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帝国海军的立场上,第三轮军事改革的重头戏,用一个成语就能形容。

    返璞归真。

    前面已经提到,在大战结束之后,因为打垮了所有对手,所以帝国海军一度迷失在了独霸全球的光芒之中。等到在波伊战争当中尝到苦头,帝国海军担负起“断后”重任,不得不逆势而行。

    在这几十年里,帝国海军其实一直在原地转圈。

    最典型的,就是以航母为核心的战术体系。

    用周涌涛的话来说,把航母战斗群改为航母打击群,不是在进步,而是在退化,是对海军价值的错误理解。

    关键问题只有一个:航母是什么?

    毫无疑问,航母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不是单独的存在,而是一套完整的海上作战体系中的核心存在。

    这也是航母跟战列舰的主要区别。

    虽然在航母诞生前,也就是战列舰称霸海洋的时代,海军同样是依靠体系作战,战列舰只是骨干打击力量,但是在舰队决战当中,战列舰是绝对的核心,其他舰艇并不具有决定性价值。

    说得直接一点,如果是一对一的战斗,战列舰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显然,航母没这么大的优势。

    在航母的时代,航母只是搭载与运作舰载航空兵的平台。哪怕把舰载航空兵当成航母的组成部分,航母也只是舰队里的力量担当,即负责火力输出,在防御等其他方面的能力并不突出。

    可见,在航母诞生之后,海军才真正进入到系统作战的时代。

    由航母充当核心的舰队,必须得具有称霸海洋,针对所有潜在对手均具有毁灭性的打击实力。

    往简单说,航母舰队必须具备完善的作战能力,不但能够制海与制空,还要有反潜、对陆打击与远程兵力投送能力。

    正是依据这套理论,帝国海军才打造了几乎是无所不能的航母战斗群。

    也正是依靠航母战斗群,帝国海军在第二次全球大战中,击败了所有对手,成为唯一的全球海军。

    这个时代的航母战斗群,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海上多面手。

    用当时的话说:世界上没有一支航母战斗群消灭不了的敌人,如果有,那就多派几支航母战斗群过去。

    只是,前面提到了一个问题。

    在跨时代的发展中,为了保持相对强大的作战能力,航母战斗群的规模是越来越大,作战效率也越来越低。

    任何一个系统,效率总是跟基本单元的数量成反比。

    可问题是,把航母战斗群改为航母打击群,只是在回避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在第二轮变革当中,其实就是把航母战斗群拆散成多支作战编队,而航母打击群只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支。除了航母打击群,还有以反潜航母为核心的反潜编队,以及由两栖攻击舰为首的登陆舰队。

    由此导致的结果是,海军的作战体系不但没有变得更加精简,还削弱了航母在海军战术体系中的价值。

    也就是这一轮变革引发了“航母无用论”。

    在“航母无用论”甚嚣尘上的那几年,帝国海军还专门组织人员,就是否需要继续建造大型航母进行探讨。帝国论议两院的军备委员会还专门拨款,委托设计方搞出几种中型与小型航母的设计方案。要不是帝国海军坚决反对,白止战与李铭博等名将还健在,恐怕在第一批“陈炳勋”级建成后,论议两院的那些大老爷就会强迫海军建造4万吨,甚至2万吨的中小型航母。

    此后,导致军情局局长引咎辞职,数名海军将领提前退役的“吨位事件”,也跟“航母无用论”有关。

    显然,必须得重塑航母在海军体系当中的价值。

    在周涌涛入主首辅官邸之前,帝国海军的众多将领,一直在为此努力。

    其实,带头人也就是周涌涛。

    做为在白止战之后,帝国海军最为杰出的统帅,周涌涛对航母的认识,其实还在白止战之上。

    不要忘了,白止战是从战列舰时代走来的统帅,而周涌涛在一线部队服役的几十年都是在航母上度过。

    出任首辅之前,周涌涛把重点放在舰载航空兵这边。

    在他的推动下,“战-9”项目顺利推进,而且有了“战-12”项目,由新式舰载运输机充当平台的“巡-4”舰载反潜巡逻机与“指-11”舰载预警机,以及在相互妥协之后由海军牵头的“攻-X”项目。

    只是,在这些项目瓜熟蒂落之前,周涌涛就住进了首辅官邸。

    在海军航空兵的主要舰载机项目当中,以“运-7”双发舰载运输机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