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们能想到,难道斯塔克就想不到?”

    江文龙突然说出这句话之后,气氛顿时就变得十分尴尬。这家伙,竟然当着几十名参谋的面,质疑司令官做的推断。

    刘尊岭的脸色极为难看,大概觉得江文龙为了表现自己,才故意这么做的。

    年轻海军军官,一向以不知天高地厚出名。

    不过真要追究,也是白止战开的先河。

    在注意到白华伟的神色之后,刘尊岭控制住了情绪。做为特混舰队指挥官,没有必要跟年轻参谋一般见识。

    “不管怎么说,制海权才是关键,决定制海权的是舰队,因此在做安排的时候,斯塔克必然会把舰队决战考虑进去。输掉了舰队决战,或者损失了特混舰队,就算打下中转岛也肯定守不住。”江文龙瘪了瘪嘴,又说道:“关键还有,留给斯塔克的时间就只有9天。不管有什么打算,都得在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到达之前干掉我们。事实上,这是消灭第四十一特混舰队的唯一机会。”

    这下,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甚至还有点紧张。

    江文龙的这番分析,可以说滴水不漏,在大方针上没有任何问题,就算是白华伟也难以反驳。

    只要两支特混舰队汇合,哪怕算不上无敌,也能让对手望而生畏。

    站在纽兰海军的立场上,根本就不会同时挑战两支特混舰队,或者说不敢。

    原因就是,哪怕打赢了舰队决战,纽兰海军也会遭受巨大的损失,丧失继续发动进攻的能力。

    如此一来,就没办法在攻占中转岛之后扫荡霍瓦依群岛。

    显然,只要拖上几个月,等帝国海军恢复元气,纽兰海军就只能退却,甚至得放弃已经到手的中转岛。

    从这个角度看,纽兰海军需要的其实是一场干净利落的胜利。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第四十一特混舰队落单的时候将其一举歼灭,再去对付从西南东望洋赶来的第六十一特混舰队。

    历史上有类似战例,而且非常的有名。

    在100多年前,帝国海军战神陈炳勋就首先在咽喉海峡,也就是狮泉城海战中歼灭了布兰皇家海军的东方舰队,接着就挥师西进,在亭可马里港外,歼灭远到而来的布兰皇家海军第二东方舰队。两场海战打下来,在总兵力上有不小优势的布兰皇家海军,就是因为分兵而行与劳师远征,输了个干净彻底。

    可见,现在最为忌讳的,也就是分兵行动。

    “照你这么说,我们应该撤回去,等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到达?”

    江文龙点点头,表示刘尊岭说得没错。

    “问题是,你开始也提到了,既然我们能想到,斯塔克肯定能够猜到。很明显,相对于其他安排,我们返回中转岛以西海域,跟第六十一特混舰队汇合,是最正常的战术,也就更容易想到。”

    “可……”

    “更何况,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在9天之后才能赶到。哪怕把返回中转岛的时间除掉,我们至少要单独活动6天。到时候,纽兰陆战队肯定控制了中转岛。就算没办法利用中转岛的机场,也肯定能够借中转岛加大搜索力度,并削弱我方岸基航空兵的活动能力。”刘尊岭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想避免过早跟纽兰舰队决战,唯一的办法就是向西撤退。”

    江文龙的眉头跳了几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没有等他开口,刘尊岭就继续说道:“情况是一目了然,如果我们现在赶回去,反到有可能遭到两支纽兰舰队攻击。因为中转岛守军还在奋战,更因为海军司令部没下达放弃中转岛的命令,所以只要我们回到中转岛附近海域,就必须参与守卫中转岛的战斗,也就必然跟纽兰舰队遭遇。”

    “不管怎么说,我们不会放弃中转岛。”白华伟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相对的,斯塔克更有可能认定我们会死守中转岛,并由此断定我们会返回中转岛附近,其作战部署肯定与此有关。”

    刘尊岭点点头,表示他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再说了,我们确实需要跟第六十一特混舰队汇合,只不过不是现在,汇合地点也不是在中转岛附近。”白华伟长出口气,才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到达之前的这几天。把握住这个机会,我们有就希望在接下来的舰队决战当中,取得决定性胜利!”

    听到这里,江文龙也明白了过来。

    显然,不想回去的是白华伟,而且主要跟面子有关。

    虽然刘尊岭与白华伟说的这些有一些道理,听着是那么回事,但是对最关键的问题,两人都避而不答。

    或者说故意忽略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