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湾上空飞了好几圈,还到邻近的水库上空转了一圈,直到后面的领航员再一次发出警告,剩余的燃油只够勉强返回舰队,游永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调转了航向,同时让兼顾通讯的导航员发出电报。

    此时,已经是十点十五分了。

    四百千米之外,机动舰队“赤诚”号。

    在通信参谋过来的时候,田实抢先迎上去,一把接过了电文。

    迅速扫了一眼,田实才转过身来,把电文递给看着他的兰云中将。

    很是震惊,不过完全在预料之中,在此之前已经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也就谈不上惊慌失措。

    梁夏海军的四艘航母没在澄江港里面!

    此外,跟随航母活动的快速战列舰也没在。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经过第二波轰炸之后,澄江港里的十二艘战列舰全都遭到重创,其中的四艘已经沉没。

    按照计划,不用进行第三波轰炸。

    因为没找到特混舰队的航母,在澄江港附近的机场也没发现舰载航空兵的飞机,所以就算还有战列舰没被炸沉,也不能发起第三波轰炸了,更别说为了摧毁澄江港的基础设施发起攻击。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特混舰队!

    那四艘该死的航母到底在哪!?

    兰云没征询田实的意见,而是让参谋去把源田大佐叫来。

    田实有点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提醒兰云中将。

    在游永发回来的电报中,准确说是在最后,清楚的提到,澄江港的油库没遭到轰炸,依然是完好无损。

    那是南方舰队的总油库。

    任何时候,储存在此的舰用重油都不少于一百万吨,此外还有十万吨高标柴油,以及大致相当的航空汽油。如果梁夏海军已经在为战争做准备,加大了燃油的储备量,那么储存在此的燃油还得翻倍。

    这是什么概念?

    炸掉油库,就能让南方舰队彻底瘫痪。

    虽然不是说投一枚炸弹就能炸掉整座油库,毕竟军用油库的防备级别很高,储油罐都深埋在地下,而且是分散布置,需要集中投弹轰炸才能达到摧毁的目的,但是从长远来看,炸掉油库的价值非常巨大。

    不说别的,只是破坏掉油库,就能大幅降低南方舰队的作战效率。

    关键还有,出动二十架舰攻,就能够完成任务。

    田实犹豫着没有说出来,原因也非常简单。他是高野派来的,不是兰云的嫡系,而且兰云一直在防他,至少是另眼相看。

    显然,现在提出这种不合时宜的建议,肯定讨不到好果子吃。

    在田实想着该以什么方式提出建议的时候,源田大佐赶到了。

    与田实猜测的一样,兰云给源田大佐安排了一个新任务,对舰载航空兵做调整,尽快派出增派防空战斗机。

    此外,就是联系护航的快速战列舰与重巡洋舰,做好出动水上飞机的准备。

    只是,兰云没点明搜寻方向。

    也不用急,只是让水上飞机做好起飞准备就要十几分钟,在此之前把搜寻任务安排好就行了。

    源田也是个老实人,领到任务后就出去了。

    “少佐,你怎么看?”

    田实微微一愣,大概是没想到兰云会主动询问他的意见。

    发起攻击之前,田实就提出,动用快速战列舰与重巡洋舰搭载的水上飞机,搜索东面与东南海域。把搜寻范围定为五百千米,只是需要避开几座有人定局的岛屿,从而确保行动能万无一失。

    可惜,这个宝贵的建议被兰云否决了。

    兰云的理由很简单:扩大搜索范围会打草惊蛇,而且暂时没有情报表明在澄江港外面有威胁存在。

    不管怎样,兰云是机动舰队的司令官,田实不过是客座参谋。

    以狭夷海军的传统,田实可以提意见,不过没有约束力,而且他的意见也不会写入作战报告。

    在本职上,客座参谋主要负责监督下级指挥官。

    “我知道,你对我的指挥有意见。只不过,现在应该以海军,以皇国为重,而不是只顾个人前程。”兰云心平气和的说出这句话,其中隐含的威胁与警告也非常明确,没有给田实多少转圜余地。

    “当务之急是找到特混舰队。”田实长出了口气,接着说道:“不管怎么样,已经摧毁南方舰队的十二艘战列舰,现在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只有特混舰队的四艘航母。找到那四艘航母,哪怕距离太远而无法发起攻击,也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是继续寻找战机,还是说返航撤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