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只是,在护航战斗机去人已经赶跑了敌人的预警机之后,A-6D机群才把飞行高度提高到500米。

    在此之前,24架A-6D都在贴近海面的超低空飞行。

    要说的话,超低空突防一直就是A-6D的拿手好戏。

    设计A-6D的那个时代,便携式防空导弹与配备了火控系统的小口径自行高射炮都没有问世,威胁最大的是各种远程防空导弹与大口径高射炮,因此超低空突防是相对较为有效的突击手段。

    其实,在这个时代的攻击机都很重视低空性能。

    具有代表性的,除了纽兰海军的A-6,还有梁夏海军的“攻-5”,以及西陆集团的“美洲虎”与“狂风”IDS等。

    这些攻击机都具有非常出色的低空稳定性,而且实现的手段都差不多。

    简单的说,就是高翼载。

    虽然高翼载会降低机动性能,让飞机变得更加笨重,但是相对的,越是笨重的飞机,低空飞行的稳定性就越好。

    也就是凭借这一点,A-6D拥有很出色的低空稳定性。

    其实,按照最出的设计思想,A-6D的首要任务就是挂上半穿甲航空炸弹,在贴近海面的高度上,飞到敌舰的上空,并投下炸弹。毕竟在设计A-6D的时代,反舰导弹还是一种很不靠谱的武器。

    只是这次,使用的反舰导弹。

    在驱逐了梁夏舰队的预警机之后,F-14B并没撤退,而是继续向西北突击。

    随后,梁夏舰队的防空战斗机就杀了过来。

    除了有4架“战-9B”之外,还有几架“战-12A”。

    显然,遇到了紧急情况,梁夏舰队把多用途战斗机都派了出来。

    与另外2个方向上一样,护航的F-14B竭尽所能的缠住敌人的防空战斗机,为攻击机创造突防的机会。

    其实,也只有该方向上的突击取得了突破。

    在凌晨3点50分左右,至少有2个中队的A-6D在距离梁夏舰队大约150千米的地方投下了携带的反舰导弹。

    按编队长机的报告,在发起攻击之前,已经探测到了梁夏海军的航母。

    准确的说,是通过雷达探测到的信息,确认在150千米外有一艘航母,而不是小得多的防空战舰。

    总而言之,16架A-6D相继发起攻击。

    至于第三个中队的8架A-6D,因为在突击的过程当中遭到拦截,没能到达发起攻击的海域。

    150千米这个攻击距离,算得上非常理想。

    “鱼叉”反舰导弹的最大射程能达到185千米,因此就算是遭到干扰,还有第二次攻击机会。

    关键就是,在这个射程上能采用跃升弹道。

    简单的说,就是在逼近敌舰,也就是进入进程防空系统的拦截范围前,反舰导弹迅速爬升到高空,再俯冲发起攻击。

    此举,最大的好处,其实就是能够有效的提高导弹的突防率。

    针对以速射炮为代表的末端反导拦截系统有非常突出的效果。

    因为导弹的机动范围大,而反导系统的随动系统未必跟得上,所以在面对突然爬升的反舰导弹的时候,反到系统未必跟得上,也就有可能丢失目标,从而错过最宝贵,也是唯一的拦截机会。

    16架A-6D,总共投射了近60枚“鱼叉”反舰导弹。

    这个数量,不足以歼灭第六十一特混舰队,但是肯定能重创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并使其丧失部分作战能力。

    要说的话,这些导弹也就只够对一艘航母发起饱和攻击。

    不要忘了,在航母附近,肯定会有一艘防空巡洋舰,以及数艘具有一定防空作战能力的护航战舰。

    其实,就算是反潜护卫舰也配有防空导弹。

    何况,空中还有防空战斗机。

    在预警机的指挥下,准确说只要预警机能够及时发现来袭的反舰导弹,就能引导防空战斗机前去拦截。

    哪怕瘫痪,甚至是击沉一艘超级航母,也就只需要10多枚反舰导弹,可是能够突破重重拦截的反舰导弹肯定不多,别说是击沉航母,能够让航母受到重创,短暂丧失战斗力就不错了。

    关键还有,“鱼叉”针对的就不是航母这类超级巨无霸。

    在纽兰海军的战术体系里面,承担反航母作战重任的其实是“战斧”的反舰型,也就是BGM-109系列重型反舰导弹,而AGM-84“鱼叉”属于轻型反舰导弹,主要用来对付中小型战舰。

    可惜的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