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在执行攻击任务的时候,作战半径比重型舰载攻击机短了一大截,甚至能够取代“攻-5”,让帝国海军在30年前就把舰载作战飞机减少到2种。

    要说的话,帝国海军一直在努力减少舰载机的种类,因为这是提高舰载航空兵作战效率与降低后勤负担的不二之选。

    可惜的是,即便过了30年,航母依然要搭载3种作战飞机。

    因为性能极为出色,所以“战-6”不止是统治了帝国海军的航母甲板,还夺走了一直属于空军的出口市场。

    在停产前,“战-6”总共生产了5000多架,其中约3000架用于出口。

    此外,帝国海军退役的“战-6”,也有很多被当成过剩物资,在进行必要改进之后,援助给友好国家。

    空军同时代的“战-8”,总产量不到3000架,而且几乎全都是自用。

    只是,把航母战斗群改为航母打击群,强调舰载航空兵的进攻性,跟当时的大环境也有很大关系。

    在“陈炳勋”级服役后不久,帝国遭受了战后首次惨败,输掉了波伊战争。

    虽然这场战争几乎耗光了帝国的国力,大战的红利更是挥霍一空,帝国在此后被迫开始进行战略收缩,但是在新历130之前,负责维护全球利益的帝国海军,仍然需要保持扩张的势头。

    这不是在逞能,而是必须站出来撑起场面。

    说得直接一点,如果梁夏帝国在波伊战争之后,就立即进行全面收缩,那么在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必然会分崩离析,帝国的声望必然遭受重创,甚至有可能在这个时候爆发第三次全球大战。

    如果把超级霸权在全球范围的对抗比喻成战斗,那么在大部队撤退的时候,必须得有部队留下来断后。

    显然,负责“断后”的就是帝国海军。

    关键还有,帝国海军进行的扩张,得受到严格限制。从总体上看,更像用来欺骗敌人的虚张声势。

    对海军的拳头,航母战斗群进行调整,无疑是最理想的选择。

    当时,帝国海军大肆鼓吹攻击性,夸大“陈炳勋”级的作战能力,说是引导海军的发展潮流,其实是在搞战略欺骗。

    道理也很简单,帝国海军的扩张势头只保持了几年。

    在新历137年,帝国当局正式承认纽兰共和国,并且与之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帝国海军的“扩张”正式宣告结束。

    严格说来,早在10年之前的新历127年,帝国海军的实力就跌到了谷底。

    其实,这也是帝国海军在战后遇到的第二个低谷期。

    不管帝国海军把“航母打击群”吹得有多么的神乎其神,仅保留了15艘航母,就足以说明问题。

    所幸的是,帝国海军的努力并没白费。

    在某种意义上,帝国海军在战后的第二轮变革,其实是在为第三轮变革做准备,更想是高潮到来前的铺垫。

    说得直接一点,第二轮改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增强战斗力,而是要从战后独霸全球所产生的迷失当中走出来,以便应对全新的国际形势,即在纽兰共和国振兴之后,帝国海军独霸全球的时代就已结束。

    不管帝国海军的高层怎么想,都必须认真对这个实力相当的对手。

    也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帝国海军在周涌涛上任后,也就是新历的144年,开始了重铸辉煌的第三轮变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