师确实是东骆沙陆军的精锐部队。

    当然,这跟常年与帝国陆军进行对抗训练有关。

    至于这套战术,其实是从帝国陆军那里学来的,关键就一点,西骆沙陆军的那些坦克在远距离交战的时候,命中率都不太高,因此得尽量控制交战距离,避免太早进入到2000米以内。

    至于弹药消耗,反到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然,需要担心的,就是敌人的炮射导弹。

    不过,对于“ZT-99AG”来说,问题不太大,即“ZT-99AG”的炮塔与车体正面装甲的防护强度都相当于1000毫米均质装甲,而配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