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陆心海,第51特混舰队旗舰,“白止战”号超级航母。

    天还没亮,李深智就来到了司令舰桥。

    其实,他昨晚根本没睡。

    跟前几天一样,参谋把早餐送了过来,他趁着吃早饭的机会,迅速翻看了在夜间收到的电报。

    大陆战场那边的反击打得很顺利,几乎实现了所有目标。

    前线司令部被摧毁,西陆集团作战部队在失去统一指挥之后,表现出的主观能动性几乎为零。至少在昨天晚上,敌人的前线部队没采取像样的行动,自始至终都没对帝国军队构成威胁。

    如果说有意外的话,那就是前线司令部所在的地点。

    那趟指挥列车,竟然停在伏尔加格勒车站里面,而且在反击行动开始之后,并没有驶出车站。

    虽然增加了轰炸的难度,但是最后的结果并无改变。

    确认指挥列车的位置后,只过了约5分钟,离得最近的那架“轰-12A”就杀到,在短短的半分钟之内把12枚采用电视/红外复合制导,具有自主攻击能力的KD-15G“梭镖”短程空地导弹射了出去。

    因为车站太大,停了数十趟列车,而且爆炸产生了干扰,没办法甄别轰炸结果,所以在大约30分钟之后,之前在南面的那架“轰-12A”杀到,发射12枚“梭镖”导弹进行了补充轰炸。

    哪怕没有彻底的消灭前线司令部,也肯定瘫痪了敌人的指挥系统。

    找到前线司令部所在的指挥列车之后,由南面的2架“轰-12A”执行轰炸任务,而北面的2架“轰-12A”转为执行次要任务。

    与此同时,由空军执行的佯攻行动已经按计划开始。

    第聂伯河那边,前出的护航战斗机在在凌晨前后与敌机交战,并且成功引开了敌人的注意力。

    战斗打得非常激烈。

    不是“战-11B”不给力,而是“战-11B”太给力了。

    因为“战-11B”配备的DPL-22D型脉冲多普勒雷达,即便是在搜索模式下,在高空对战斗机大小目标的探测距离都接近200千米,加上KK-12A的迎头拦截射程在80千米左右,所以负责提供支援的“指-8C”没前出,留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南面,在护航战斗机群后方大约300千米之外。

    这个距离让“指-8C”几乎成了摆设。

    虽然在后面的战斗当中,“指-8C”多次发现向两侧机动,试图包抄到护航战斗机后方的敌机,并及时警告了护航战斗机,但是在正面,“战-11B”只能依靠自己,用火控雷达搜索从北面杀来的敌机。

    显然,这让“战-11B”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利的境地。

    因为能够依托地面防空雷达,后方还有一整套的指挥体系做支撑,敌人的防空战斗机始终都获得了有效的支持。

    此外,双方数量上的差距也非常巨大。

    两个中队的16架“战-11B”,对面是接近100架防空战斗机,其中MG-31与MG-29就超过了40架。

    所幸的是,MG-31是截击机,而MG-29是短腿的前线战斗机。

    更加重要的是,西陆集团的指挥体系确实存在很严重的问题。

    这么多防空战斗机,竟然是分批到达,没有在同一时间杀到,也就没能把兵力优势发挥出来。

    俗话说的,双拳难敌四掌。

    “战-11B”再能打,也干不过同时到达的,几倍于己的敌机。

    首先杀到的不是MG-29前线战斗机,而是部署在大后方的MG-31截击机。

    大概是一直盯着东边的战斗,没想到帝国空军会在同一时间,耗费这么大的力气在墨海方向展开行动,所以直到“战-11B”飞到第聂伯河上空,这些号称是“全球最先进”的重型截击机才紧急升空。

    结果就是,分成3个批次的24的架MG-31都没能在交战前完成爬升。

    对截击机而言,没及时完成爬升,非常的要命。

    MG-31是典型的高空高速截击机,其优势是在20000米以上的高空,以接近3马赫的速度发起突击。

    在制空战斗机通常活动的高度上,MG-31反到没有优势。

    比如在15000米高度上,MG-31的最快速度就只有2.5马赫,而“战-11B”靠更大的推重比,能飞到2.5马赫以上。

    此外就是,MG-31是重型截击机,几乎没有格斗空战的能力。

    哪怕能够挂载像R-60与R-73这类的格斗导弹,也只是在近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