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通信受到限制,但是接受信息不存在什么问题,只是速度慢了点,没办法做到实时掌握交战情况。

    在13日凌晨2点左右,也就是当地时间12日夜间23点半之后,收到了管岛转发的第一份交战报告。

    战斗就此打响。

    首先与敌人交战的并不是轰炸机,而是由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出动的护航战斗机。

    在中转岛东北大约500千米之外,也就是之前巡逻机发现纽兰登陆舰队的海域,快速突击的4架“战-9B”遭到纽兰战斗机拦截,并与之交战。因为空军的大型预警机在后方提供支持,所以4架“战-9B”不但轻而易举的避开了纽兰战斗机的锋芒,还通过反击逼退了纽兰战斗机。

    随后,2架“战-9B”发现了几十艘正向东航行的舰船,确认是登陆舰队。

    最主要的证据就是,这些舰船的航行速度不是很快,20节左右,远远低于特混舰队的战斗航速。

    因为更多的纽兰战斗机正在赶来,而且登陆舰队里面有几艘防空战舰,所以护航战斗机没有继续逼近。再说了,之前靠超音速飞行抢占有利的位置,这几架“战-9B”的燃油消耗量已经超过了一半。如果不让加油机前出,就得把战斗机撤回来,不然就无法返回加油机待命的空域。

    要说的话,这也是第三代战斗机最严重的问题。

    哪怕是重型战斗机,因为超音速飞行得启动发动机的加力燃烧室,油耗将急剧攀升,所以进行超音速飞行,以及格斗空战的时间受到严格限制。就拿“战-9B”来说,如果是在极限作战半径上执行任务,空战时间不能超过5分钟。至于执行超音速截击任务,更像拿来吹嘘的噱头。

    “战-9”服役了十几年,就没有执行过几次超音速截击任务。

    多数时候,都是通过巧妙的战术部署加以应付。

    当然,在更多时候,其实是依靠加油机来延伸战斗机的作战半径,让战斗机能够以超音速状态飞更久。

    4架“战-9B”折返的时候,空军的指挥官发出了攻击命令。

    随后,在收到了由预警机转发的目标数据之后,已经在攻击区域徘徊了半个小时的20架“轰-9D”依次将挂载的DK-30B发射了出去。所谓的“目标数据”,也就只是敌舰所在的大致方位。

    要说的话,这也是DK-30B的一个性能特点。

    攻击之前,DK-30B并不需要完整的目标数据,甚至不需要为其设定攻击目标,准确说是具体的目标。在到达由载机设定的攻击海域之后,也就是进入自导阶段,DK-30B将自动搜寻在附近活动的敌舰,并且对敌舰性质加以区分,而且会优先攻击航母与防空巡洋舰等高价值战舰。

    末段攻击都是自主进行,并不需要载机进行干预与引导。

    关键就是,DK-30B能识别敌舰。

    能做到这一点,依靠的就是性能先进的弹载计算机。

    简单的说,在使用之前,地勤人员就会为其输入当今各种战舰的数据情报,特别是信号特征,才能够在发起攻击的时候对获取的敌舰信号进行对比分析,从而确定敌舰的型号,判断其价值。

    此外,DK-30B还具有弹间通信能力。

    这个性能,其实是从对手那里学来的。

    西陆集团在提出了“饱和攻击”之后,率先着手研究反舰导弹的协同作战能力,并且发展出了一整套的技术与战术体系。其中最为关键的,也就是能够让数十枚、甚至是数百枚反舰导弹同时发起攻击的弹间通信技术。严格说,在弹间通信技术诞生之后,饱和攻击战术才有了可操作性。

    发展至今,西陆集团重型反舰导弹都具备弹间通信能力。

    与西陆集团的反舰导弹不同的是,DK-30B的弹间通信,重点是甄别能力,也就是避免重复的攻击同一艘战舰。

    其实,这是用多枚导弹攻击一支舰队,所面对的最为麻烦的问题。

    要搞不好的话,所有导弹将攻击一艘战舰。

    要说的话,没有比较理想的解决办法。

    道理也很简单,反舰导弹是通过雷达、红外成像仪等探测设备来寻找目标,并且判断目标的性质。

    通常,越是庞大的战舰,信号特征也就越明显。

    那么,反舰导弹往往会攻击信号特征最明显的战舰。

    可问题是,遭到了攻击,而且已经受创的战舰,信号特征也非常突出,特别是反射的电磁波,比正常状态时高出几个数量级。

    也就是说,反舰导弹有可能把受创的战舰当成主力战舰!

    直到弹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