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三号,快拉起来,赶快拉起来!”

    “保持原来的航向,别转向!”

    “第三小队的跟上,别掉队!”

    “注意那架战斗机,快右转。”

    “左上方,十点钟方向,是一架零战。”

    “注意高射炮,加速进入弹幕区。”

    “中队长,不要管我们,不要管我们。海军万岁,帝国永存!”

    ……

    耳机里面早已喧嚣震天,整个世界都变得昏暗不清。

    朱华圣没受伤,那是从机头上一个枪眼里面喷出来的润滑油,涂满了座舱风挡,也遮挡住了视线。

    为了看到外面,朱华圣打开了座舱的上盖。

    狂风迎面吹来,不过能够看到前方的巨舰。

    还有差不多十千米,至少还要两分钟,才能把距离缩短到两千米以内,而这是航空鱼雷能达到的最大射程。要想提高命中率,最好把投弹距离缩短到一千米以内,在八百米左右为最佳。

    能够坚持两分钟吗?

    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两道平行水花。

    尖利的呼啸声随即传到。

    空中,一架零战俯冲了下来,迎头朝紧贴着海面飞行的“飞鱼”开火扫射,而且瞄准的是驾驶舱。

    朱华圣抬头看了眼,迅速关上了座舱上盖。

    座舱罩上卡着十几颗机枪子弹的弹头,厚实的玻璃只是龟裂,没有被穿透,表明能够挡住7.7毫米的机枪子弹。因为面对高射炮,正面风挡最厚实,所以肯定能够挡住零战射来的子弹。

    其实,需要担心的是发动机。

    已经有润滑油泄漏,发动机很快就会过热。如果再次被子弹打中,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熄火。

    “当当当——”

    子弹打在风挡上的声音传来,朱华圣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几下。

    这是本能反应,跟训练经验无关。

    只是,紧接着,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鱼雷机猛烈的颠簸了几下,前方发动机舱还同时冒出黑烟。

    完了!

    当操纵杆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朱华圣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发生得太快了,哪怕朱华圣已经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此时,五千米高空。

    在涂有中队长标志的“黄蜂”俯冲轰炸机的座舱里,江海洋上尉清楚看到,在一架零战的扫射下,朱华圣少校的座机一头栽进了大海。在溅起的水花消散前,那架笨重的鱼雷机就被海水淹没了。

    其他鱼雷机的下场也差不多。

    短短三分钟内,从超低空突防的十几架“飞鱼”鱼雷机全被击落,而且全都是在离敌舰十千枚开外被零战打了下来。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所以没有一架“飞鱼”成功投下了航空鱼雷。

    隔这么远,把鱼雷投出去也没有意义。

    大概是隔得太远了,根本没有感受到威胁,所以附近的敌舰都没朝鱼雷机开火,几乎是全程观战。

    一个中队,准确说是半个分队的十二架鱼雷机全军覆没。

    只是,战斗远没到说结束的时候。

    “一小队跟随我从敌舰右舷进入,二小队往敌舰的左舷迂回,十五秒间隔,跟敌舰航线保持三十度的夹角。”

    “二小队收到!”

    “三小队见机行事。”

    “三小队收到。”

    完成安排之后,江海洋就关闭了对讲电台。

    对朱华圣,他一直不太感冒。原因很简单,江海洋追随李云翔来海军,之前是陆军航空兵的战斗机飞行员。虽然没当上王牌,但是他在大战期间击落过三架敌机,算得上是陆航的精英。可是在来到海军之后,他不但为指挥岗位转飞轰炸机,还得听一个半路出家的海军军官的指挥。

    一直以来,江海洋都觉得朱华圣是靠关系爬上去的。

    朱华圣是白止战的同班同学,还是同宿舍的好哥们,又不是什么秘密。

    在目睹朱华圣顶着敌机的凶猛火力义无反顾的冲向敌舰,被击落的那一刻,江海洋的眼眶湿润了。

    大义当前,个人得失与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现在还不是为兄弟战友悲哀的时候。

    朱华圣他们没有白白的牺牲,正是十几架鱼雷机的勇猛突击,把附近的零战全都引到了低空。

    从海平面爬升到五千米高空,哪怕是敏捷的战斗机,至少需要八分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