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尊龙先一愣,随后就朝白华伟看了过去。

    “如果没有在天亮之前找到纽兰舰队,我们就转向撤退,按原路返航。”白华伟先长出口气,才说道:“不管怎样,目的已经达到了。丢掉了登陆舰队,纽兰海军肯定无法打下中转岛。拖上几个月,到年底,最迟明年的年初,我们就能让纽兰当局知道,停战才是唯一的选择。”

    “不打了?”

    白华伟点点头,说道:“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为什么还要冒险?”

    “这……”

    “再说了,如果纽兰特混舰队都在中转岛那边,或许在天亮之前就会覆灭,根本就等不到我们赶过去。”

    听白华伟这么一说,刘尊岭才明白了过来。

    关键就是,空军还有一支轰炸机编队可用,20架“轰-9D”携带了480枚反舰导弹。按照之前攻击登陆舰队的作战效率,哪怕不足以同时对付两支特混舰队,只对付其中一支,肯定是绰绰有余。

    当然,还有第六十一特混舰队的两支舰载航空兵联队。

    虽然放弃了所有“战-12”多用途战斗机,但是两支舰载航空兵联队,各保留了1支重型攻击机大队,而且各自有两个中队的16架“攻-5F”处于战备状态,随时能出动执行攻击任务。

    全部出动,最多能够投送144枚反舰导弹。

    哪怕无法全歼两支纽兰舰队,也可能够给予其沉重打击,使其丧失战斗力。

    随后,空军会出动更多的轰炸机。

    在附近游弋的潜艇也会蜂拥而上,用鱼雷将残余的纽兰战舰送到海底。

    战斗将在几个小时,最多十几个小时之内结束,而第四十一特混舰队就算全部航行,也要在1天之后才能赶到。

    显然,无论如何都赶不及了。

    想到这里,刘尊岭叹了口气。

    要说的话,也不算白跑一趟。

    关键就是,正是通过第四十一特混舰队在约顿岛那边的行动,以及迟迟没有回到中转岛附近,才有了突袭机会,而且让对手做出错误判断,为消灭纽兰登陆舰队,一举解除中转岛受到的威胁打下了基础。

    也就像白华伟说的,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为什么还要去冒险呢?

    “谁能够保证,开始被干掉的一定是登陆舰队?”就在刘尊岭准备去做安排的时候,江文龙突然冒了一句出来。没等其他人开口,他又说道:“别忘了,纽兰海军征用了数十艘大型船只为登陆部队运送作战物资,而这些民船之前编在登陆舰队里面。说不定,成为了登陆舰队的替死鬼。”

    这下,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

    所幸,白华伟没有生气,反到是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牺牲掉几十艘运输船,哪怕是民船,这个损失也太大了吧?”

    “那得看收益。”

    刘尊岭还想说一句,在看到白华伟递来的眼神之后,也就把法眼的机会留给了跃跃欲试的江文龙。

    “关键就一点,纽兰舰队指挥官对战场局势的预判。”江文龙咬了咬牙,才说道:“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根据自己的臆测做出判断。很明显,纽兰舰队指挥官能依靠的,也就是在9日前,都没有舰载航空兵为中转岛的守军提供支援。虽然无法依靠这一点断定我们绕过了霍瓦依群岛,但是肯定能断定,我们没有返回中转岛,而且在9日赶到的是第六十一特混舰队。”

    “这很重要吗?”刘尊岭直接问了出来。

    江文龙点点头,说道:“如果我是斯塔克,就肯定不会拖到现在,会在10日或者11日发起攻击,干掉落单的第六十一特混舰队。虽然有一些风险,但是在可控范围之内,而且在之前几天,确实有一支纽兰特混舰队机动到了中转岛的西北,出动舰载战斗机拦截了飞往中转岛的轰炸机。如果没有让战斗机做超远距离飞行,也就是严重依赖空中加油提高战斗机的作战半径,那么在之前两天,这支纽兰舰队与第六十一特混舰队的距离,在1000到1500千米之间。”

    “这么近……”

    “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当时正在替换舰载机,还要出动战斗机为轰炸机提供掩护,肯定没办法派舰载机执行搜寻任务。再说了,一直有岸基航空兵的巡逻机在外围活动,又不具备发起攻击的能力,也就没有必要安排舰载机执行侦查任务。至于在纽兰舰队那边,如果不是等我们赶到,那就是对消灭第六十一特混舰队没有太大的把握,或者两种情况都存在,因此才没有抢攻。”

    “照你这么说,当时在中转岛西北就只有一支特混舰队!”直到这个时候白华伟才接了一句。

    在白华伟说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