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并没困扰白华伟太久。

    刘尊岭还没有做完战术分析,江文龙送来了由军情局发来的最新情报,而且就是白华伟关心之事。

    指挥纽兰舰队的是赛文?斯塔克。

    “这份情报是军情局发来的?”

    江文龙只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电文上有落款,而且舰队处于无线电静默状态,他也不可能为了一份情报,专门发电去询问。

    再说,他没有这么做的权力。

    虽然靠之前的表现,通过分析舰载机的出动量,断定第51特混舰队在北东望洋上,获得了白华伟的器重,荣升舰队司令官常务参谋,说得直接点,也就是为舰队司令官跑腿,但是在具体的职权上,江文龙依然只是一名普通参谋,别说是发号施令,就连替司令官传达命令的资格都没。

    白华伟没多问,只是朝江文龙点点头,随后就把目光转向面前的海图。

    刘尊岭也没为难江文龙,走过去站到了白华伟身边。

    对这个斯塔克,两人都认识,还说得上是非常熟悉。

    早在10多年之前,还是年轻军官的时候,白华伟与刘尊岭都去过波伊国,参加过波伊战争。

    准确的说,两人都是以海军代表身份在联军司令部工作。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知道有一个对手叫斯塔克。

    虽然当时的波伊国根本没有海军,甚至没有像样的海上力量,但是与联军交战,波伊军队必然要面对帝国海军,至少需要了解帝国海军的作战方式,找到跟帝国海军对抗,或者避其锋芒的办法。

    这也是纽兰共和国派海军军官去波伊国担任军事顾问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这个斯塔克,让波伊军队在与帝国海军的对抗中,一改被动躲避的方法,表现得更加积极。

    在波伊战争的最后两年,特别是联军遭受惨败的阿巴斯会战,由斯塔克提出的积极战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要不然,帝国海军也不会在这场会战当中表现得虎头蛇尾,并且在最后全面崩盘。

    要往根本上讲,联军在阿巴斯遭受惨败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帝国海军在会战的后期表现得很不给力。如果帝国海军提供的支援及时到位,就算没办法力挽狂澜,也不至于在最后全面崩盘。

    只是从军事角度看,阿巴斯会战就是波伊战争的转折点。

    这场会战之后,联军在波伊地区的控制力迅速衰落,早已日薄西山的忒尔共和国也是在这个时候,决定承认波伊国。虽然梁夏帝国受面子等因素的影响,在此后继续坚持了差不多两年,但是除了增添数万名官兵伤亡,多付出大约1万亿金元的军费之外,并没获得任何实际的好处。

    当然,这么也有点绝对。

    多坚持的两年,让帝国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战略调整,从而在波伊战争结束之后,顺利控制住国际局势。

    对白华伟与刘尊岭来说,就算已经过去了10多年,可那段时期一点都不陌生。

    当时,在知道对手也是一个年轻军官之后,白华伟还开玩笑,说今后某一天会在战场上与之遭遇。

    哪里像到,竟然是一语成谶。

    波伊战争结束之后,这个叫斯塔克的年轻军官并没有返回纽兰共和国,而是转道去了梵罗国。

    在随后的第二次南方次大陆战争当中,他以武官身份担任了梵罗国的军事顾问。

    虽然在这场战争中,梵罗海军没有什么惊人的表现,毕竟在梁夏海军面前,梵罗海军根本就不敢造次,但是通过积极主动的战前准备,至少是在战争的初期,保证了海运航线畅通无阻。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这跟帝国海军还没有走出波伊战争的阴影有很大关系。

    准确的说,跟帝国当局有关。

    说得简单一点,在第二次南方次大陆战争爆发之后,帝国当局的表现乏善可陈,既担心再次遭遇惨败,又不敢放任不管,由此完美的错过了战争初期的有利时机,自然谈不上派海军封锁梵罗国。

    只是,斯塔克发挥的作用也非常重要。

    如果不是斯塔克在战略上做出了准确判断,即认定帝国不会立即出兵,梵罗当局绝对不敢在开战之前,把所有的运输船只派出去,更别说耗费原本就不多的外汇储备,从数十个国家的航运公司租用了上百艘超级货轮。要不然,绝对不可能在梁夏海军出动前,把数百万吨战争物资运回国内。

    没有这些物资,梵罗国必然战败。

    其实,也就是斯塔克的这个大胆推测,说服了纽兰当局,答应以“租借”方式向梵罗国出售军火。

    虽然斯塔克为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