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还比不上重机枪。

    此外还有,大口径机枪的备弹量更少,火力持续性远不如重机枪,后勤保障的负担要大得多。

    在波伊战争中,帝国陆军的坦克兵就喜欢在炮塔顶部加装一挺重机枪,专门用来对付神出鬼没的步兵。

    为了提高对步兵的压制能力,部分坦克手甚至选择了加特林转管机枪。

    正是如此,ZT-99B在正常情况下能装载2万发8毫米枪弹,再携带4根备用枪管。只是在实战当中,坦克手一般会充分利用车体里面的空间,多带上一些枪弹,甚至会带上几支突击步枪。

    根据波伊战争,在复杂环境作战,对坦克威胁最大的其实是步兵!

    只要能够靠近坦克,一枚手榴弹就能摧毁坦克。

    做好准备之后,毋奇铁才回到炮长位置上。

    “先别急!”

    毋奇铁准备装填炮弹的时候,司徒麟提醒了他。

    外面,西骆沙的步兵已经爬到了离脊线不到1000米的地方,也没再继续前进,全都就地隐藏了起来。

    不出所料,他们在架设反坦克导弹发射器。

    等到这些步兵做好准备,西骆沙的装甲部队就会冲上来,引ZT-99B现身,为反坦克小组创造开火的机会。

    1000米,对反坦克导弹来说已经很近了。

    显然,敌人吸取了经验教训,而且发现只有重型反坦克导弹才能够打穿ZT-99B的正面装甲。

    可惜的是,敌人显然没有搞明白,ZT-99B的红外成像夜视仪不但能发现坦克,也能够发现步兵。

    只要夜空晴朗,对人员的观察距离超过了1500米。

    因为不太了解ZT-99B,所以西骆沙装甲部队的指挥官觉得,能够让反坦克小组悄悄的埋伏下来。

    “各单位注意,都尽量保持隐蔽。”

    说完这话,司徒麟拿起放在旁边架子上的突击步枪,迅速检查了一遍。

    真打起来,能钻出炮塔,对付逼近的步兵,就只有车长,因为在3名成员当中,驾驶员与炮长都分身乏术。

    “头,你觉得我们能够坚持到天亮吗?”汤学兵突然毫无由头的问了一句。

    这下,气氛顿时变味了。

    毋奇铁没有问,也没有回头,只是抖腿的频率明显快了许多。

    在感到紧张的时候,他会情不自禁的抖腿。

    要说的话,在他们3个当中,毋奇铁算是最正常的一个。他没什么坏习惯,而且非常的保守。

    就司徒麟所知,毋奇铁至今都是处男。

    活了快27年,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

    “这个还真说不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啥?”

    司徒麟笑了笑,才说道:“等到战争结束,东西骆沙肯定是阴盛阳衰,到时候会有很多妹子等我们去挑选。”

    “要可以的话,我想选5个。”毋奇铁突然冒了一句出来。

    这家伙突然就来了一句,把司徒麟都吓了一跳。

    在鬼门关外面走了几圈,随时有可能阵亡殉国,即便是毋奇铁这种保守内向的男人,现在也都放开了。

    司徒麟能体会毋奇铁的心情。

    要早知道,他肯定会在充分利用前几年的时间,哪怕不能为毋家添丁,也要尝一尝人世间的禁果。

    “铁脑壳,就你那腰子,吃得消?”汤学兵反应快,马上就跟着来了一句。

    “我的腰子怎么了?就坦克兵的身板,别说是5个,就算是……“

    “注意了!”

    在司徒麟提醒之后,毋奇铁才闭上嘴。

    外面,传来了炮弹飞行时发出的声响。

    不过并不明显。

    “砰——”

    爆炸声从空中传来,听上去离得很远。

    炮弹在空中爆炸了?

    不过,司徒麟马上反应过来。

    不是炮弹,而是照明弹!

    整片阵地,顿时变成了白昼。

    “各单位注意,全给我稳住,等我的命令!”

    照明弹发出的明亮光芒,能够干扰微光夜视仪,可是对红外成像夜视仪基本没影响。

    阵地北面,西骆沙装甲部队已经出现,不过全都在2000米外。

    这个距离,就算能打中,意义也不大。

    冲在最前面的,还是T-72B,只是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